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话: 天师?
雷雷猫2017-03-15 12:003,190

  第二天中午买菜的时候,夏秋听卖菜的大婶说,前几日剥光孙家三少爷衣服,还把他挂起来的犯人抓住了,是几个烟鬼干的,说是昨天晚上他们把东城李家小儿子骗到僻静处扒了衣服抢了钱财,结果还未来得及将他挂起来,就被警察局带来巡逻的人抓了个正着。如今犯人已经抓住,临城也终于能消停一阵子了。

  结果等她到了卖肉的大叔那里,却又听到了新的版本,说是警察局的局长大人那天正好在手下保护下回家,结果经过一处巷子,听到里面有动静,这才派人查看,将犯人抓了个正着。不过,虽然犯人抓住了,可李家小儿子到现在还没醒,也不知道还保得住保不住命在。

  临城里有关这件事情的说法可以说是众说纷纭,夏秋却想到今早她上工的时候,乐善堂里一个人都没有,不要说她家东家,就连那个表少爷陆天岐都不在家,也不知道她今天中午做的饭究竟有没有人吃,要不要少买些菜回去,也省的吃不了放到明日不新鲜了。

  不过等她回到乐善堂,却万分庆幸自己买了足够的菜回来,因为乐鳌和陆天岐全都回来了。

  他们昨晚去了青泽的府邸,却发现他的府邸外面果然被罩了一层结界,除非将这层结界破掉,否则他们也进不去。

  毕竟是青泽的地方,趁他不在家的时候破门而入总不太好,于是他们只得离开,然后又在乐鳌的建议下,上了一趟灵雾山,去了神鹿一族,从长老那里取了乐鳌以前放在他那里修补的东西,所以才回来晚了。

  其实,陆天岐知道,乐鳌这东西在神鹿一族放了很久,再放一段时间也没什么,他此次去是为了看望鹿兄,毕竟他在这里违反了他们的族规,回去是要受到惩罚的。结果看到他只是被罚在鹿神庙里跪上三个月,便也放了心,知道对于他能拿回本族的神器,神鹿一族的族长还是很法外开恩了。

  听说他们去了神鹿一族,还知道鹿兄没事,夏秋也算放了心,毕竟这件事情能有这种结果已经算是不错了。唯一让她觉得有些不安的是林老爷子。

  那夜鹿兄走后,林老爷子便中了风,虽说当时有乐鳌在,及时帮他控制住了病情,可命虽然保住了,整个人却瘫在了床上。而且当时林家的下人太多,又有很多人看到了鹿兄,所以,乐鳌也根本无法抹去林老爷子的记忆,否则的话,反而会让人起疑。

  后来听说,林老爷子已经着人去找自己在东洋留学的儿子回来,让他接掌林家的大小事务,而他自己显然是已经无力再掌管林家了。

  虽说这件事情是因为鹿兄找回神器的缘故,可归根结底还是因为林家有错在先,而且,林老爷子几次杀鹿兄未遂,如今落到如此境地,也只能说造化弄人。

  真要是怨的话,只能怨百年前,打破神鹿一族平静的那个林家祖先,你说人家好好呆在林子里又没怎么样,你把人家家里的东西偷了还把人打伤,到了百年后还心心念念的要奴役人家的家人,人家这又是招谁惹谁了,充其量,鹿兄也只是找回自家的东西,而且已经处处手下留情了。

  看到夏秋吃着饭还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陆天岐看着她道:“鹿兄这次还问起你了,说是谢谢你及时帮他恢复了本性,不然可就不仅仅是被罚跪百日那么简单了。不过说起来……”

  说着,他看向一旁的乐鳌:“你怎么知道那林老爷子会用那神器的,这东西,难道除了妖还有别人能驱动?我记得鹿长老从没对我说过呀,就连鹿兄也似乎才刚刚知道。所以……你才带上了她?”

  “神器丢失的时候,鹿长老眼看就要渡劫升仙,若不是有强大的力量,你觉得他会被一个天师打败?所以听鹿兄对我说起这件事,我当时就怀疑,应该是他们知道了这神器的用法,伤了鹿长老。”

  “原来如此。”陆天岐点头,再次看向夏秋,笑嘻嘻的道,“留你在药堂,果然有些用处。不过,那些小妖怪们要是不怕你,就更好了!”

  用处?这是当她是东西吗?

  虽然知道这位陆家表少爷向来是言语刻薄,想到那日,他们一点提示都没有就让她随他们去了林家,夏秋还是有些生气,于是她不声不响的收了空碗,低声说了句:“东家,晚饭做大葱烧豆腐如何,今天的豆腐很新鲜。”

  还未等乐鳌点头,陆天岐脸色大变,嚷嚷道:“不行,难道你不知道,我从不吃葱的吗?你是什么意思?”

