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话:小美人
雷雷猫2017-03-13 10:223,159

  夏秋语塞,显然,在老黄眼里,这个男人是被谁所绑,又是为什么被绑他毫不关心,他只想在乎自己想在乎的事情。大概,这也是一般妖怪在人世间的常态吧,毕竟,他们经历太多,也见过太多了。

  老黄将她放在乐善堂门口就离开了,结果夏秋一踏入药堂,却见陆天岐一脸兴奋的向她走来,眼中满怀期待的说道:“听说富春巷那边今天出了点事,孙家三少爷全身被脱得一丝不挂,还绑在了大树上。可有此事?”

  看来虽然某人连门都不出,可对这临城里发生的大大小小的事情还了解不少呢。她也是通过富春巷的时候才看到,他在这里就已经知道了,而且,还知道那人是孙家的三少爷。

  不过,他说的孙家,难道是在临城里开了最大那间钱庄的孙家?看来昨晚的事情可不小。

  “怎么样怎么样,到底是不是。”夏秋慢吞吞的反应让陆天岐甚是着急,急忙又问道。

  这个时候夏秋才点点头:“嗯,是不是孙家不知道,可的确是富春巷那边出了事。”

  “我就说问你准没错,你天天从那里经过,一定正好遇到。”说完,陆天岐挑挑眉,“真的是一丝不挂?”

  夏秋是医专的学生,对人体比一般人能多接受些,可接受归接受,被人这么逼问着,总觉得有些不自在,幸好乐鳌出现替她解了围:“是不是,你去看看不就知道了。”

  夏秋这才发现,他们的样子看起来正要出门,难不成他们也是要去富春巷一探究竟?

  陆天岐撇嘴:“就算去了,估计也被孙家的人摘下来了,还有……”

  瞪了他一眼,乐鳌没再说话,陆天岐也只得咽下接下来要说的几个字,跟在他的身后出了门。

  看到他们两个就这么出去了,夏秋问了句:“你们中午还回来吗?要不要给你们准备饭菜?”

  “回来,当然回来,我们一会儿就回来了。”一提到午饭,陆天岐马上又回了头,“中午吃什么?”

  夏秋想了想:“东坡肉如何?”

  “会不会太油腻了?算了,凑合吃吧!”

  凑合?

  夏秋默默的翻了个白眼,这个表少爷还真难伺候!

  乐鳌他们果然一会儿就回来了,但是回来后,他们就再没有谈论关于孙家少爷的事情,午饭夏秋果然做了肥而不腻的东坡肉,陆大少爷吃了满满两大碗饭,就连乐鳌也比平日多吃了些。不过这日下午,药堂病人不多,大概四点多的时候,乐鳌就让夏秋下工了。

  夏秋一出门,果然看到老黄已经等在门口了,看到她来了,笑道:“夏小姐,下工了?”

  夏秋实在是被老黄的毅力所折服,只得上了他的车,老黄也如以前一样麻利,不过这次,行驶了一会儿之后,夏秋却低声道:“老黄,你可是会算命?”

  “嘻嘻,我要是会算命,支个卦摊岂不比拉车舒服?”

  夏秋笑了笑:“那你怎么连我提早下工都算的出来?”

  老黄一时无言,而夏秋似乎并没有期待他的回答,接下来的时间,她更是一言不发,也不知在想什么……

  北京城里有八大胡同,临城是个小城,但是也号称有四大楼,分别位于四条紧紧挨着的巷子,而在这四大楼的周围更是有无数的暗窑、酒楼、赌坊、烟馆、当铺,可算是把五大毒囊括了个干干净净。所以,到了晚上,一般好人家的后生或者自诩正派的人,都对这四条巷子敬而远之,更不要说女人。

  昨天夏秋他们经过的就是这四条巷子的外围,可即便如此,不还是撞到了那个醉汉?差点惹一身麻烦。

  到了天黑透的时候,孙家三少爷的事情已经在四大楼传开了,知情人说,这位孙少爷昨晚在四大楼之一的百香楼留宿,结果半夜起夜的时候就失了踪,楼里的老鸨还以为他有急事回了家,便没太在意,结果早上才被告知出了事。

  白天的时候,孙家的家丁还来闹了一通,老鸨说尽了好话才打发走,不过从家丁们话中得知,据说昨夜孙少爷早早就醒了,在树上喊救命喊了一夜,竟然没有一个人听到他的呼救,到了早上,他喊累了,又差点被冻死,这才没再闹出动静,可等他被家人从树上放下来,命都已经去了半条了,恐怕要好一阵子都躺在病榻上,没法子出门了。

