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话: 客人
雷雷猫2017-03-16 12:003,152

  中午陆天岐果然没回来,乐鳌自然也没有回来,夏秋就简单做了些饭菜吃了,不过到了晚上,她等到天色擦黑,这两人还是一个都没有回来,这倒让她有些奇怪了。鱼她已经收拾好了,若是放一晚上,明日味道肯定就不新鲜了,实在是有些浪费。

  就在这时,却听后院一阵铃声传来,却是乐鳌挂在他书房门口的界铃响了。

  乐鳌这挂在院子里的界铃一响,就意味着有人进入了乐善堂,据说在他的房间里也有一个,就是怕有人来了他不知道。于是夏秋犹豫了一下,连忙去了前面的大堂中,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来诊病。

  若是普通人的小病,简单的她大致也能处理,若是大病,就让人送到别的药堂去,不过,她猜既然天色已经黑透,应该是它们来了。其实若真是它们应该更简单,也许它们见了她会掉头就跑吧。

  夏秋刚进前厅,便闻到一股奇异的香气,这才看向厅中站着的那人,却一愣。

  厅中站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梳着两个抓髻,穿着一身嫩黄色的裙子,煞是青春逼人。虽然她看起来只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女孩,可夏秋一眼便看出,她肯定不是普通人,而且,她见了她竟然也不躲,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仿佛对她出现在这里也很好奇。

  还不等夏秋发问,她已经率先开口了:“你是谁?乐大夫呢?”

  “东家他出诊了,还没回来。”夏秋笑了笑,心中也恢复了些平静,问道,“小妹妹,你哪里不舒服?”

  来人摇摇头:“我是来找乐大夫看病的,我听说,这临城只有他有办法治我的病,早知道前天晚上的是他,我当时就问了。回去后我睡了两日两夜,醒来后,喜鹊才告诉我他就是乐大夫,便立即来了,哪想到他竟然不在。”

  看到她身量还未长足,倒像个大人一样一脸愁绪,夏秋心中越发好奇了,她歪着头上下打量了她一番,不知怎的就想到了童童,笑着哄道:“你可要等他?我今晚做鱼,要不要一起吃?”

  话一出口,她才觉得刚见面便邀请人家吃饭有些唐突,正想说些什么转圜下,哪想到来人的眼睛一下子亮了:“鱼?青泽哥哥也喜欢吃鱼,我也喜欢。”

  看到她的样子,夏秋就放心了,于是又笑着问道:“那到底要不要一起呢?”

  “好呀!”一听说有吃的,小姑娘脸上的愁绪一下子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叫落颜,有什么可以帮姐姐的?”

  “跟我来吧!”夏秋对她招了招手,转身往后院走去……

  ……

  回乐善堂的路上,乐鳌和陆天岐的脸色都不是很轻松,尤其是陆天岐,脸色几乎可以用铁青来形容。眼看快到五奎路了,人也越来越稀少,他再也忍不住,压低声音对乐鳌说:“咱们现在回去有什么用,现在咱们应该去找她,好问个明白,也省的她一错再错。”

  “现在去找她?”斜了他一眼,“你已经找她一天了,若是能找到早就找到了,还用等到现在?”

  “那我们也不能什么都不做吧!”

  “你纵然同她不熟,可青泽同你相识千年,你总该知道他是什么人?如今的情形,你难道不觉得奇怪吗?我觉得,你该冷静下,好好想想才对。”

  陆天岐稍稍压了压火气:“我当然相信青泽的眼光,可万一……万一今晚她再……”

  “先回去再说。”看着五奎巷的尽头,乐善堂的方向,乐鳌缓声道,“老黄刚才告诉我,乐善堂有客到,就算要找她,咱们也要先回去看看。”

  “乐善堂来了病人?”陆天岐微微一怔,立即明白了,“你是说那病人现在还等在那里……不怕那丫头?”

  拐过一个弯道,乐善堂那两盏气死风灯已经近在咫尺,果然有灯光从屋子里透了出来,乐鳌的脚步微微顿了下,低声道:“看样子是这样,她果然还没走。”

  说完,他们两人借着夜色的掩映,悄无声息的向乐善堂快速行了过去……

  ……

  “姐姐做的醋鱼真好吃。”边帮夏秋收拾碗筷,落颜边一脸佩服的说道,“夏秋姐姐是乐大夫家的厨娘吗?”

