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话:夜奔
雷雷猫2017-03-05 12:003,289

  夏秋本以为在六大药堂之一的乐善堂做事会非常的忙碌,可她没想到,她来到药堂整整三天,竟然一个病人也没有上门,甚至连药也没卖出去一包。不但如此,她的东家也是连着几天没有露面,整日里,只有那个表少爷陆天岐在店里。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那天晚上她得罪了他的缘故,自从她来了,他就没有给过她好脸色,不是坐在柜台后面写写画画,就是捧着一本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书看,根本就没主动搭理她。

  她实在是不明白,这药堂明明一个病人都没有,他在后面写写画画的是为了啥,难道有那么多帐让他算吗?

  她来的第一天上午,就把药堂里自己能做的事情全都做了一个遍,好容易捱到了午饭时间,结果这位陆大少爷竟然半点要开饭的意思都没有,在她厚着脸皮旁敲侧击一番之后,他才终于像是刚明白了一样用下巴指了指厨房的方向,随口哼了句:“想吃什么,自己去弄。”

  这个时候夏秋才知道,敢情她还要承包厨娘的工作,什么疡科大夫顺便打杂,这句话反过来说才对。

  不过,有饭吃就不错了,她这一整天就指着中午这顿呢,因此陆天岐的脸色再难看,她也只能当做看不见,连忙去了厨房。

  可惜,一进厨房却让她更加失望,因为厨房里竟然空空如也,除了锅里剩下的几块糍粑以及一把小葱外,根本什么吃的都没有。不但如此,很多厨具上都布了厚厚的一层灰,看样子应该是很久没用了。

  那个时候,夏秋实在是饿得很了,便简单刷了刷盛着糍粑的锅,又把小葱择了,然后就着她好不容易找到的一枚鸡蛋一起炒了。

  可正当她准备开饭的时候,陆天岐却准时出现在厨房里,看着她炒出来的糍粑,一脸嫌弃的说道:“你就只会做这个。”

  边说着,他边快速的盛了一大碗炒糍粑,去柜台吃了。

  看着锅里剩下的为数不多的午饭,夏秋实在是连生气的力气都没有,只能连忙就着锅将饭吃了,总算是缓解了她的燃眉之急。

  而且,幸亏她将剩下的饭吃了,因为,她刚刚吃完,正准备拿着炊杵刷锅的时候,已经去了前面的陆天岐却端着空碗又返了回来,那副样子竟然还要盛第二碗,直到看到同他的碗一样干净的锅,他才很不客气的说道:“以后多做点,这么点饭,还不够塞牙缝!”

  那个时候,夏秋十分想把手里的炊杵扔他脸上,大喊一声姑奶奶不干了!

  不过最终,她的理智还是战胜了情感,她压下火气心平气和的说了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然后做出了一脸为难的样子。

  总算这句话说到了陆大少爷的心坎里去了,于是第二天,上午刚过十点,他就给了她一块钱,让她出门买些菜准备做午饭。

  一块钱呀,这要是在学校里,都能顶夏秋一周的饭钱了,如今这钱落在她手里,她怎么能不心花怒放,盯着手中的那块大洋,夏秋的眼睛都快直了。

  不过,她还是有些小瞧这位陆少爷了,因为还没等她高兴完,他又补充道,说是这一块大洋是一周的菜钱,她可以一次买一周的,也可以一次买一日的,不过,不管怎么用,每次买菜回来她都必须给他交账。

  显然,这是除了把她当厨娘使之外,还要防止她借机揩油。被人这么小瞧,夏秋实在气得连话都不想同这个吝啬鬼说了。

  可生气归生气,这件事情到了最后还是有些好处的,因为在尝了她做的饭后,陆天岐索性让她做了晚饭再离开,而也因为这个原因,夏秋干脆连晚饭都一起在药堂蹭了,反正这饭是她做的,她的饭量又不大,偌大的一个药堂,也不差她这口饭吃。

  不过,话虽这么讲,可毕竟月俸加一顿午饭是药堂东家定下来的,也总要得到他的首肯夏秋心中才能踏实,怎么也要亲自向他知会一声,过了明路的。但是一连两天,她都没见到乐鳌的面,直到第三天天色擦黑,夏秋将做好的晚饭摆上桌之后,乐鳌才带着一阵冷风从外面冲了进来。

  虽然这几天无数次设想过东家来的时候她该怎么说话,该说什么话,只是,真等乐鳌来了,夏秋的脑袋里却立即变成了一片空白,就连手心都见了汗。

  还未等她整理好自己的情绪开口,乐鳌已经快步走到她面前,然后一把抓住她的手腕:“你还没走,正好,随我来!”

