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话:落颜
雷雷猫2017-03-14 12:003,284

  看到他凶神恶煞般的向自己冲过来,小姑娘仍旧背靠在墙壁上一动不动,以为她被自己的气势吓住了,李家小儿子心中更是得意,完全没想到这件事情的诡异之处。结果,就在他离小姑娘一步之遥的时候,随着一股更浓烈的奇异幽香渗入他的鼻中,他几乎连反应都没有,就“噗通”一声摔倒在地,一动不动了。

  看到他倒了,小姑娘这才上前一步,用脚踢了踢他,然后皱着眉一脸厌恶的低声唤了句:“喜鹊!”

  随着她的声音,一个身材纤细的身影凭空出现在巷子里,却是一个侍女打扮的姑娘。这姑娘看起来十七八岁,身材凹凸有致,面容也精致好看,尤其是那双桃花眼,顾盼间更是让人过目难忘。

  她一出现,就看着地上的男人掩口笑道:“我早就说大人太看轻自己了,这几次您都看到了吧,他们哪个不是遇到您就挪不开眼,所以,大人还是想开些,别再钻牛角尖了。”

  听到她这番话,小姑娘抬头看向她,用糯糯的声音说道:“本大人从来没看轻过自己,不过,你这法子我却觉得不太舒服,这些人都臭死了,瞅瞅他们我都嫌脏,我要回去沐浴,剩下的事情你去处理吧。”

  说着,她厌恶的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尘土,就往巷子外面走去,她不过就是想让青泽哥哥出现而已,她就不信,她都把这些人送到他的眼皮底下了,他还能躲着不出来?

  “是!”

  喜鹊在她身后应了一声,便立即来到了李家小儿子跟前,先是用脚踢了踢他,确认他的确是晕过去了之后,这才用三根手指捻了个手印,口中念念有词,而眨眼间,一股旋风刮起,卷住了李家小儿子的身体。旋风过后,他身上的衣服已经化为了齑粉,只剩下一副白花花油腻腻的光身子。

  小姑娘根本就不屑回头看喜鹊做了什么,只是一门心思的往外走,可眼看快到巷口的时候,却见两个人影挡住了她的去路,她吓了一跳,急忙向后跃去,这一跃就是快两丈远,而后,她再次大声唤道:“喜鹊!”

  一旁正忙着的喜鹊也察觉了巷口的动静,于是不再理会地上的裸男,而是快速回到主人身边,然后一双眼睛闪耀起绿色的光,盯着巷口那两个身影低低的喝道:“什么人?”

  “你是……落颜,你怎么在这里?”

  看到这两个人来者不善,喜鹊大惊,手中结了个手印就要抛出去,可却被小姑娘立即喝住了:“住手,这是青泽哥哥的朋友。”

  “朋友?”喜鹊的手顿了顿,再次看向渐行渐近的两人,眼珠子却飞快的转了起来。

  这个时候,只听两人中的一个缓缓说道:“是你?你为何要这样做?”

  “我记得你,几百年前我同青泽哥哥定亲的时候,你就在他旁边,你叫……”

  “我叫陆天岐!”

  向前走了几步,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身边站着的婢女,陆天岐皱了皱眉:“我记得,你叫落颜,你怎么来了临城,青泽呢?你这样做,他知不知道?”

  青泽是陆天岐的好友,两人已经认识了上千年,而这个落颜,的确是青泽的未婚妻,只不过……

  “我也想知道青泽哥哥在哪里,可是,可是他不见了!”

  说着说着,落颜只觉得鼻子一酸,眼泪都快掉下来了,“半年前他去看我,我却惹恼了他,后来就再无他的消息。我来找他,结果他家却大门紧闭,我连进都进不去,难道……难道我就这么讨厌吗?我……我只不过弄坏了他的书而已!”

  “正因为如此,这临城的百花才会到现在还没有开放?” 随着话音,一个穿着靛蓝色绸布长衫的年青人出现在落颜面前,正是乐鳌,“是不是,花神大人?”

  “我不开心,它们又有谁敢开放?”落颜说着,脸上露出了小小的骄傲。

  陆天岐自然知道青泽的未婚妻是花神,只是,眼下的情形,已经不仅仅是百花是否开放的问题了,而是这一阵子临城发生的这些怪事,这个落颜,难道以为将这些男人脱光了挂在树上,青泽就会出现吗?虽然这些人称不上好人,可这么做未免也太任性了些,而且,青泽心地最善,若是知道他的未婚妻这么做,只怕会更加生气。

  想到这里,陆天岐轻哼了一声:“这件事情先放一旁,先说说这些被你扒光了的男人吧。你以为这样做,青泽就会出来见你?你的脑子里装的都是草吗?”