  一顿饭吃下来,两人的关系无形间亲密了很多。

  夏秋一愣,立即哑然,但又觉得落颜没说错,自己一日三餐里给乐善堂的这两位做了两餐,可不是比厨娘还好使,也就是落颜这心直口快的丫头才会口无遮拦的说出来。

  不过,从如此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口里说出来的话,非但不让她觉得失礼,反到让人觉得她天真烂漫。

  而见夏秋不答,落颜眼珠一转,立即又道:“难道不是?”

  深深佩服这个小姑娘察言观色的本事,夏秋微微一笑:“你说对了一半,除了厨娘,我还要兼做这里的大夫。”

  “大夫?”落颜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溜圆,“原来姐姐竟然是个女大夫!我就说嘛,乐善堂怎么会请一个普通人做厨娘呢?我听说,这么多年来,乐善堂向来只有两个人。”

  “只有两个人?”这还是夏秋头一次听别人说起乐善堂的事情,自然心中好奇无比,忍不住问道,“看来,这乐善堂在你们中间名气很大呢!”

  “当然大了,都已经存在上千年了,不过,以前应该不叫这个名字,只不过时间太久,这里又换过太多的名字,我都忘记了,但是这一两百年来,一直是叫这个名字。”

  夏秋听了吓了一跳,手中正在洗刷的碗差点脱手,不禁看着落颜惊讶的问道:“难道我家东家也活了上千年了,那他不也是妖怪了。”

  “嘻嘻,那当然不是啦,不过我听青泽哥哥说过,陆大哥倒是一直在这里,他倒是个货真价实的老妖怪。”

  陆天岐一直在这里?

  夏秋自然知道陆天岐是妖,只是,落颜说他一直在这里是什么意思?

  收拾好碗筷,两人又重新回到前厅,此时天色已经很晚了。想到刚才老黄就来催过一回,便犹豫着要不要让落颜明日再来。她既然有心情同她一起吃晚饭,就算真有什么病,只怕也不太重,而且看她刚来时心事重重的样子,她倒是怀疑她应该是心病,所以应该也不太着急。

  正想着,却听落颜又道:“夏秋姐姐,你又是女大夫,又能做这么好吃的醋鱼,实在是太厉害了,你能不能教教我?”

  “可以呀,改天你再来,我教你就是!”看到她想学,夏秋笑道,“这还是我以前在学校饭堂帮工的时候,从大师傅那里学来的呢,教给你又有何妨?”

  “学校?什么学校?”落颜一愣,“学校是干什么的?”

  “你问学校?”

  夏秋沉吟了一下,便将自己在医专里发生的几件有趣的事情向落颜说了说,落颜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就是女子学堂呀!怪不得我这几年出门,经常见到穿着青色褂子黑色裙子的女孩子在街上成群结队的走来走去的。那时我就觉得她们的裙子怪好看的,原来都是女学生呢,真没想到,现在女孩子也能上外面的学堂了。”

  说着,她又一脸崇拜的看向夏秋:“而且还能学医术,做一个女大夫。”

  “是呀!”夏秋笑嘻嘻的道,“岂止能学医,还能学文,去读女子师范,毕业之后,也许还能做个女先生呢,我以前上的学堂就有女先生,知道的东西不比男先生少呢,已经民国了,终归同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还能做女先生!”落颜的眼睛一下子瞪得更圆,但很快黯了黯,“看来,这些年我呆在花神谷,错过了很多呢!就连喜鹊也没有给我说过这些。”

  “喜鹊?喜鹊是谁?”夏秋好奇地问道。

  “她是我的婢女,才刚刚来花神谷几个月,但是她对我很好,还给我讲了很多外面有趣的事情。”

  说完这句话,夏秋看到落颜双手托腮的看着眼前的烛火发呆,仿佛若有所思。

  烛光照在落颜的脸上,让她的肌肤彷如透明的一般,一双清澈的眸子一旦迷离起来,反而让人更加挪不开眼,再加上她微微鼓起的腮,肉肉的嘴唇,以及她那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如瀑般披散在纤弱的后背上……即便明知道她不是普通人、是一个妖精,夏秋也看得有些呆了。

  夏秋有些羡慕起那个青泽的好福气来,可以想见,如此精致的一个琉璃小人有朝一日若是长大了,一定是件不得了的事情。

  “落颜、落颜!”夏秋轻轻唤了她两声,想将她从沉思中唤醒,结果又过了几分钟,才见落颜转回头来看着她笑道,“夏秋姐姐,认识你真好,要不是你,我竟不知这世界已经变化这么大了,竟然已经有了这么多好玩儿的东西呢……”

  ……

继续阅读:第6话: 杀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