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话: 六角亭
雷雷猫2017-03-18 12:003,128

  上了老黄的车,不一会儿就到了乐善堂,而她前脚进门,陆天岐后脚也进了门,竟然是在外面寻了一夜。

  他一进来,就直奔诊室里的乐鳌,焦急的说道:“花开了,要是再找不到她,让她跑了,只怕就要去花神谷抓人了?”

  乐鳌犹豫了一下,看向一旁的夏秋:“你应该可以找到她的吧。”

  百花初绽,此时应该是临城受落颜灵力影响最大的时候,气息自然也比前一阵子好寻,不然,等今日过去,一旦所有的花都开放了,只要她有心藏起来,掩起自己的灵力,再想找到她就更难了。

  “我?”夏秋一愣,但很快便垂下了眼皮,低声道,“我哪里有那个本事。”

  “大致位置总能判断出来。”经过昨晚她对落颜的维护,对她的心思,乐鳌还是能猜出几分的,于是又道,“如果真的不是她,你真想让她就这么背着杀人吸精的污名?”

  虽然乐鳌的话说的没错,可夏秋还是有些犹豫,眼神也不停的闪烁着,时不时的瞟陆天岐一眼。

  陆天岐此时恨不得立即找到落颜,看夏秋还是一副磨磨蹭蹭的样子,眼睛一瞪:“你看我做什么。”

  夏秋收回视线,看向乐鳌:“东家,昨夜虽然在那尸体上闻到了花香气,可也不能证明什么,我到现在还不相信落颜会杀人,可表少爷却一副深信不疑的样子,所以,我很担心……”

  “原来你是以为我已经肯定落颜是凶手了?”乐鳌听了恍然大悟,然后摇摇头,“你放心好了,我在等一个人,等那个人来了,一切就真相大白了。”

  “等一个人?”

  乐鳌点点头:“不过,经过昨晚的事情,我也可以肯定,就算真凶不是落颜,那也一定是十分熟悉她的人,咱们要是不找到她,等今日一过,若是她再发生什么不测,只怕你想帮她都帮不了了。”

  乐鳌的话一下子提醒了夏秋,于是她也不再犹豫,立即向乐鳌请教道:“东家,我该怎么做,您说就是。”

  “很简单。”乐鳌向后院走去,边走边说道,“跟我来。”

  乐鳌的办法果然简单,原来只是让夏秋对着初绽的花朵探寻落颜的气息,然后循着这气息,判断气息来源的大致方向就可以了。

  于是,夏秋抱着一盆银翘花上了老黄的黄包车后,便随着落颜的气息一路找了下去。就这样,他们一直沿着五奎巷走到了头儿,最后来到了东湖东岸的一座人迹罕至的荒坡前,然后上了坡,进入了临湖的一座六角亭里,果然看到了落颜和喜鹊。

  落颜此时正坐在亭子中的石凳上,整个人趴在了石桌上,似乎是睡着了,而喜鹊则站在她的身边,似乎在为她护卫。

  看到夏秋他们就这么来了,她似乎吃了一惊,然后急忙挡在落颜身前,一脸警惕的说道:“你们想做什么?我家大人睡着了,有什么事,等她醒了再说。”

  看到自己找了一夜的落颜就在眼前,陆天岐憋了好久的怒气一下子爆发开来,更是将乐鳌之前的叮嘱忘到了脑后,整个人马上向落颜冲了过去,嘴中则说道:“她还有心情睡觉?本少爷找了她一夜!”

  看到陆天岐凶神恶煞的样子,喜鹊似乎被吓到了,连忙向一旁躲闪,口中则喊道:“我家大人最讨厌被人吵醒,你可想好了。”

  她不说还好,她这一说,陆天岐心中更加生气,想到自己一夜没睡,而这丫头竟然还有心在这里睡大觉,实在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反而打定主意定要将她叫醒不可。

  “不可!”

  看到他就这么冲过去了,乐鳌知道不妙,也连忙冲了过去,想要阻止他,只是还不等他出手,却见陆天岐一下子停住了,竟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更不要说去吵醒落颜。

  趁这个机会,乐鳌已经冲到了他身边,一把拉住陆天岐,压低声音说道:“你忘了我刚才对你说的?你忘了咱们是怎么找到她的?你要真这么冲过去,不是害了她,就是害了你自己!”

