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话:东家
雷雷猫2017-03-04 12:003,108

  乐鳌这会儿已经站了起来,他的手也重新变回原来人手的样子,虽然手臂血淋淋的看起来十分可怖,却终究没让夏秋瞅到他刚才变成兽爪的一幕。

  此时,他沾满鲜血的拇指和食指之间捏着一个圆形的东西,这东西只有拇指大小,完全被血液浸透,让人根本就看不出它的本来面目。

  就在夏秋质问他的功夫,只见他的两根手指一使劲,却是使劲捏了下去。这个时候,夏秋才发现,这东西的外面裹着一层薄薄的壳,被乐鳌一捏,立即碎成一片片的,不但如此,这薄壳的里面竟然还有东西,黑乎乎,圆滚滚的,对她来说并不陌生,倒像是一颗蜜丸。

  显然,这就是乐鳌从这头梅花鹿的肚腹里掏出来的东西。

  看到这东西,夏秋一下子愣了,更是忘记了自己此时的处境,而这个时候,却听乐鳌用鼻子不屑的哼了一声:“他家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这要是让它回去,可就糟了……”

  “那……那是什么?”看着乐鳌手中的蜜丸,夏秋忍不住问道。

  乐鳌也没打算隐瞒,抬头瞧了她一眼:“能让人发狂的毒药,对动物效果也一样。”

  发狂?可刚才看着,这头梅花鹿还是还是很温顺的呀!

  难道说,她刚才走了以后,这头鹿就发了狂,所以这位乐大当家才会把它给杀了,是为了防止它会发狂伤人?

  不对!

  很快夏秋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

  想到自己进来的时候看到的那一幕,她忍不住打了个寒战……不管怎样,这位乐大当家这么做都太血腥了些,做法也很不对劲儿,哪里像是一个正常人能做到的?还有那个陆天岐,他的指甲到底是怎么回事?还有他的眼睛……当时的他,任谁看到,都不会认为他是正常人吧!

  于是,她忍不住又向地上倒卧的梅花鹿看了去,却见它果然一动也不动了,这让她的心中闪过一丝难过。可还不等她难过完,当她再向梅花鹿的腹部看去的时候,却立即瞪圆了眼睛。

  原来,刚才乐鳌伸进手的地方,此时已经变得平滑无比,半点伤痕都看不到了,若不是它的皮毛上还沾着血,她甚至都要怀疑自己刚刚看到的一切都是自己的幻觉。

  不仅如此,梅花鹿的肚腹还在平稳的起伏着,显然还活着,而且睡得正熟,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刚刚被人从肚子里拿出过东西。

  等夏秋的视线再往下看,看向自己刚才替它缝合的那处大腿上的伤口时,更是吃了一惊,因为她刚刚为它缝合的伤口此时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会儿,梅花鹿棕色的毛皮上,只留下了一条蜈蚣爬似的缝合痕迹,她刚刚为它缝合的棉线,也正孤零零的嵌在了肉里,在平滑的鹿皮上显得无比突兀。

  取出了药,乐鳌的心也放下了一半,接下来就是处理夏秋的事情了。不过在这之前,他扫了眼仍旧站在大门口不肯过来,脸色铁青的陆天岐,这才对夏秋道:“想必明日你是不会来了,也罢!”

  说着,他向夏秋慢慢走去:“那我只好先消除你的记忆了。”

  “等等!”看到他徐徐靠近,夏秋连忙后退一步,却看向他另一只拿着药丸的手,冷静的道,“我觉得,在那之前,你是不是应该告诉我发生这一切的原因。”

  “原因?”

  乐鳌一愣,脸上却露出一丝冷笑,重新将那粒药丸凑到了眼前,然后使劲一捏,竟然把药捏碎了。

  只是,等乐鳌捏碎之后,夏秋才发现,原来这药还有一层,被乐鳌捏碎的药丸,也只算得上是一层“药壳”。

  第二层壳捏碎,里面露出一粒更小的药丸来,这颗药丸,又黑又亮的,看起来很坚硬,

  “怎么还有一层!”夏秋吃惊不已。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不过是‘利’之一字罢了!”