  “我家大人这么做,自然有她这么做的道理。”不等落颜开口,站在她旁边的那名被唤作喜鹊的婢女轻飘飘的说道,“我家大人也是有苦衷的,怪只怪青泽大人太绝情了……”

  “闭嘴!”听到她的话,陆天岐怒道,“我同你家大人说话,你一个小小的婢女也敢插嘴,知不知道什么是规矩?”

  看到陆天岐生气了,喜鹊“噗通”一下跪了下来,抽抽噎噎的哭道:“陆少爷,您是陆少爷吧,我以前也听我家大人提过您,说您是我家姑爷最好的朋友。可是陆少爷,奴婢有一件事情实在是不明白,我家姑爷同我家大人已经定亲几百年了,可到现在还没有迎娶我家大人的意思,让我家大人受尽花神谷里一众花神的嘲笑。如今她亲自来寻,姑爷还是避而不见,难道是不想承认这桩婚事了?只是,我家大人如今变成这副样子,根本就是拜姑爷所赐,姑爷不能这样呀!这亲到底成不成,总得有个交代!”

  “好一张伶牙俐齿!”陆天岐大怒,“你真以为在你主人面前我不敢教训你吗……”

  只是,他话音未落,落颜却已经挡在了喜鹊面前,气鼓鼓的说道:“陆哥哥,喜鹊是我的婢女,你想做什么?”

  然后,她神色一黯:“而且,她说的也没错。不管怎样,青泽哥哥总得出来同我说句话,只要他一句退婚,我也绝不会再缠着他!”

  陆天岐又哪里能为青泽做主,如今被这对主仆领会成这种意思,他只觉得自己反而成了小人,一着急,他更怒:“明明是你们不对在前,怎么说来说去反倒成了我的错,青泽的错。果然是有其主必有其仆,难怪青泽不露面,想必是也怕了你们这对胡搅蛮缠主仆……”

  他此话一出,立即后悔了,因为他看到落颜的眼睛一下子就蒙上了一层水汽,眼圈也红了,一副马上就要哭出来的样子,他正要说些什么挽回一下,却见落颜忍住将要落下来的眼泪,咬牙说道:“你说的没错,我就说,我不过是弄破了青泽哥哥的书,他就拂袖而去,半年都没再去找我,原来是他早就讨厌我了。不然的话,他的心那么软,怎么会让那些人被绑在树上喊一整夜都不露面。当初,他果然只是可怜我罢了,他心里,终究还是不愿意的……”

  说着说着,却见落颜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一团雾气中,竟然就这么走了。

  看到主人离开,喜鹊也立即施法跟了上去,不过,临走前,她还不忘对陆天岐说道:“陆少爷,你要是想让临城百花盛开,还是快让青泽大人回来吧,回来了,是好是歹,也能给我家大人一个交代……”

  “交代?什么交代!喂,你们别走,这里的事情还没了结呢!”

  看到她们就这么走了,陆天岐就想追上去,结果手臂一紧,被乐鳌拉住了。

  “怎么回事?她真的是青泽的未婚妻?可我怎么从没听他提起过?”

  青泽他也认识,只不过虽然身为树灵,他并不经常在临城,反而经常出门,如今多了一个未婚妻,还是个花神,乐鳌也很吃惊。只是,既然已经在几百年前就订了婚,怎么这个落颜看起来还是一副没长大的样子,难不成订婚的时候,她还在襁褓里不成?

  “这件事情说来话长。”陆天岐神色复杂的说道,“可以说,这个落颜到现在还长不大,正是因为青泽的缘故。虽然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我知道,若不是因为他,落颜也不会被灵力反噬。总之,他们之间的事情,不是一般人能说清楚的?”

  “反噬?”乐鳌眼神微闪,大致明白了落颜长不大的原因,于是沉吟了一下,他又道,“青泽是木灵。她用这种方法让他出现,想法是没错。”

  “什么,你说她没错!”听到连乐鳌都这么说,陆天岐只觉得自己心头的火气一下一下的往上窜,指着巷子里那个仍旧一动不动的裸男,“这还没错?这是青泽不在,他若是知道落颜跑到这种地方做这种事,只怕会气得吐血。”

  乐鳌对他笑了笑:“我的意思是,既然是木灵,他的府邸也在这里,那么他的灵力在这临城应该是最强的,所有的树木都可以是他的眼睛,即便他不在这里,对这里发生的事情也该有所感应。可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一月有余,他竟然还没有回来……”

  乐鳌的话让陆天岐立即冷静下来,他沉吟了下:“表哥的意思是,青泽他可能……出事了?”

  “我只是猜测。”乐鳌摇摇头,“你应该知道他的府邸吧,咱们不如去看看。”

  陆天岐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好!”

  ……

继续阅读:第4话: 天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