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话: 杀人
雷雷猫2017-03-17 12:003,274

  乐鳌他们刚到达乐善堂门口,便看到夏秋从里面走出来,看到他们终于回来了,乐颜松了口气,笑了笑道:“东家,我还以为你们今晚不回来了呢。”

  同陆天岐对视了一眼,乐鳌开口道:“你这是要回去吗?客人呢?”

  “老黄果然通知了您。”夏秋笑了笑,“不过客人已经回去了。你们回来的正好,我正犹豫要不要把门板上上呢。”

  一般亥时之后,乐善堂就会将门板上上了,反正来的越晚,越不可能是普通人,有没有门板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区别。

  就在这时,却见陆天岐的鼻子动了动,然后看向乐鳌:“屋子里有花香味。”

  乐鳌也闻到了,脸色立即一沉,看着夏秋道:“客人可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而且,浑身上下散发着花的香气?”

  夏秋点头:“没错,她身上散发着很特殊的香味,我以前从没闻到过这种味道,但是,肯定是花香没错。”

  还不等乐鳌继续问下去,她看向陆天岐:“你应该认识她的吧,她说她叫落颜,还叫你陆大哥。”

  听到这个名字,陆天岐的冷汗率先落下来了:“什么,果然是她来了!她去哪里了?什么时候走的?”

  看到陆天岐的神色除了吃惊竟然还有隐隐的怒意,夏秋不由问道:“怎么了,她刚走没一会儿呀,出什么事了?”

  “我去找她!”话音未落,陆天岐已经到了几丈之外了。

  这还是夏秋头一次看到陆天岐在她面前施展法术离开,她立即意识到事情应该不小,连忙看向一旁的乐鳌:“东家,难道你们这么晚回来就是为了找她?是同那个青泽有关?落颜怎么了?怎么表少爷这么着急?”

  “落颜是花神。”沉吟了一下,乐鳌轻描淡写的说道,“她最近惹上了一些麻烦,这几天,我同天岐一直在找她,结果没想到……”

  结果没想到,她竟然来了乐善堂。

  “没想到什么?”夏秋问。

  看了看天色,乐鳌低声道:“很晚了,你这是要回去吧,正好我要问你一些话,咱们边走边说吧。”

  说着,他下了台阶,左拐,往夏秋平日回家的方向走去。

  他这是要送自己回家吗?

  夏秋回头看了看乐善堂的大门,说了句:“东家,这门……”

  “关上就是了。”

  乐鳌走的不快,刚好是夏秋最舒服的速度,一路上他只问了她同落颜相处时的情形,夏秋自然是一一答了,可心中却越来越没底。

  看乐鳌和陆天岐的样子,这次发生的事情应该不小,而且似乎也很棘手。可想到刚才同落颜相处时的情形,夏秋怎么也不相信这个小姑娘会干坏事。

  “东家,您刚才说落颜是花神。也就是说,最近咱们临城的花怎么也不开放,是同她有关喽?你们找她,是为了这个?”

  想了半天,夏秋只想到这一件事情同落颜有关。

  “只是其中之一。”乐鳌低头对她笑了笑,“日后你自会知晓。老黄来了,让他送你应该会快些!”

  夏秋听了一转头,却见不知何时老黄已经拉着车到了身边,正看着她憨厚的笑着:“夏小姐,我来晚了,快上车吧!”

  看看他,又看看老黄,夏秋对自己之前的猜测又多了几分肯定。

  她上了车,犹豫了一下又对乐鳌道:“东家,无论怎样,我都觉得落颜还只是个孩子。”

  “我知道。”乐鳌点头。

  他知道这次陆天岐有点关心则乱了,这件事情处处透着蹊跷,想必并没有表面上看到的那么简单。

  虽然夏秋能力怪异,对一些道行低微的小灵小怪会有驱逐的作用,但对于一些本领大些的灵怪,表现就没那么简单了。

  就像驯服一匹好马,除了驯马人要本领过硬,还需要一定的机缘和运气,再就是缘分。比如陆天岐,对夏秋的能力就很抵触,而这个落颜,如今听夏秋说起来,两人相谈甚欢,那就又不同了,也难怪夏秋会为她求情。

  此时,老黄已经抬起车把,准备带着夏秋离开了,她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再次转头看向乐鳌:“东家,我有些事情想要请教你,明天您不出诊的吧。”

  乐鳌正要点头,突然眉头一皱,低喝了一声“老黄”,老黄立即会意,身形一闪,竟然向前冲出去一大截,而与此同时,伴随着一股异香,一个被黑色斗篷紧紧裹着的身影从一旁的巷子里冲了出来,在他们面前闪了闪就不见了。

  乐鳌正要追上去,却听到巷子里又传出了动静,似乎有什么人追了出来,于是他不敢贸然抛下老黄和夏秋,只得静待那人出来,只是等那人出来之后,他们全都是一脸吃惊,原来,从巷子里追出来的人不是别人,正是陆天岐。

  此时他一脸怒色,看到乐鳌,立即问道:“她跑哪里去了?”