  说完,他拉着夏秋,掉头就往门外冲去。

  被他就这么突然向外面拽去,夏秋更是脑袋发蒙,而刚出了大门,却见早有一辆黄包车停在了药堂门口,车夫带着深色的毡帽,将帽檐压得低低的,正坐在车把上休息,看到乐鳌带夏秋出来,连忙站起来:“乐大夫,不用去这位小姐住的地方了。”

  乐鳌回来,是专门来问陆天岐夏秋住址的,就是想去接她,如今她还在药堂,很是省了他不少的时间和力气。于是听到车夫的话,他一面将夏秋送上车,一面低声道:“老黄,你知道地方吧!”

  “那哪有不知道的,小姐您坐稳了,咱们要上路喽!”

  说着,他抬起车把,就准备启程。

  黄包车很大,足足能坐两个人,被乐鳌送上车后,夏秋这才回过神来,连忙用双手握住一边的扶手,大声喊道:“等等……上路?去哪儿?”

  她警惕的看向乐鳌:“东家,您不说清楚,我哪儿也不去。”

  这时,陆天岐也从屋子里跑了出来,一脸严肃的问道:“出事了?”

  “嗯!”乐鳌应了一声,然后快速的回答夏秋,“去种德堂。”

  “种德堂?”夏秋一愣。

  就在她出神的功夫,老黄已经拉着黄包车风驰电掣的冲了出去,猝不及防间,夏秋差点被他从车上甩下去,只得先紧紧抓住车扶手,稳住身体的平衡,一动都不敢动了。

  只是,随着黄包车越跑越快,夏秋渐渐察觉出不对劲儿来。她以前也坐过黄包车,可脚程再快的车夫也绝不会像这个老黄一样,将车拉得像风一般,速度快到她甚至都看不清两旁的景色,只看到一盏盏气死风灯被拉成了一道道明亮的线,到了最后,连这线都连成了片,就像是街道两旁着了火。

  种德堂夏秋前几天是去过的,正是在来乐善堂之前,她记得自己中午从种德堂出来,吃过午饭后,走了整整一下午,绕过了大半个临城才来到乐善堂,到了这里,天甚至都黑了。

  可被老黄拉着,不过才走了一刻钟的功夫,黄包车就渐渐停了下来,等夏秋终于能看清周围景色的时候,她吃惊地发现,在她面前的正是种德堂坐落的那条巷子,她前几天刚好走过,好像叫做德龄巷。

  只是,让她更吃惊的还在后面,因为就在巷子口,一盏幽暗的气死风灯旁边,有两个人影并排站着,灯的光线虽弱,却正好照亮了他们的脸,竟是乐鳌和陆天岐。

  将夏秋带到他们面前,老黄停下车,让夏秋下了车,然后冲乐鳌咧嘴一笑:“乐大夫,人送到了,老黄就告辞了。”

  夏秋此时已经彻底被眼前的情形整蒙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下的黄包车,只知道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老黄连同他的车已经全都消失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走的。

  夏秋的眼珠子骨碌碌的转个不停,很想让乐鳌向她解释下原因,可乐鳌根本半点向她解释的意思都没有,见她来了,只是淡淡的说了声“走吧”,然后便头也不回的沿着德龄巷的一边向种德堂的方向走去。

  这次,夏秋没再被他牵着鼻子走,所以并没有跟上去,而是仍站在巷子口她下车的位置,看着乐鳌的背影道:“东家,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带我来这里?我哪儿也不去,我要回去了!”

  她的话总算让乐鳌停了脚步,然后他转头看向她,微微笑了笑:“你骗得了天岐,却骗不了我,那晚的事情你根本没忘。”

  夏秋心中一凛,但马上沉静下来,低声道:“那晚!哪晚?我不明白你的意思,天晚了,我也该下工了。”

  听到他们两个的谈话,陆天岐一脸震惊,他警惕的看向夏秋,低声对乐鳌道:“表哥,你怎么知道的?”

  明明这几天乐鳌都不在家,只有他陪着这个丫头在药堂,而他也反复试探过,发现这丫头一点都不怕他,不但如此,除了午饭,甚至还想留下来吃晚饭,而且就在今天下午,她还问过能不能搬来药堂住,因为这样她还能省下些房租,当然是被陆天岐以不方便为由断然拒绝了。

  试问,正常情况下,若是一个弱女子还记得那晚发生的事情,肯定不敢在药堂停留太久,肯定会巴不得越早走越好,更不要说在药堂留宿了。

  而且,她也一定会同他们保持距离,以防被他们察觉她根本就没有被消除记忆。可几天接触下来,以上说的种种疑点,都没在她身上发现,她更没在他面前表现出出害怕来,更是把他当做正常人……所以,如果不是她真的忘了,那就是演技太好了。

  而现在看来,这个丫头果然天生就是个戏子。

继续阅读:第2话:种德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