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话:喜鹊
雷雷猫2017-03-21 12:003,266

  这张脸的主人漂浮在半空,全身上下被一张黑色的斗篷裹得严严实实,被后面的火光一照,给她的身影镶上了一圈金色的轮廓,脸色则因为背着火光,透出一种诡异的橙红。她的嘴角是微微向上翘着的,看着乐鳌的眼神也充满了讽刺,仿佛在嘲笑他一般。

  这个时候,原本在乐鳌身后的陆天岐冲了过来,指着眼前之人怒道:“果然是你,落颜!你果然是杀人凶手,这次,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看着他,落颜冷笑一声,哑着声音道:“我既然来了这里,就没打算再隐瞒。这树,我无论如何也要烧掉,你们谁也阻止不了我。”

  “你以为烧了树就没事了?你现在现了身,到时候,所有人都会知道人是你杀的,你烧与不烧又有什么区别?”

  “呵呵,呵呵呵!”

  也许是因为火焰的原因,落颜的声音再没有之前见她时的清灵,反而变得嘶哑,这让她的笑声也随之难听了许多。

  笑过之后,她看向陆天岐,幽幽的道:“这有何难,杀了你们不就行了,到时候,树也没了,你们也死无对证,青泽少爷自然只会信我一个人的话。”

  “杀了我们?凭你?”陆天岐被她给蠢笑了,冷声道,“不要说我们两个,随便我们哪个人同你较量,你都不会占便宜的。你还是快点束手就擒吧,兴许日后还会少受点罪。”

  “就擒?”落颜冷笑,“今日,不是你们死,就是我死。只是,若是我死了,若是你们杀了青泽哥哥的未婚妻,你觉得他回来之后会相信你们的话,你确信他不会同你们翻脸?呵呵呵,所以,你们根本就没有选择,你们只能活捉我,而我,却可以同你们拼命。我连死都不怕,你以为你们能奈何得了我?”

  没想到这丫头连这点都算计在内了,陆天岐暗骂一声卑鄙,然后立即向她冲了过去,怒道:“就算你说的没错,你今日照样跑不了!”

  这一次,看到陆天岐冲了过去,乐鳌却没有冲上去,只是看着混战起来的两人,暗暗蹙眉,心中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而就在这个时候,却听到一阵车铃声响起,他转头,却看到老黄载着夏秋进入了结界之中。

  夏秋的本事他自然知晓,明白这小小的结界,若是她想应该也不难闯入,所以也并不吃惊,只是此时夏秋坐在黄包车的一侧,座位上空着半幅,坐姿甚是怪异。

  乐鳌正奇怪着,老黄已经拉着她来到了乐鳌旁边。看了看她,又看了看她身边空座,乐鳌皱了皱眉:“就你一人?”

  夏秋翻了个白眼:“还有老黄呢。”

  老黄听到夏秋提起他,立即放下车把,对乐鳌点了点头:“乐大夫,我们来了。”

  乐鳌的眼底闪过一道精光:“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

  “我自然知道。”夏秋撇撇嘴,“可我也知道,这种事情,若不让她的狐狸尾巴全都露出来,她是不会死心的!”

  说着,她大声对陆天岐喊道:“表少爷,你们能不能停一下,我有话想要问她。”

  陆天岐此时打得正是憋气,因为落颜说的没错,他的确无法向她施以杀招,无法在不知会青泽一声的情况下就把他的未婚妻给杀了,所以同落颜打起来,根本就是缚手缚脚的,窝火极了。

  如今听到夏秋唤他,他索性借机跳出战圈,打算一会儿找乐鳌商量一下对策,看看究竟该拿这个落颜怎么办。

  此时,大槐树已经被烧成焦黑,想必是再也活不了了,而落颜看到陆天岐退下,夏秋却慢慢走来,她冷笑着道:“你以为就凭你,能让我束手就擒?你是不是太异想天开了?”

  沉吟了一下,夏秋抬头看向落颜,大声问道:“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做。”

  “为什么这样做?”落颜一愣,然后笑眯了眼,“这还用说吗?我自然是要这棵树闭口了。”

  “我问的不是这个。”夏秋又问,“我是想问,你处心积虑的混到了落颜身边,如今不但冒充她杀人,还要冒充她毁灭证据,就是想要落实她的罪名。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了什么?”

  “什么?你说的是什么?我不明白!”落颜的眼珠快速的转动起来。

  “都到了这会儿了,你还要继续装下去吗?落颜被你弄哪里去了?你还是快放了她吧!就算你穿了她的衣服,可你身上的味道还是同她身上那种浑然天成的味道有区别的,你还是无法完全冒充她。哪怕是你能变成她的脸,可你的身高却完全无法变成同她一样,你说是不是,喜鹊!”

