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话: 分晓
雷雷猫2017-03-19 12:003,474

  “你亲眼看到?你确定是亲眼看到的吗?可我怎么不记得昨天见过你?”

  看他说的如此肯定,落颜也怒了:“我只见过你几面,可看起来你却对我成见颇深,如今还污蔑我。我明白了,是不是你在青泽哥哥那里说了什么,他才会对我不理不睬的,对,一定是你。你跟青泽哥哥最要好,也只有你的话青泽哥哥才听得进去,眼下看来,果然是你在我和青泽哥哥中间捣鬼,对不对?”

  “我在你们中间捣鬼?”陆天岐听了更怒,“我是吃饱了撑的吗?”

  说到这里,他深吸一口气,看向旁边的乐鳌:“昨天你去看过尸体了吧,是不是有她身上的花香?你真想让她继续胡作非为下去,惹来不该惹的人,你真想到那一步?”

  还不等乐鳌回答,却见喜鹊从一旁冲了过来,竟然是要攻击陆天岐,边冲着她还边说道:“大人快走,他们就是来抓你的,你快走,快走呀!”

  陆天岐没想到喜鹊好端端的会突然冲过来,下意识的用手一挡,结果随着他这一挡,喜鹊竟然向后摔去,摔出了亭子,重重的摔到了亭子外面的石子路上,好半天都站不起来。

  变故突起,落颜立即冲向了她,将她从地上扶起,却见她脸色苍白,显然是已经受了重伤。

  落颜大怒,转身看向陆天岐,身周则卷起一股冷硬的旋风,伴随着这阵风,落颜凉凉的说道:“怎么,被说中心事恼羞成怒了吗?也罢,反正你们一个个都不喜欢我,我又何必非要讨你们喜欢,有本事你们就抓住我、杀了我,否则的话,我今日一定要让你们付出代价!”

  形势急转直下,显然,因为喜鹊被打伤,落颜已经被彻底激怒了。

  夏秋一看不好,连忙走出凉亭,走到落颜身边,低声安抚道:“落颜,表少爷不是故意的,只是一时不小心。”

  落颜看向夏秋,眼睛里已经噙满了泪水:“夏秋姐姐,你是带他们找我来兴师问罪的吧,你不是来找我玩儿的对不对?夏秋姐姐,你也相信我杀了人?”

  “是我带他们来的,不过……”

  不过她可不是来兴师问罪的,她是来帮落颜找到真凶的,就算她相信那些人不是落颜所杀,她也没有吸过男人的精气,可是也不能让这件事情糊里糊涂的,让一个如此可爱的小姑娘背负这种罪名呀!

  “姐姐你不要说了,你毕竟是乐善堂的人,又怎么会同我真的做朋友,你果然还是以为是我杀了人。”不等夏秋说完,落颜就打断了她的话,脸色通红的看向陆天岐,“我同你们无话可说,想要抓我,就来吧!”

  陆天岐没想到喜鹊竟如此不堪一击,他不过是轻轻一挥,手指还没碰到她,她就已经飞出去了,实在是弱得不是一点半点。

  只是,事已至此,有意也好无意也罢,都已经不重要了,既然落颜认为他是有意的,那今天的事情就绝不会善了,况且,他就算是为了青泽,也绝不能放任落颜再继续错下去了。

  “好,既然如此,我也无话可说,我今天说什么都要把你带回去,不能让你再在外面闯祸,给青泽丢人!”

  说着,陆天岐也摆开了架势。

  形势眼看一触即发,夏秋也没了办法,可一时间又想不出怎么劝他们,因为她看出来了,这两个人此时都在气头上,这会儿无论她说什么,只怕他们都不会听进去的。

  就在她暗暗着急的时候,却听乐鳌突然开口了:“这件事情,我看还是由青泽自己来处理比较好。”

  青泽?

  听到这两个字,落颜和陆天岐全都看向乐鳌,首先是落颜着急的问道:“青泽哥哥?他……他回来了?”

  “嗯!”乐鳌点了点头,“我昨晚去了他的府邸,顺道把结界打开了,借着他府邸里的灵镜同他说了话,他已经知道了,说是等处理完手里的事情,今晚就会赶回来。”

  “青泽真的要回来了?”陆天岐听了也是一愣,“你是怎么将他府邸的结界打开的?”

  “我要想开,总有办法。”乐鳌淡淡的道。

  对乐鳌的本事,陆天岐自然是深信不疑,可他从没见过青泽有什么灵镜呀。

  只是,他虽然还有疑惑,落颜却已经深信不疑了,盯着乐鳌道:“青泽哥哥真的要回来了?真的要回来了吗?”

  乐鳌点头:“而且,只要他回来,谁是真正的凶手也会一清二楚了。别人不知你还不知吗?那人学你的样子将尸体挂在大槐树上,就是最大的失策。只怕她也只是依样画葫芦,并不知道你这么做的深意,还以为你只是想将人挂在树上出气呢!”

