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话: 大馅饼
雷雷猫2017-03-02 12:003,048

  “让你帮它缝合没问题。”

  她心中的想法,乐鳌还是猜到几分的,但他却不在意,而是在笑了笑后突然转了话题,“不过你之前说的为我们好又是什么意思?”

  比如,他刚才好像记得,她说让他们最好不要动这头鹿……

  这一次,夏秋别开了眼,随口说道:“没什么意思,我只是怕你们会伤害它才会这么说的,你们就当没听过好了。”

  说着,她的视线投向了桌子上的针线盒,立即将话题岔开:“我需要用开水给针线消毒,你们去找个炉子过来吧,实在不行,火盆也成!”

  看到她竟敢指使他们做事,陆天岐正要发作,却被乐鳌一个眼色制止了,只得吞下赶人的话,不情不愿的从后面拿来一个火盆和一口砂锅,然后他将火盆往夏秋面前一放,冷冰冰的说道:“我家从不开火,这是取暖用的。”

  火盆里的炭是上好的银丝炭,一点儿都不熏人,陆天岐甚至还帮她拿来一个炉圈。

  夏秋在砂锅中注了些水,放在架在火盆上的炉圈上,然后又把针和一团干净的白色棉线扔了进去,于是,不一会儿功夫,水就沸腾了。

  给针和线消好了毒,夏秋就把砂锅里的水倒掉,净了手后再次穿针引线,而这个时候,乐鳌和陆天岐已经把鹿放倒了,让它侧躺在一块毡子上。

  这头鹿出人意料的听话,让夏秋也很意外,但是,如今这种情形,听话总比不听话要好,于是她拿着针线走近它,在又检查了它的伤口一番后,犹豫了一下说道:“缝合我没问题,不过缺少麻醉剂,只怕它会很疼,到时候它若是发了狂,恐怕就不好办了,所以,你们要按紧它……”

  她的话还没说完,却见乐鳌不知道从哪里拿出几片叶子,然后在鹿腿上的那道伤口上蹭了几下,这才看向夏秋,低声道:“这个你不用担心。”

  “那是曼陀罗草?”夏秋眼睛一亮。

  这种草据说是以前华佗制作麻沸散的秘药,听说价值不菲,夏秋也只是在《本草纲目》上看过图片,没想到被眼前这个男人用在了一头鹿的身上。

  直到这个时候,她才真正相信乐鳌之前说的话了,看来他们是真的想救治这头鹿,否则的话,他们又怎么会舍得给鹿用这种药。

  伤口既然已被麻醉,夏秋也就没什么顾虑了,下手自然也非常利落,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就将这头鹿撕裂的伤口缝合好了。

  去年实习的时候,她轮到外科,刚好遇到几个混混在街上火拼,其中有一个头目被人砍了好几刀,当时医生刚巧不在,那头目的手下闹腾的厉害,不得已她只得硬着头皮上去缝合。

  好在那个头目的伤势看着凶险,却并没有伤到什么要害,经过她的缝合后,很快就痊愈了,不然的话,那头目若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她也要跟着倒大霉了。

  在她缝合的过程中,这头鹿果然一动都没动,显然是曼陀罗草起了大作用,简直比医院的麻醉药还管用,这也让她更对这个乐善堂好奇起来。

  所有的事情做完,针线也重新收回到针线盒里,夏秋也准备告辞了,而这个时候,也不知道乐鳌给那头鹿吃了什么药,它已经安静的睡着了。

  夏秋犹豫了一下,在离开前又来到了已经熟睡的梅花鹿旁,然后蹲下来,轻轻地抚了抚它的额头,低低的说道:“冤有头,债有主,谁伤了你,你找谁去就是。还有,日后一定要小心,不要再被人抓到了。”

  她说话的时候,乐鳌和陆天岐都不在她身边,她也以为他们听不到,只是,当她重新站起来,打算要走的时候,却被乐鳌叫住了。

  “你叫什么名字?”

  夏秋回头,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的真名说了出来:“夏秋,夏天的夏,秋天的秋。”

  “嗯。”乐鳌应了一声,继续问道,“刚才你说,你是来找事做的?”

