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话:种德堂
雷雷猫2017-03-06 12:003,152

  听了陆天岐的话,乐鳌嘴角翘了翘,然后他盯着夏秋低声道:“我自己的法术,自然比任何人都更加清楚。”

  听到他这么说,夏秋也终于不再装了,而是犹豫了一下后,垂着眼皮道:“你是在我拿了围巾离开的时候才做的手脚吧,不好意思,我的确察觉了。但是,我也的确是需要这份差事、这份工钱,所以干脆就装作全忘了。而且,我觉得,那晚的事情,若是我忘了,也许大家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彼此相处起来会更舒服一些。”

  听到夏秋就这么承认了,陆天岐才知道,敢情三人中最大的那个傻瓜竟然是他,他不由愤愤的看向乐鳌:“表哥该早点回来的。”

  那样的话,他就不会被这丫头当猴耍了。

  只是,让他更没想到的是,等他说完这句话,乐鳌只是转头撩了他一眼,然后撇着嘴道:“不好意思,我也是蒙的。”

  他的话让其余两个人都愣了愣,然后陆天岐笑出了声,而夏秋则被气得涨红了脸,这才知道,自己是被乐鳌给诈了。

  但是,事已至此,她也无法再隐藏自己的情况,索性说道:“不管怎样,还是那句话,我绝不会将你们的事情说出去的,你们若是还不信,我也没办法。”

  她的话音刚落,却听乐鳌立即接了话,斩钉截铁的道:“我信!”

  听到自己一直提防的这个人口中说出这两个字,夏秋实在是不知道自己心里是什么滋味,反而觉得不自在了。但是,好在她还没有让这种莫名的信任无端赶走了理智,于是撇撇嘴道:“既然如此,我说我不跟你们去种德堂,打算回家,你们也会同意喽?”

  这么晚来到这里,夏秋猜测一定不是好事,他们一个比一个有本事,她可不想跟着他们深入险境,她在乐善堂做事,也只是拿自己一份工钱罢了。

  似乎早就知道她会这么说,乐鳌又笑了笑:“你不是很关心那头梅花鹿吗?难道你不想救它?”

  “鹿?”夏秋一愣,“你是说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救它?它怎么了,难道又被抓了?”

  “你猜对了。”乐鳌笑了笑,然后他转回头,继续向前走,“真想救它,就来吧!”

  虽然夏秋心中一百个不情愿,可想到那头受伤的梅花鹿,不知怎的,她终究还是跟了上去。

  见她到底还是跟上来了,陆天岐故意后退一步,同她并排,咬着牙讽刺道:“老黄的车,坐得可稳?”

  他实在是不知道该用何种态度对待夏秋了,也只能冷嘲热讽,这若不是乐鳌刚才诈得夏秋说了实话,让他出了口气,只怕他这会儿心中仍旧难以平衡,怕是连理都不想理她。

  不过,夏秋也不是能吃亏的,听到他的讽刺,夏秋斜了他一眼,也同样没好气的道:“问我做什么,难道你自己没坐过?”

  “我还真不用坐。”陆天岐继续气死人不偿命的说道。

  夏秋脚步顿了顿,突然认真的看向陆天岐:“没错,你们是不用坐。”

  从刚才他们比老黄早一步到巷口可以看出,他们的速度比老黄快多了,就像是飞过来的一样。而且,那个老黄,只怕也不是普通人。

  听明白她话中的意思,陆天岐终于收起了脸上的嬉笑,一本正经的道:“放心,只要你不说出去,我们这乐善堂同别的药堂也没什么区别,你老老实实待着就是。”

  没区别?

  夏秋心中冷哼,不由看向前面的乐鳌——所谓的没区别,难道就是在大半夜里,用一刻钟的时间从临城的一头飞到另一头,然后琢磨着从另一家药堂里救一头鹿出来吗?

  不过,索性她这几日已经考虑得很清楚了,虽然对他们的本事,她如今只是冰山窥了一角,但也清清楚楚的明白,自己要是硬抗,在他们身上绝对占不到便宜,所以反而跟着他们最安全。

  就像被土匪绑了票,要是不小心看到土匪的正脸,那么就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被撕票,要么就是去做压寨夫人入伙儿。

  夏秋可不想被“撕票”,所以,为今之计,在她被诈出自己记得发生的所有事情之后,除了入伙儿,她已经没有更安全的选择了。

  她对自己这条小命还是看得很金贵的,因为她早就明白了一件事,活着肯定比死了强!