  “她?谁?”想到那个纤细的身影,以及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香味,乐鳌脸色微沉,“你是说落颜?”

  “就是她!”陆天岐铁青着脸说道,“刚刚,我亲眼看到她吸干了一个男人的精气,我去阻止她,她竟然偷袭我,表哥,刚才我看到她的脸了,我现在已经可以肯定,昨晚将城西张家独生子吸干了精气挂在树上的就是她!表哥,就算是为了青泽,我也不能不管她,最起码我也要将她关起来,也省得她再继续害人!”

  “不可能,落颜绝不会这么做的!”此时,老黄已经拉着夏秋返了回来,正好听到陆天岐这番话,夏秋立即说道,“刚刚她还跟我一起吃了醋鱼,还让我教她,而且,她还对我说了,她来乐善堂是想来治病的,还说已经睡了两天两夜,怎么一转眼,就去吸人精气了呢?”

  “治病?那她的嫌疑就更大了!也许她是为了让自己快点长大,才想利用这种邪术,这么多年了,谁不知道她最大的愿望就是长大?”

  “什么?你是说她想让自己长大?为什么?难道她长不大?”

  夏秋还是头一次听说这种事,难怪落颜一提起她的青泽哥哥,就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连笑容都变得勉强了。而且,即便如此又能怎样,她不信如此玉雪可爱的一个小姑娘,还是花神,会做出这种事情,一定是陆天岐看错了。

  “你别被她的样子骗了,她已经有上千岁了,只是身体长不大而已,你在她眼里好糊弄的很。不管怎样,我今晚一定要找到她!”

  说着,他也不再同乐鳌和夏秋废话,顺着乐鳌刚才所示,继续追落颜去了。

  夏秋从老黄的车上跳下来,然后急忙走到乐鳌面前:“东家,无论如何,我都不信落颜会杀人。虽然我只见了她一面,可我觉得凶手决不是她。”

  犹豫了一下,乐鳌看向一旁的老黄,问道:“老黄,刚才那黑影的速度,比你如何?”

  老黄老实的回答道:“乐大夫,实不相瞒,若不是您提前出言提醒,我估计会被那人撞个正着。”

  “就是说很快很轻喽?”

  “没错。”老黄点头,然后又看向陆天岐消失的方向,犹豫了一下又道,“而且,她的速度,只怕比您同陆少爷的还要快。”

  否则,就算是被偷袭,可是凭着陆天岐的速度,也不会被甩掉,还要靠乐鳌的指点才知道她离开的方向。

  “我也这么认为!”乐鳌应了一句,然后看向夏秋,却突然问道:“你怕不怕尸体?”

  “尸体?”夏秋一愣。

  ……

  第二日,虽然乐鳌说夏秋可以晚点去药堂,可她还是早早的就起了床,在巷子口买了两个素包子做早点,便慢慢的踱去乐善堂,路上也正好顺便想些东西。

  她在城郊,走到乐善堂的话,至少需要一个小时,而老黄载她最多半个小时就能到了。

  刚出巷口,夏秋便被墙根处的一小块嫩绿的颜色吸引住了,而在绿色的中间,绽放的那几朵野花则告诉她,临城的花终于开了,也就是说花神大人终于不再闹别扭了。

  可这样一件夏秋已经期待了好几周的事情,如今她看在眼里却觉得心中五味杂陈。

  昨日,她同乐鳌趁着警察局的人发现之前,一起去巷子里看了那个男人的尸体,本来她以为可以证明落颜的清白,却没想到,等他们勘察过尸体,并且又闻到那股遗落在尸体上的,落颜身上特有的香味之后,反而让这丫头的嫌疑加重了。

  为今之计,他们只能快点找到落颜,听听她是怎么说的。虽然她仍旧不信那丫头会杀人,可若是能找到人,不管是不是她,她都会放心些。

  正想着,只听到身后传来一阵车铃声,夏秋转头,却分外无语,因为老黄竟然从她身后赶来。等他停到她身边之后,笑着道:“夏小姐,您今天出来的好早,乐大夫不是说今日您可以晚点到吗?”

  再早也没有你早,更没有你及时呀……夏秋心中暗暗腹诽道。而且她记得她说过,早上不用他来接了呀。怎么才过了两天,他就忘了?

  看来这件事情同老黄说没用,应该同东家提一提了,不然,老这么下去,那该有多别扭?

继续阅读:第7话: 六角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