  其实在过了年之后,在孙家三少爷出事之前,也发生过几次这样的事情,不过,一是那几次受害人身份一般,再就是受害者的家人深以为耻,加上受害人没这次伤的厉害,这些人家反而以为好事,便没有大张旗鼓的声张,所以听到的人只当是道听途说的八卦罢了。

  而这次很不相同,孙家三少爷在临城可算是个人物,谁不知道她是四大楼的一条“龙”,几乎天天泡在几大楼里“覆雨翻云”,认识的人多,姑娘也多,所以他这一出事便是大事,更是让那些自认为同道的纨绔们人人自危,要不是几大楼的老鸨们再三表示已经在院子里加了三倍的守卫,只怕已经有人打算天不黑就回家了。

  不过,四大楼戒备森严,旁边那些小些的花楼可就没这么大的魄力了,甚至有的花楼根本就没提这事,因为他们反正也做不了什么,也省的自寻烦恼。

  当然了,也有在花楼里混得不知日月的一些人,比如现在刚出了红粉斋,打算去赌坊碰碰运气的李家小儿子。他已经在红粉斋的莺莺处宿了好几晚了,今天是嫖资用光了才被老鸨赶了出来。由于走的不痛快,所以出来前往最相熟的一个赌场的路上,他一路都在骂骂咧咧的,不但骂老鸨,还骂他的老相好莺莺,誓要赢上一大笔钱杀回来,到时候定要折腾得她连哭的力气都没有,也好出出心中的这股怒气。

  心中边幻想着自己大展雄风的那刻,想象着金山银海向自己招手,李家小儿子加快了脚步。不过,路过一个岔路的时候,他眼角一闪,发现路口的杂物后面似乎有什么东西动了动,而且,看样子还不小。

  一开始,李家小儿子还以为是猫冬出来觅食的野狗,可那东西晃了晃之后,他又觉得不太像,便立即钻入了巷子,想要看清楚究竟是什么东西。结果,随着一张白白净净的小脸出现在面前,李家小儿子只觉得心花怒放。

  原来,这里猫着的不是动物,而是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小丫头模样不错,脸上稚气未脱,看到有人靠过来,似乎吓了一跳,站起来就往巷子里面跑。

  李家小儿子愣了愣后,却感到自己被一个大馅饼给砸中了,他觉得自己应该是遇到了大户人家逃出来的奴婢,看着模样,搞不好还是哪个少爷跟前的,这要是能抓住卖给四大楼,他就再也不用为自己微薄的赌资发愁了。

  而且,他对这里很熟,他若没记错,这条小巷应该是死路,根本就跑不出去,两旁更没有住户商家,根本就是他行使自己计划的完美所在。

  所以,这个念头只在他的脑中闪了闪,他便立即追了上去,边追边狞笑的说道:“小妹妹,你是不是迷路了,哥哥带你去下馆子如何?嘿嘿,嘿嘿嘿!”

  这条小巷果然是死路,小姑娘往里跑了没几步,便到了尽头,堵住路的那堵墙很高,足足有两个她的高度,所以,想要翻墙而过那是不可能的,于是,她只得转了身,背靠着墙壁,一言不发的盯着一步步向她靠近的那个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吓傻了。

  这个时候,李家小儿子也追到了她的面前,看到这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更是觉得自己捡到了宝,甚至于他觉得已经能听到了白花花的大洋相互撞击的声音了。

  这丫头虽然身量还未长足,可显然是个不折不扣的美人胚子,长大了肯定不得了。

  而且,越靠近她,一股清冽的花香越清晰,让他很是贪婪的深深吸了几口气,一时间,他仿佛觉得这个简陋肮脏的巷子都变得与众不同起来。这让他觉得,别说她长大,哪怕是现在,被她乌黑明亮的眸子盯着,自己心中都像是长了草,整个人都快酥了,连声音也不由自主的放缓:“小妹妹,哥哥说的是真的,这么晚了你还在外面,一定是饿了,哥哥带你去吃好吃的如何?”

  李家小儿子现在已经利欲熏心,却没注意到,眼前这个年岁不大的小丫头,眼中非但没有半分恐惧,反而充满了嘲讽,嘴角更是挂上了一丝不易被人察觉的冷笑。待他走到她三步之外的距离时,小姑娘终于开了口:“你?带我去吃好吃的?”

  小姑娘的声音软软糯糯,让李家小儿子的骨头又软了几分,不禁咽了口唾沫:“对,好吃的……好吃的……”

  说着,他便迫不及待的张开双臂,想要把这个走投无路的小美人给抓住。

继续阅读:第3话:落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