  而且,她对那头鹿的确上心,更想知道乐鳌没有告诉她的那些事情,如果这次真是为了救它,她也不妨跟去看看。

  三人各怀心思,不一会儿就到了种德堂的大门口,这里的格局也是前店后宅,只是同乐善堂比起来,种德堂的大门可就气派多了。

  不过,这会儿天黑了,种德堂也已经关了门,外面上了一溜儿的门板,要想进去,需要先把门叫开。

  陆天岐左右张望了一番,已经准备绕到后宅翻墙了,反正这种事他同乐鳌也没少做,完全可以做到神不知鬼不觉。不过,今天的情形有些不同,他们中间又多了一个夏秋,可就算如此,他们多带一个人进去,也应该不是难事。

  可就在他研究哪处墙头更容易跃过,更不容易被守夜的林家仆人发现的时候,却见乐鳌竟然走上了种德堂门前的台阶,然后抬起手来,在门板上轻轻敲了几下。

  “表哥!”

  陆天岐吓了一跳,可他想要阻止已经来不及了,因为随着敲门声落下,门板后面传来一阵轻轻地咳嗽声,然后一个声音不悦的响了起来:“谁呀?”

  既然属于医药这一行,就不可能真正打烊,时不时都会在半夜遇到急诊什么的,所以药堂里都会留下值守的大夫,门板也不可能全部上死,总会留下一扇活动的入口。

  所以,听到有人敲门,里面的人即便再不情愿也只能过来开门,谁让救人如救火呢?

  不过,里面的人临开门前,还是又多问了一句:“哪位?抓药还是出诊?”

  于是,乐鳌在门外不紧不慢的说道:“可是徐大夫?我是乐善堂的乐留仙。”

  “乐大当家!”里面的人声线一紧,显然吓了一跳。

  乐善堂的东家姓乐名鳌字留仙,这是临城医药行里都知道的事情,所以,听到乐鳌在外面自报家门,里面的人甚至开门的速度都变快了。

  等将门板打开,看到门口站着的果然是乐鳌,徐大夫连忙将他让进屋来,还在最短时间内给乐鳌上了杯粗茶,然后他点头哈腰的说道:“乐大当家,您怎么这会儿来了,我这就去让人通报我们当家的。”

  “天色已晚,想必林老爷子已经休息了,我也就不打扰了,我这次来,实在是有点急事想要求贵药堂帮忙。”

  “什么求不求的,乐大当家开口就是。”徐大夫陪笑道。

  乐鳌也笑了笑:“事情比较急,我也就长话短说了。今日傍晚我接到消息,让我立即去邻镇一位老夫人府上出诊,这位老夫人去年冬天小中风,正是我给救回来的。但临走的时候我也应了,下次复诊的时候要给她搓些苏合香丸带过去,以备不时之需。可巧的是,就在今天上午,店中做好的成丸被一位外地客人全买走了,如今我需要连夜出发,想要现做已来不及,便只好来求助贵堂了。”

  苏合香丸为辛香通窍、温中行气、醒脑之剂,常用于闭证属寒的病症,只要中风、中寒,又是属于寒闭之证,它都有奇效。所以,每年秋冬之际,大些的药堂便会多做些,以备不时之需。

  不过,由于此丸由多种香料炮制而成,就算想要留着备用,也不宜太多,因为时间久了,香气便会散溢,药效也会大打折扣,尤其是一旦做好的丸药到了夏天,这药就基本等于废了。

  所以,为了保证药效,这些药的存放一般都不会超过九个月,要在夏天来临之前就全部处理掉,否则,即便还有余量,却也不敢用了。

  乐鳌找这个借口叫开门,可谓恰到好处,徐大夫不疑有他,当即就去后面叫来了药堂的林管事。毕竟,苏合香丸是贵重的丸药,而乐鳌看起来又不是要一丸两丸,他一个小小的值守大夫,又是在晚上账房先生回了家的时候,实在是做不了主。

  林管事一来,自然又是一番寒暄客套,但他也没耽搁,听到乐鳌的来意,便让随身的伙计小六子去后面存放贵重药品的库房取药。

  六大药堂虽然平日里竞争激烈,但是却又共同主导了临城药市的行情,这么多年来,彼此盘根错节,早就分不开了,因此,该帮忙的时候自然也不含糊,毕竟,医药一行不同其它,谁也不知道下一次是不是就有求于别人了。

  只是,就在等药的功夫,林管事的眼神却频频向乐鳌的身后瞥去,他瞧得不是别人,正是从一进门就老老实实站在乐鳌身后,仿佛丫头一般存在的夏秋。

继续阅读:第3话: 后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