  说完这句话,乐鳌一转身,却往隔间的方向走了过去,不过边走着,他边说道:“没有原因,但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离开,要么就被我消除记忆。”

  夏秋犹豫了一下,低声道:“东家放心,我不会出去乱说的。”

  说着,她拿起一旁椅子上的围巾,一圈又一圈把自己裹得紧紧的,转身往大门的方向走去。

  陆天岐此时还杵在靠近大门的地方,脸色也越发难看,不过,夏秋离开的时候,他却没像刚才那样打算拦住她,而是就那么一言不发的看着她离开了。

  等夏秋走了好久,随着一只手扶住了他的肩膀,他这才一脸愤愤的转头看向乐鳌:“你做什么?难道就让她这么走了?难道你不怕她把咱们的事情说出去?你为什么不消除她今晚的记忆!你什么时候这么妇人之仁了?”

  乐鳌一点儿都不奇怪他会问出这个问题,他淡淡一笑:“那你刚才为何没拦住她?”

  陆天岐立即语塞。

  这个时候,乐鳌终于收回脸上的笑容,定定的看着门口的方向:“我其实已经施过法术了,就在她刚才离开转身的时候。但是,法术虽然用了,我却无法保证能消除她的记忆。她身上的气息很怪,我想你也感受到了吧!究竟有没有成功,还要看明早她会不会来上工……不对,就算她明早来了,其实也说明不了什么!”

  “怎么会!”那气息陆天岐自然感受到了,可听到乐鳌这么说,他仍旧难掩脸上的惊讶,“你的妖力可比我高多了,怎么可能失败?”

  “没错,凭我的妖力的确可以杀了她。但消除她记忆的话,却只有一成把握。”

  乐鳌向来是有一说一,决不会夸大什么,所以,听到他这么说,陆天岐没有不信的道理,于是立即沉默了。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郁闷的说道:“那她究竟是什么,你知道吗?”

  是人、是妖、还是什么别的东西……不管怎样,这一点总得弄清吧!

  结果,就在他对自己的这个表哥充满希望的时候,却见乐鳌嘴角撇了一下,然后他又摇了摇头:“我刚才想让她来咱们这里,放在咱们眼皮底下,就是想查明她的身份,不过可惜……”

  说着,他一脸惋惜的看了看地上仍旧熟睡的鹿兄。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陆天岐今晚的疑问总算是全都解开了,可这也让他更加担心,于是犹豫了一下:“若她最后还是无法消除记忆,若是将咱们的事情说出去的话……”

  他有些后悔将自己的爪子亮出来了。

  “若是她说出去……”乐鳌的脸上闪过一丝厉色,“那……就只能杀了她!”

  杀了她?

  陆天岐心中一凛……他已经忘了,他这位“表哥”已经多少年没杀过人了,如果因为这个女人……

  不行,他绝不能让事情走到那一步!陆天岐开始暗暗祈祷乐鳌的法术见效。

  就在这时,却见乐鳌的脸色缓了缓,却微微一笑:“不过,我猜,就算她无法消除记忆,情况也应该没那么严重。”

  “你是说就算她还记得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她也不会说出去?你怎么这么肯定?”陆天岐还是不信。

  “难道你忘了她走的时候说的话?”乐鳌的嘴角向上弯起了一个弧度。

  “什么?”显然,陆天岐刚才根本就没听夏秋说话。

  “明天,你就知道了!”哼了一声,乐鳌转身向后面走去。

  陆天岐愣了愣,也急忙追了过去,口中则大喊道:“她到底说什么了,表哥,你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吧……”

  把鹿兄送回去再回乐善堂,天已经亮了,正好到了开门时间,乐鳌不知道去了哪里,陆天岐也只好忍着困倦先开了店门,打算过一会儿再趴在柜台上迷上一觉。

  只是,大门刚刚泄了一条缝,他却看到一个纤细的身影正背对着他站在乐善堂门口,好像已经等了很久。一开始他还以为是来抓药的病人,可随着那人转回身来,他却双手一抖,差点把门板砸在脚面上。

  就在这时,一双小巧的手及时帮他接住了门板,然后一个低低的女子声音缓缓在他面前响起:“陆少爷,我来上工了,东家可在?”

  对了……东家!

  这丫头昨天走的时候称表哥是“东家”来着……陆天岐终于想起来了。也就是说,不管她是不是忘记了昨晚发生的事情,都会按之前约定的,今天一早来上工。

  他深恨自己现在才想起来,若是早点想起,他今早说什么都不会来开店门的!

  此时太阳已经高高升起,被阳光一照,陆天岐不知怎的,突然觉得自己的头好晕……好晕……

  (《妖堂——大妖隐于市》完)

继续阅读:第1话:夜奔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