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话:妖堂
雷雷猫2017-03-03 12:003,036

  看到这个讨厌的丫头片子竟然笑得像朵花似的,陆天岐的心中更不爽了,真想出言讽刺几句,却又被乐鳌一个眼神制止了,只好暂时咽下了话头。

  紧接着,乐鳌便开始向夏秋自己介绍:“我是这里的掌柜,也是这里的东家,我姓乐,这是陆天岐,是我的表弟,也是这里的账房。”

  “东家好,陆少爷好,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回去准备准备,明天一早来上工!”夏秋已经激动地话音发颤了。

  乐鳌点点头,这次没有再多说什么,眼见着夏秋就这么轻飘飘的出了门,离开了。

  她一走,陆天岐马上关紧大门,然后双手抱胸,歪头看着乐鳌道:“你什么意思?让这么个外人进来,难道你不怕她看破咱们的事情?”

  “你放心,我自有原因。”扫了他一眼,乐鳌回道。

  然后,他不再理会满脸愤愤的陆天岐,而是来到了地上的那头梅花鹿身旁,然后蹲下来拍了拍它的头,便见刚才还昏昏欲睡的鹿立即睁开了眼睛。

  见它醒了,乐鳌低声问了它句什么,于是陆天岐眼见着,这头鹿神情紧张起来,鼻子里也“噗噗”的喷着气,仿佛在回应乐鳌。

  等它的情绪渐渐平复下来,乐鳌又像对待老朋友那样轻轻拍了拍它的后背,这才说道:“我知道了,你好好休息,一会儿我就让天岐将你送回去。”

  梅花鹿又低吼了两声,这才慢慢安静下来,却是再次陷入了沉睡中。

  见它又睡着了,乐鳌这才用手心在它的伤口上抚了抚,于是神奇的一幕发生了,这头鹿腿上的伤口竟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却是在瞬间愈合了。

  其实,刚才在夏秋进门之前,他就已经要为鹿兄疗伤了,哪想到刚要动手,便听到门口有动静,为了稳妥起见,他这才带着鹿兄去了后院。结果没想到,去了后院也没用,因为在院子里呆了没一会儿,鹿兄的情绪就变得越发焦躁起来,甚至最后还冲了出去,让夏秋撞个正着,完全暴露了他们的行踪。

  再然后就是夏秋冲进后院放走鹿兄,那个时候,相对于鹿兄的突然发狂,更让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它竟然听了夏秋的话,连伤都不治就那么跑了,那副样子现在想起来,就像是它在不知不觉中被蛊惑了一般。

  边想着,鹿兄的伤口已经在他的治疗下愈合了,只留下刚才夏秋替鹿兄缝合的棉线还嵌在鹿皮上,乐鳌想了一下,终是忍住了没将这线头取下来。

  做好这一切后,今晚的事情也就忙的差不多了,于是乐鳌站了起来,想要收拾一下就回去休息,不过眼睛一扫,却看到袖口上沾了些血迹,应该是刚才替鹿兄疗伤的时候不小心沾上的。

  他皱了皱眉头,正要将外衣脱下,可随着一股淡淡的味道从鼻前划过,他微微一怔,连忙将袖口又向鼻前凑近了些,仔细闻了闻。

  “怎么了,可是有什么不对?”

  看到乐鳌的样子,陆天岐也察觉出了不对劲儿,连忙走了过来,不过,路过刚才夏秋放衣服的那张椅子的时候,却看到椅子上搭着一条黑色的大围巾,应该是她走的时候忘记拿了。

  此时乐鳌已经脸色大变,他急忙再次蹲了下来,将右手臂的袖子撸了起来,然后脸色铁青的说道:“鹿兄,我也是为你们好,得罪了!”

  说着,却见他右手一晃,原本纤长好看的修长手指,眨眼间变成了一只青色的利爪,然后,就连他的手臂也在同时变成了青灰色,紧接着,随着他的手臂越发的粗壮,青色手臂的外面长出了一层薄薄的鳞片,鳞片的上面还长着细毛。

  随即,陆天岐只觉得眼前一花,便见乐鳌用长长的指甲在梅花鹿的肚腹上狠狠一划,它的肚皮上立即出现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马上有血流了出来,再然后,他便把整条手臂深深的插进了它的肚子里……

  “对不起,我好像落东西了,我的围巾……”