  夏秋对他一笑,然后暗暗翻了个白眼,一言不发的往后院厨房去了。

  见她走了,乐鳌也站起来打算离开,陆天岐拦住他:“你干什么去?”

  乐鳌犹豫了下:“我是觉得青泽的结界有些奇怪,想再去看看,看看白天又是怎样的一番情形。”

  “好,我跟你一起去。”

  说着,两人一起出了门,又往青泽府邸的方向去了。

  两人查了一天,除了发现青泽府邸外的结界在白天更强了些外,其余的并没什么新收获,回来的时候,乐鳌一路上都若有所思,陆天岐却想去找落颜再好好问一问。

  毕竟,不管是不是吵了架,这丫头应该是最后一个见过青泽的人,也许再问问,能从她的口中得到什么新的消息。

  晚饭果然有大葱烧豆腐,还有小葱炒鸡蛋、葱烧猪蹄,以及一个凉拌三丝,然后就是一锅白粥。看到晚饭,陆天岐脸都绿了,忿忿的看向乐鳌,却见他已经安之若素的坐在了桌子前开始吃饭,这让他更加气愤,于是狠狠地瞪了夏秋一眼,连白粥也不喝了,直接回了后院。

  四菜一粥两个人吃的确有些多了,到了最后,三人份的粥还剩下一碗,夏秋实在是吃不下了,可又不想浪费,只得看向乐鳌,却见他只是撩了锅里的粥一眼,低低的说了句:“就放在厨房好了,他饿了会自己去吃的。”

  他这么一说,夏秋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开口道:“东家,您是天师吗?”

  “天师?”乐鳌一愣,这才想起,那日夏秋并没有看到自己的手化成妖臂那幕,只看到了自己的手伸进了鹿兄的肚腹中,于是他眼神微闪,“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天师不是应该同妖势不两立吗?你们……不但住在一起,而且还以表兄弟相称?”虽然屋子里没有旁人,夏秋还是压低声音问道。

  “那你呢?”乐鳌没有正面回答夏秋的问题,而是盯着她道,“你是人,又为何帮妖?”

  “我不一样,我从小就习惯了。”

  因为同人比起来,那些妖反而没有真正伤害过她,虽然到现在她才隐隐约约知道原因,但是在她的整个认知期已经形成的想法,又岂会轻易改变,更何况,她最好的朋友也不是人,她自然也更能理解他们的想法了。

  “从小就习惯了?”

  “嗯,因为我有一个好朋友,她也不是普通人,而且从小陪着我,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乐鳌又问。

  “只不过……”犹豫了一下,夏秋突然不知道自己该怎么说,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告诉乐鳌。

  看到她的样子,乐鳌嘴角翘了翘:“不如,等你想好了再说吧。”

  他这句话让夏秋松了一口气,于是笑了笑:“谢谢东家,等我想好怎么说,就会告诉您关于我那个朋友的事情的。”

  乐鳌点头,看了看药堂外,低声道:“老黄来了。”

  说完,他也站起身,往后院去了。

  第二天一早,乐鳌出诊去了,陆天岐也不知道是不是生气前一天晚上的事情,一大早就没好气,眼睛都快长到脑门上去了,对夏秋说话都是用哼的,语调也阴阳怪气的。

  夏秋才不理他,自顾自的做自己的事情,到了时间照样去市场买菜,结果她还没出门,就听到陆天岐在后面大声嚷嚷道:“本少爷要出去,中午你不必做饭了,晚饭也不必了,听到了吗?”

  说完,竟然抢在夏秋前面出了门。

  看他的样子,夏秋知道昨晚是真的将他给气到了,心中又好气又好笑,接触久了,这个陆少爷最孩子气不过,但是也最好哄。

  昨天是他出言不逊在先,自然怪不得她回击,不过今天她就不能再同他赌气了,天天生气,这气哪还有生完的时候?

  她已经决定,今天做鱼,这位陆少爷最喜欢吃鱼,不如今晚就做醋鱼哄哄他,当然,这鱼里自然是不能放葱的。

  中午陆天岐果然没回来,乐鳌自然也没有回来,夏秋就简单做了些饭菜吃了,不过到了晚上,她等到天色擦黑,这两人还是一个都没有回来,这倒让她有些奇怪了。鱼她已经收拾好了,若是放一晚上,明日味道肯定就不新鲜了,实在是有些浪费。

  就在这时,却听后院一阵铃声传来,却是乐鳌挂在他书房门口的界铃响了。

继续阅读:第5话: 客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