  乐鳌的话立即让落颜的眼睛亮了起来,她点点头:“没错,青泽哥哥说过,这临城里所有的树,尤其是槐树,都是青泽哥哥的眼睛和耳朵,它们不但能给他报信,它们还能指出真正杀人的人。草木有灵,只要青泽哥哥回来,问问它们,就一定知道我不是凶手的!”

  乐鳌点头:“没错,正是如此,所以,你确定要留下来?你不怕?”

  “我怕?我怕什么?”落颜恨恨的说道,“我恨不得立即将那人揪出来,竟敢冒充我杀人,我一定亲手杀了他,再把他埋在花圃里做花肥!”

  看到她那副恨得咬牙切齿的样子,乐鳌点点头:“既然如此,那咱们就晚上见分晓。不过在那之前,你应该不会再反对同我们回去吧。”

  落颜正要答应下来,却不想,一旁的喜鹊有气无力的提醒道:“大人,您别上了他们的当,您同他们回去,万一这是个陷阱怎么办,到时候,咱们在临城人生地不熟的,想找人去花神谷报信都没机会。”

  喜鹊的话让落颜又犹豫了,而这个时候,却见乐鳌眼神一闪,微微笑了笑:“果然是个忠心的丫头,你担心得很有道理。不过,看你的样子似乎也受了很重的伤,你真的确定不用去我们乐善堂让我给你诊治一下吗?”

  “不用你们假好心,为了我家大人,我就算伤重死了又如何,总之不能让你们如愿。”喜鹊咬牙切齿的说道。

  这个时候,夏秋却走到了落颜身边,抓着她的手低声道:“落颜,你真的觉得我们乐善堂是龙潭虎穴,不值得信任吗?”

  夏秋的话让落颜心中一动,她又看了眼倒在地上的喜鹊,似是下定了什么决心般,点头道:“夏秋姐姐,我和喜鹊,随你们去乐善堂,乐大夫说的没错,喜鹊的伤的确需要诊治,我不能为了自己,让她受苦。”

  看到落颜的样子,喜鹊有些着急,正想再说些什么,可这次受的伤的确是有些重了,急怒攻心之下,只觉得一股热流涌上头顶,然后眼睛一黑,再次晕了过去……

  乐善堂就是乐善堂,喜鹊被带入乐善堂没有两个小时,就已经醒转了,她连忙试了试自己的灵力,发现运行自如,伤势竟然好了大半。以前她受了伤都是自己疗伤,效果不佳不说,疗伤的时候还要担心被人偷袭,哪里像这次,在短短时间内,灵力就恢复了八成。

  房门一响,夏秋端着药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是她,喜鹊连忙从床榻上坐了起来,立即问道:“我家大人呢,你们把她怎么了。”

  夏秋笑了笑:“她忙得很,看到你没事了,便去厨房准备食材,打算晚上为青泽接风呢!”

  “为姑爷接风?”喜鹊愣了愣,一脸古怪的说道,“你的意思是,姑爷今天真的会回来。”

  “青泽也是我家表少爷的朋友,我们也盼着他早日回来呢。”

  “你还没回答我,青泽少爷今日会不会回来。”没被夏秋敷衍过去,喜鹊继续问道。

  夏秋嘻嘻一笑:“我从没见过那个青泽,不过,既然东家说他晚上能回来,那就一定能回来的吧。就算今天有事情耽搁了回不来,明日总能回来,哪怕他几个月以后回来,只要你家大人在乐善堂,哪怕是为了让她的罪名落实,也不会再有人被杀,这临城总会太平几个月。至于那棵树,一时半会儿又跑不掉,等青泽回来的那日,自然也就真相大白了。”

  “你们果然在骗我们。”喜鹊听了大怒,“我要去告诉我家大人。”

  说着,她便掀开被子下了床,想要去找落颜。

  看她下床,夏秋也没拦她,只是盯着她凉凉的说道:“道理我都给你说清楚了,你现在去告诉她,让她离开,难道是想故意加重她的嫌疑?让人们都以为她是凶手?你这是为她着想?好一个忠心的奴婢。”

  她的话让喜鹊立即站住了,她转回头来,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说道:“我只是不甘心你们这么骗我家大人,难道你们骗人就对吗?”

  “我何时说我们骗人了?”夏秋听了又笑了,“我只是说可能。况且,我是相信我家东家的,他的本事,只怕你们都知道吧。而且,索性离夜晚也没几个时辰了,究竟是谁在骗人,究竟谁是凶手,究竟青泽能不能回来,很快就见分晓。你要是真为你家大人好,就老老实实等到天黑,天亮之前,总会有个结果出来。”

  话已至此,喜鹊再去找落颜,反而成了陷她家大人于不义的恶人,于是她终于返了回来,回到床上躺好,然后脸朝里对夏秋说道:“我不知道你是谁,不过,你的话我听明白了,你放心,我不会害我家大人的。不过,有一件事情你恐怕错了,若是青泽少爷今晚不出现,想必我家大人一定不会再信你们,到时候,希望我们离开的时候,你们别太过份,否则,我就算是死,也不会让我家大人伤心难过的!”

  “好!”夏秋又是一笑,“一切,就等过了今晚再说!”

  ……

继续阅读:第9话: 不见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