  察觉落了东西重新返回来的夏秋进门时,看到的就是乐鳌将自己的“手”插进梅花鹿肚子的这一幕。于是在愣了三秒之后,夏秋转身就往大门口的方向跑。

  可这次,虽然大门离她只有三四步远的距离,可却让她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做咫尺天涯。

  因为,就在她眼看就要冲出去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人影一闪,已经被人挡住了出路,正是刚才还守在乐鳌身边的陆天岐。

  夏秋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眨眼的功夫从乐鳌的身边冲到门口的,可她却能清清楚楚的看到,眼前的这个陆天岐,早已不是她刚进门的时候,那副摩登少年的样子,他的眸子已经缩成了一道竖线,两颗尖尖的獠牙也从嘴角伸了出来。

  不但如此,他的指甲已经变成了钩子一般,仿佛一下子划下去,就能将人的五脏六腑挖出来。

  此时,他甚至还在夏秋面前得意的晃了晃自己的指甲,然后笑嘻嘻的道:“怎么,围巾不要了?”

  夏秋眼珠转了转,立即就想喊“救命”!

  可这两个字最终只卡在了喉咙里,因为,还不等她喊出来,大门就在陆天岐身后悄无声息的关上了,不但如此,她也再发不出声来,就像喉咙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她心中只能暗暗道了句糟糕。

  这个时候,却见陆天岐又笑了:“就算让你喊出来也没什么,只要我不想,谁也不会听到里面的声音……”

  可他话音未落,却突然看到眼前的夏秋竟然向他冲了过来,却是要硬闯。

  对她的自不量力,他实在是觉得又吃惊又有趣。吃惊的是,这个丫头片子胆子竟然比他想象的大得多,觉得有趣的是,难道她觉得她能撞开他冲出去?

  所以,他想也没想就伸手打算推开夏秋,甚至因为怕会伤了她,还暂时将自己的指甲给收回去了,同时一脸揶揄的恐吓道:“你放心好了,你身上没有二两肉,还不够我塞牙缝的,只要你老老实实的,等一会儿……”

  等一会儿就让乐鳌将她的记忆抹掉了事,反正他们也不是第一次这样做了。

  可是,这一次他却有些托大了,随着一股奇怪的气息向他迎面扑来,他终于察觉出了不对劲儿。

  准确的说,这种感觉之前出现过一次,就是在夏秋刚来的时候,那个时候,等他走到她面前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就感到非常烦躁焦虑,所以才会在突然间变脸,恨不得立即赶走她。

  这个时候,这种感觉再一次出现了,而且同刚才相比,这次的感觉更强烈,竟让他有些头晕目眩,力气也仿佛一下子被抽离了,让他的手脚突然感到酸软无力。于是一种危机感油然而生,让他恨不得立即离这个丫头远远的,说难听点,就是想逃跑。

  这还是他修行几千年来,头一次有这种感觉——竟然害怕一个普通人!

  只是,由于两人离得实在是太近,这种感觉甫起,夏秋就已经到了他的面前,让他根本就没机会躲开。于是,陆天岐只觉得自己胸口一痛,却是夏秋狠狠撞了个正着。

  随着他一声闷哼,紧接着,夏秋就像一条小鱼一样,从他的腋下冲过去了,竟是突破了他的阻挡,动作竟然灵活无比。

  一撞开陆天岐,夏秋便头也不回的向大门口冲去,她现在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冲出去,离开这家诡异的药堂。而且,她也的确快成功了,眼见着她已经要触到大门了,只要她能冲出去,就有一线生机。

  可偏偏在这个时候,她突然觉得指尖一麻,好像戳到了什么东西上面,而紧接着,她感觉自己似乎被一股力道挡了回来,让她向后退了好几步,她废了好大劲儿才没让自己摔倒在地。

  被弹回来的她愣了愣,然后立即不死心的再次冲向大门,结果却又一次被挡了回来,仿佛有一堵无形的墙挡在大门口的方向,让她根本就过不去。

  夏秋的心立即沉了下来,忍不住又向窗户看去,显然还不死心,竟然打算破窗而出。

  就在这个时候,却听乐鳌的声音幽幽的响起:“没用的,我不让你走,你是走不了的。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

  这个时候,夏秋突然想起,刚才那头快要撞上自己的梅花鹿,也是这么停下来的,只可惜她刚刚才想通,否则的话,也不会回来自投罗网了。

  只是现在她再想什么也没用了,她沉了沉心,转头看向乐鳌,盯着他的眼睛冷静的问道:“你也打算杀了我?”

继续阅读:第7话:东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