  夏秋的话一下子让周围陷入了沉默,就连陆天岐也目瞪口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只是一会儿看看“落颜”,一会儿又看看夏秋,这才发现,虽然被厚厚的斗篷罩着,可眼前这个落颜看起来,似乎真的要更高一些。

  看到她不言,夏秋又继续说道:“落颜在哪里,你还是快点把她放了吧!她从没将你当成婢女,她向来是把你当朋友的,你就忍心这样对她?”

  终于,随着一阵“咯咯咯”的低笑声,半空中的“落颜”落了下来,然后身子一震,斗篷飞入了身后的大火中,她也恢复了真面目,竟然真的是喜鹊。

  而她一落地,便抬着下巴看向夏秋,慢条斯理的说道:“你倒是有点本事,不过,你若是想让她活着,就放了我,否则的话,等我毁了摄魂镜,外面那些人,还有她,都会魂飞魄散。你们真的想那样?”

  “原来真的都是你做的,是你嫁祸给落颜,你快放了她,不然我就杀了你!”

  这下,陆天岐终于明白了,就想去抓喜鹊,顺便夺走那个什么摄魂镜,结果这次,又是乐鳌将他给拦住了。

  然后只听乐鳌低低的说了句:“稍安勿躁,让夏秋解决。”

  “她?”陆天岐一愣,但还是重新站好,咬牙道,“好,那就先让她试试看,不过,若是她敢将这个喜鹊放了……”

  “可以!”就在这时,却听夏秋大声说道,“我可以放了你,不过,你能不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这样做,还有,你以前一定认识青泽的吧,你这么做,是不是为了他!”

  “为了他?”听到夏秋的话,喜鹊的脸上闪过一丝幽怨,“我就算为了他,他的眼中又何曾有我?反而是这个长不大的臭丫头,一直占着他的未婚妻之位,死也不肯放过他。我同他朝夕相处几百年,我喜欢他,他也喜欢我,可就因为那个女人,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所以,我必须让那个臭丫头退婚,只有她退了婚,我们才有未来,他才能有未来!都是那个臭丫头的错,都是那个臭丫头的错!所有的事情,都是从她逼着青泽少爷订婚开始的,所以,我这么做,又有什么错!”

  “所以,你才会来到花神谷,接近我、讨好我,然后做了我的婢女,而你的目的就是想毁了我,想毁了我和青泽哥哥的婚约,对不对?”

  随着这个声音,一个身影慢慢的在夏秋身边显现出来,竟然是落颜。

  她的出现,不要说是喜鹊,就连陆天岐也吃了一惊,他连忙看向乐鳌:“她竟然就在旁边?她隐了身?可我怎么没察觉到她的气息?”

  乐鳌瞥了他一眼:“有人帮她,你自然不会察觉。”

  “有人帮她?是你?”陆天岐一愣。

  “我要说不是呢?”

  “不是你是谁?”这下陆天岐更吃惊,“难道除了喜鹊,她还带了别的帮手来?”

  岂知乐鳌又摇了摇头:“怎么可能?之前我只是猜测,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不是你,又不是落颜,你的意思难道是……她……”

  这个时候,看到渐渐显露了身形的落颜,喜鹊也大吃一惊,她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抚了抚胸口藏镜子的地方,用一种难以置信的语气说道:“怎么可能,我的摄魂镜还在,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

  说着,她从怀中掏出了一只圆形的镜盒,正是她刚才在厨房,化成夏秋的面容,让落颜失魂的东西。

  不过,等她将它打开之后,却吃惊的发现,亮晶晶的镜面上已经出现了一道长长的裂痕,这让她一下子呆住了。

  “原来是摄魂镜!”听到她的话,夏秋笑了笑,“这东西要是想用,需要耗费不少灵气吧,动静自然也小不了,我们东家又怎么会觉察不到。所以,既然觉察了,也就不会让你得逞了!”

  她的话让喜鹊一愣,她立即看向乐鳌,瞪圆了眼睛说道:“原来,刚才你就知道了,却故意装作不知,就是要引我来烧树……我明白了,青泽少爷他……今天根本就不会回来,我就说嘛,我陪着青泽少爷那么久,从没见过他的府邸里有什么灵镜,都是……都是你骗我的!”

  乐鳌并没有立即回答喜鹊的话,而是先看向夏秋,眉头轻蹙了一下,可后者见他看过来,却将脸转向了一旁,根本不肯同他对视,于是他只好再把视线收回,看着喜鹊微微一笑:“青泽今天的确回不来,不过,是你骗人杀人在前,我就算骗了你,又有什么关系?”

继续阅读:第11话:为我医相思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