  虽然在外人看来落颜是睡着了,可他们既然是循着她的灵气来的,就说明她此时正在施展灵力让百花开放,这会儿贸然叫醒她,十分的危险。

  陆天岐也是太着急了,再加上被那个喜鹊一激,暂时忘了这一点,此时被乐鳌提醒,只觉得脊背发凉,他先是狠狠瞪了一旁的喜鹊一眼,然后又将唇抿得紧紧的,看向一旁垂着头的夏秋,脸上的神色却异常复杂。

  他刚才那一停,可不是自己的意思,而是突然间感到自己体内的灵力被抽走,这才不得不停下来,至于究竟是谁让他如此,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而此时,夏秋也走到了他身边,对他笑了笑道:“表少爷,咱们还是得等落颜醒了再说吧。”

  “哼!”重重的哼了声,陆天岐没理夏秋,而是轻轻甩开乐鳌的手,低声道,“放开吧,我会等她醒来的。”

  说着,他坐到了六角亭一边的木栏上,不再理会任何人,只是看着东湖的方向发呆。

  看到他终于冷静下来了,乐鳌也松了口气,坐到了他的身边,不过眼睛却看向亭子中间的落颜。

  至于夏秋,则干脆坐在落颜对面的石凳上,双手托腮看着她,却发现“熟睡”中的落颜更好看了,让同为女子的她,都忍不住想在她粉嘟嘟的小脸蛋上亲上一口。

  此时,喜鹊也回到了石桌前,上上下下打量了夏秋一番,一脸疑惑的说道:“你是谁?你跟我家大人是什么关系?”

  夏秋对她一笑:“我是她的朋友。”

  “朋友?”喜鹊的桃花眼眯了一下,然后笑了两声道,“没想到我家大人还会交朋友了,我真为她开心。不过,你知道她是谁吗?”

  夏秋看了凉亭边上的乐鳌和陆天岐一眼,又看着喜鹊一笑:“我是跟他们一起来的,你说呢?你……是喜鹊?”

  夏秋云淡风轻的样子让喜鹊心中很不舒服,于是她冷哼一声:“我就是喜鹊。不过,他们可不是我家大人的朋友,每次看到我家大人都很凶,你别想骗我,我家大人根本就没朋友,这几百年来,她心中只有青泽大人一个人,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掰着手指头等青泽大人来看她,又怎么有时间交朋友?”

  夏秋又是一笑:“落颜跟我说起过你的事情,她说你跟在她身边做婢女才几个月,可你怎么对她这几百年的事情都这么清楚呢?”

  喜鹊语塞,沉吟片刻后才道:“自然是听我家大人说的。”

  说完这句话,她便不想再同夏秋说话了,这个女子明明只是个普通人,可不知为什么,在她面前她浑身不自在,只想远远躲开,于是她坐到了亭子的另一角,坐到离夏秋最远的位置,再也不肯靠近她,自然也不再靠近落颜。

  就这样,明明是一座不大的亭子,却仿佛分成了几个世界一般,不过,他们的目的却只有一个,就是等落颜醒来。

  大概快要到午时的时候,落颜终于不负众望的睁开了眼,不过,她睁开眼睛后,第一个看见的却是夏秋,这让她一怔,忍不住嘟囔道:“难道我还在做梦?”

  看到她迷迷糊糊的样子,倒真像是刚刚睡醒了般,夏秋嘻嘻一笑,用手刮了她的小鼻子一下:“梦里,我也是这么刮你的鼻子吗?”

  “啊,夏秋姐姐,真的是你,你怎么来了?”

  意识到自己不是在做梦,落颜开心得一下子从石凳上跳了起来,脸上的笑容也在瞬间绽放开来,真真的比这世上任何一种花都好看。

  “我今早看到百花盛开,就知道一定是你做的,这不,便来找你了。”

  “真的吗?”听到夏秋的话,落颜更开心了,一把拉起夏秋的手,开心的道,“我的事情已经做完了,接下来要闲好久,正好可以陪姐姐玩儿了……”

  “你终于醒了,昨晚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你是不是可以给我解释下,还是想等青泽回来亲自向他解释。”看到她醒了,陆天岐立即向她走来。

  直到这个时候,落颜才发现亭子里还有其他人,她转头,愣了愣:“陆大哥,乐大夫,你们怎么也来了?”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落颜醒了,陆天岐索性开门见山,“昨晚,你为何杀了那个男人,为何要吸干他的精气,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会遭天罚的,你有没有想过,你这样做,青泽该有多难过。”

  “什么杀人,什么吸人精气?”落颜一愣,“你说的我怎么不明白。”

  说完,她看向一边的夏秋:“我昨天离开乐善堂就回去休息了,你说的,是我吗?”

  “我亲眼看到的还能有错?”若不是乐鳌拦着,陆天岐已经要冲过来抓人了。

继续阅读:第8话: 分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