  夏秋神色一黯,扫了旁边一脸不屑的陆天岐一眼,点点头:“是,因为我听说,六大药堂在年初开市前会很忙,人手也不够,而我家以前就是开药堂的,对药很熟悉,便想找份药工的事情做,结果没想到……”

  “可惜……”不等夏秋说完,便听乐鳌摇着头打断她,“我们家不缺药工。”

  就在刚刚乐鳌叫住她的时候,夏秋还重新升起了一丝希望,只是没想到,她满心的期待,最终还是化作了泡影。不过,这也没什么,反正她也早就有心理准备了,于是顿了顿后她点点头:“我知道,是我打扰了,告辞。”

  “等一下!”她刚要转身,却又被乐鳌叫住了,他歪着头看着她,“你缝合的手法很娴熟,应该是专门学过的,你是在哪个医专学的。”

  “我是雅济医专三年级的学生。”夏秋说着,扫了眼乐鳌旁边的陆天岐,“我来的时候都对他说了,你想知道什么,问他好了。”

  只是,乐鳌并没有问陆天岐,而是看着夏秋继续问道:“据我所知,在医专学习的第三年,你们就已经在医院实习了,而且,学校也不会再收你们的饭费。而等到明年毕业,你们实习期结束,就会成为雅济医院的正式护士,到时候每个月至少有五块钱的工钱可拿。这个时候,你离开雅济医院,非但日后会失去雅济医院的护士工作,别的医院只怕也不敢用你,甚至还要赔偿一大笔钱给医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决定离开那里?难道,当护士不好吗?”

  乐鳌的话让夏秋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不过,虽然被说破自己此时尴尬的处境,夏秋却并没有在人前露出心中的情绪,仍旧硬着头皮说道:“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不用你管,要是没什么事,我就告辞了。”

  这一次,她再不迟疑,立即快步走到了门边。

  可她刚要开门,却听乐鳌的声音再次响起:“想要被我们药堂聘用,我自然要问清楚你的底细,还有你来这里的原因,不然,用了身份不明的人,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他的话一下子让夏秋站住了,她急忙转回头,用难以置信的口气问道:“你说什么,你要用我?可你……可你刚刚不是还说,你们不招药工吗?”

  此时,不敢相信自己耳朵的岂止是他,陆天岐也一样,他瞪圆了眼睛看向旁边的乐鳌,然后又看了看门口的夏秋,大声问道:“乐鳌,你是不是中邪了,咱们……咱们药堂什么时候招过外人!”

  乐鳌瞥了他一眼,没有接他的话,而是再次看向夏秋:“怎么样,即便是这样,你也不肯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夏秋感觉自己被一个天大的馅饼砸中了,但是她也知道,这世上绝不会有免费的午餐,在没有弄明白眼前这个人的目的时,自己最好还是不要轻易就被哄骗了去。

  于是她沉静了下心情,慢慢的说道:“实在抱歉,这是我的私事,我并不想广而告之,不过,我能保证的是,只要你们能雇用我,我一定不会给你们找麻烦,一定不会连累你们。我能说的也只有这些了,希望你们能理解我的心情。毕竟,这世上的事,并不是都能公之于众的。”

  她的话让大堂中沉静了几秒,场面也十分的尴尬,最后还是话最多的陆天岐率先打破了沉寂:“既然如此,那就没办法了,我们总不能用一个……”

  只是,他的话还没说完,却听乐鳌又开口了,他点点头:“你的嘴巴很紧……好吧,我们这还缺一个疡科大夫,你可以在这里坐堂,顺便帮我们看铺子,打打杂,工钱是八块大洋,出诊另算,包午饭,如何?”

  “啊!”

  乐鳌此话一出,不但是夏秋,连陆天岐都傻了,都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乐鳌见夏秋不回答,又不耐烦的重复了一遍,他们这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而且,乐鳌显然误会了夏秋的沉默,眉头更是又皱了起来:“怎么,嫌少?那就……”

  这个时候,夏秋终于醒过神来,脑袋像磕头虫一样快速的点着,生怕乐鳌会反悔,同时忙不迭的说道:“不少,不少,我……我什么时候可以上工!”

  乐鳌看了看桌上的座钟,发现已经快要晚上九点了,于是抿抿唇:“明天!”

  “好,好!”

  这个时候,夏秋才相信这世上真有天上掉馅饼的事情,她暗暗掐了掐自己的手心,确认自己没有听错之后,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此时狂喜的心情了,脸上的笑容更是再也掩藏不住。

继续阅读:第6话:妖堂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