第3话: 后院
雷雷猫2017-03-07 12:003,112

  夏秋当然知道林管事为什么这么看她,因为前几日她满临城找事做的时候,找到种德堂,正是这个林管事见的她。

  可这个林管事却不是什么好人,一开始不知道他的为人,看他笑眯眯的,让夏秋还以为自己的差事有戏,听了他的话跟他单独进了后堂,以为他是要考教她。

  结果当她在他面前将一颗槟榔快速切成了四十片薄片后,满以为自己药工的差事已经十拿九稳了,却没想到,这个林管事竟然开始对她动手动脚起来,还像骗傻子似的说了很多晦暗不明的话,夏秋这才知道上了当,立即甩脸走人了。而如今,显然他已经认出了她。

  不过,虽然谁都看出她这次是陪着乐鳌来的,而且很明显已经是乐善堂的人了,可看这个管事眼神闪烁的样子,似乎还很不甘心,这让夏秋忍不住暗暗冷笑。

  他们东家也是有耐心,仿佛真的只是来拿药的。可作为进门找的借口也就罢了,难不成这个乐鳌真要等着拿药丸回去?

  夏秋实在是想不出这药丸除了作为借口外,同救那头受伤的雄鹿有什么关系,难不成那头鹿没在种德堂里,而且不但腿伤没好,如今又寒闭中风?

  可一头梅花鹿中风?这又怎么可能!

  夏秋心中的疑惑越来越重,不过此时并没有她说话的机会,她只能像个丫头似的在乐鳌身后站着,但心却越来越焦急了。

  不过,大概一刻钟之后,却见她前面坐着的乐鳌突然转向她低了低头,小声说道:“它应该就在后面。”

  在后面?

  夏秋终于明白了,敢情那头梅花鹿果然在这种德堂里,也就是说,它真的被种德堂的人给抓了。只是,他对她说这些做什么,难不成是要让她去找鹿,还是在别人家的药堂里面?

  先不论她家东家有没有这个意思,就算他真这么打算的,他怎么就知道,她一定能找到那头鹿?

  夏秋正犹豫着该如何回应他,却见乐鳌的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古怪的笑容,然后他微微抬高了声音,这次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道:“这有什么不能说的,女人果然麻烦!”

  夏秋一愣,被乐鳌说的一头雾水——他是在说她麻烦吗?什么鬼?

  可还不等她反应过来,陆天岐也一脸不怀好意的凑起了热闹:“不就是去如厕嘛,让林管事找个人带你去也就是了!”

  他这番话说出来的瞬间,夏秋的脸颊立即变得通红,后知后觉的她终于明白这两人的意思了,竟然是在林管事面前明目张胆的演戏,一起把她给卖了。

  只是,用这种借口,还是在所有人面前——他们这哪是让她找鹿,根本是想方设法在让她出糗吧!

  可是,他们已经在话语上占了先机,她就算浑身是嘴也说不清了,反而还有越描越黑的危险。所以,既然事已至此,夏秋就算心中恨得咬牙切齿,可脸上却只能满是羞涩的扭捏道:“那就有劳林管事了!”

  夏秋站在乐鳌身后,林管事早就觉得浑身不自在了,此时见夏秋要去方便,心中正巴不得她立即消失才好,于是他扫了眼身边的另一个小伙计:“顺子,你带这位姑娘去吧,顺便你再看看,小六子为什么还没有回来。”

  顺子接到吩咐当即应了,马上便向夏秋走来,而趁这个机会,却听乐鳌又低声嘱咐道:“找到位置即可。”

  这回只有夏秋一个人听到,自然是只说给她一个人听的了。

  暗骂了声老奸巨猾,夏秋斜了他一眼,便立即随着顺子离开了。只是她不知道,她刚离开大堂,林管事就迫不及待的压低声音对乐鳌说道:“乐大当家,这个女子可是姓夏,还是个医院专科的学生,是去你们药堂应聘药工的?”

  “怎么,林管事认识她?”乐鳌故作惊讶的说道。

  “认识谈不上。”林管事眼神又闪了闪,“不过,她倒是也曾来我们药堂应聘过药工。可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姑娘,又怎么比得上那些干了一辈子的老药工,也实在是太自不量力了些。”

  “哦?所以我只是让她打打杂。”乐鳌笑了笑,然后等着林管事继续说下去。

  “打杂?”以己度人,林管事也以为乐鳌醉翁之意不在酒了,但他还是不甘心的说道,“那乐大当家可要考虑好了,她本来是学护士的,就在洋人开的雅济医专,眼看就能领薪水了,可不知为什么,却想来药堂找活儿做。乐大当家,您应该知道吧,洋人视咱们临城的药堂为眼中钉,恨不得一个个全都给掀了。谁知道她是不是洋人派来故意捣乱的。再说了,就算真的是她自己不想回去,您觉得洋人能放过她?所以,乐大当家,您要是将这个女学生留在身边,只怕是留下了一个大麻烦!”

  林管事啰啰嗦嗦说了一大堆,无非就是要乐鳌慎重考虑他聘用夏秋的事情。不过,自始至终,乐鳌都是微笑不语,只是在林管事歇气的功夫,有意无意的插一两句嘴,附和一下,却也都是不痛不痒的。

  说了一会儿,林管事大概自己也觉得无趣,便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而且,去拿药的伙计和夏秋也离开的太久了,他自然也有些坐不住了,于是忍不住看向身后后院的方向,一脸奇怪的说道:“怎么这么久。”

  算起来,时间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两个来回都够了。而且,一个不回来也就算了,两个三个都不回来,那就耐人寻味了。

  林管事正要再派个人去催催看,可就在这时,却听后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后,一个人影从后面冲了进来,大喊了句:“林管事,不好了……”

  ……

  一被带入后院,夏秋终于明白,乐鳌为什么要她来找鹿的位置了,因为刚刚在大堂里还不觉得,可一出了门,不过是沿着回廊走了七八步,她便察觉到一股熟悉的气息混在了院子中的空气中。

  这气息不是气味,也不是图像,更不属于普通人五感中的任何一感,而是除了这些感觉之外另一种感觉,是一种从夏秋内心油然而生的特殊感受。循着这种感觉,夏秋相信,自己一定能找到那头梅花鹿。

  所以,几乎是在这种感觉起来的同时,夏秋便不由自主的向一个方向走去。那里有一个漆黑的大门,不过此时正虚掩着,大门的两旁有着雕着花纹的石柱,被红灯笼一照,发出一层淡淡的金光,竟是撒了金,想必就是分隔药堂和后面宅院的大门。她相信,那鹿一定就在这扇大门后的某一个地方。

  “姐姐,那门是通往后宅的?茅厕这后院就有,不必去那里!”以为夏秋不熟悉院子走错了路,顺子好心提醒道。

  他一出声,夏秋也不好为难他,只得暂时住了脚步,对他笑了笑道:“我看那大门怪好看的,灯笼也好看,就忍不住想去看个究竟,竟然是通往后宅的,实在是太唐突了。”

  顺子听了笑道:“也就是通向老宅的外花园子芍药园,那里有一个小门能进入宅子里,也算不上是正经的后宅,不过是与后面相连罢了。咱们林府的大门是在别的街道上开的。这个小门是因为内库就在芍药园的边上,为了进出那里方便,所以才有了它。小六子就是穿过这道门进去拿药的,等一会儿送了你,我还要去后面寻他,也要通过这里。要是往常,这里一到药堂打烊的时候,就会立即锁上,只有值守的大夫和主管才有钥匙呢。”

  说着,顺子继续在夏秋前面带路,在他的带领下,他们沿着回廊拐了拐,然后跨过了一道嵌在墙壁上的小门,进入了另一个同这后院紧连着的小院。

  夏秋这才知道,别看这药堂的后院看起来不大,可实际上竟也不小,比如他们到的这个院子,据说就是专门为前来诊治拿药的富贵人家管事婆子们准备的,为此还设了一个茶室。

  想必林家知道,这些富贵人家的仆人们也都是怠慢不得,才会如此布置,果然是做事滴水不漏的大户人家。

  将夏秋带到茶室,并为她指了茅厕的位置,顺子就打算去找小六子了,临走的时候他对夏秋道:“晚上风凉,姐姐一会儿在这茶室等着就是,我找了小六子,咱们一起回去。”

  夏秋对他笑了笑:“你不用担心我,我记得路,你去办事吧,一会儿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那可不行。”顺子憨厚的笑了笑,“这院子看起来不大,其实别扭得很,回廊拐来拐去的,还有岔路,现在又是晚上,姐姐还是等等我吧,你放心,内库就在芍药园边上,我一会儿就回来。”

  顺子说完,便立即跑掉,按照林管事的吩咐去找拿药的小六子了。

继续阅读:第4话:芍药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