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话:为我医相思
雷雷猫2017-03-22 12:003,607

  乐鳌说的振振有词,喜鹊一时间无法反驳,而这个时候,落颜又开口道:“喜鹊,你究竟是怎么同青泽哥哥认识的,你知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听到到了这个时候落颜还只想着青泽,陆天岐忍不住说道:“丫头,你到底有没有搞清楚状况,如今是这个喜鹊冒充你杀人嫁祸,这件事情一旦坐实,对你来说可是个大麻烦,青泽的去处,难道就不能等咱们办完了正事再问吗?”

  说着,他对一旁乐鳌说道:“表哥,既然已经水落石出,咱们还等什么,快点将她抓住吧,也省的她再在临城闯祸。”

  只是,他的话也没让乐鳌有丝毫动作,而他想自己冲上去抓人,结果却又被乐鳌拉住了,然后他只说了一句话:“让她问吧,不然,就没机会了!”

  “没机会?”陆天岐一怔,也立即沉默了,竟然也不再多说什么。

  看来,此间事了,他们又要去趟灵雾山了。

  喜鹊直到这个时候才明白落颜恢复神智的原因,如今摄魂镜已毁,自己又只有一个人,就连让他们误以为她是落颜都做不到,更不要奢望他们会手下留情。所以,她知道,自己这次已经输了个彻底,正如陆天岐刚才所说,根本就没有逃走的希望。

  思及此处,她干脆将摄魂镜扔在地上摔了个粉碎,然后看着落颜冷哼道:“怎么,你想知道我是怎么同青泽少爷认识的?呵呵,我可以告诉你,不过,就怕你心里会不好受。”

  落颜脸色一白,但还是点点头:“你告诉我就是。”

  “我呀……”喜鹊故意拉长了声音,“我就住在青泽少爷的府邸里,天天早上都是我叫他起床,晚上也是我催他入睡,他读书的时候,我在一旁静静地陪他,他烦恼的时候,我为他唱歌解闷。他最喜欢我了,他的抚摸也是这世上最温柔最让我留恋的,我自然也是最喜欢他的。”

  喜鹊越说,落颜的脸色越苍白,身子也开始不停地颤抖起来,站在她一旁的夏秋很担心,连忙使劲握了握她的手,低声说道:“她是故意要让你生气的。”

  夏秋的话让落颜好了些,她对她点点头:“我知道,夏秋姐姐,我没事。”

  说完,她又抬头看向喜鹊:“那青泽哥哥呢?既然你同他朝夕相处,可知道他去了哪里?”

  这次,喜鹊的脸上在没有刚刚那种恶意的笑容,而是神色一变,死死盯着落颜厉声道:“你竟然问我他去哪里了?你竟然问我!自从半年前他从花神谷回来,就一副郁郁寡欢的样子,我不知道在花神谷发生了什么,只能卖力的讨好他,可他却越来越不开心,整日里愁眉苦脸的,人也整日盯着外面看,连我唤他都听不到了,一心只想着……结果有一天,我一睁眼,却已经被他赶了出来,我想再进去,却怎么也进不去了,他也不见了踪影。我以为他是去花神谷找你去了,便去了花神谷,可他也不在那里。你说,你究竟做了什么,为什么他会将我赶走,为什么他会连家都不回?这么多日子了,我也想找他,可他就是不出现,就是不出现!落颜,你就是个灾星,是你毁了青泽少爷,是你毁了我,如果不是你,我和青泽少爷都会很快乐的,都是因为你,因为你!”

  喜鹊说着,已经愤怒的向落颜冲了过去。

  落颜正在出神,她旁边的夏秋却时时刻刻观察着喜鹊的动静,见她想要对落颜不利,连忙一把将落颜搂在了怀里,把她护了起来,只是她这一护,却将自己的后心完全暴露在了喜鹊面前,情况一时凶险万分。

  千钧一发之际,夏秋只觉得自己身旁一阵风闪过,却是乐鳌帮她们挡住了喜鹊,随后陆天岐也连忙赶了过来,守在了一旁,然后他微微侧了侧头,看着夏秋斥责道:“你傻了吗?你以为这样就能挡住她?你的本事哪儿去了?”

  夏秋脸上一热,低声道:“对不起表少爷,一着急,我忘了。”

  “忘了?人命关天呀!这也能忘?这人,果然是可以蠢死的!”难得抓住夏秋的把柄,陆天岐立即大声嚷嚷道。

  他刚才也着实吓了一跳,因为他怎么也想不到,夏秋竟然会忘记使用自己的能力,这若不是乐鳌行动迅速,她肯定会被喜鹊这全力一击打个正着,到那时,只怕就不仅仅是受重伤那么简单了,可能连命都会丢了。

  陆天岐的话,这次夏秋还真的反驳不得,更知道这表少爷啰嗦的脾气,只怕自己若是解释的话,他的话会更多,便索性沉默不言。就在此时,她突然觉得怀中一动,却是落颜的肩膀开始不停地颤抖起来,随之而来的还有渗入她胸口的那一股股温热。

  她心下一软,轻轻抚着落颜的后背,低声道:“好落颜,一会儿回去,你想吃什么,姐姐都做给你吃。”

  夏秋此话一出,落颜的肩膀颤抖的更厉害了。

  事到如今,两边已经再没有什么好说的了,陆天岐在这边护着夏秋和落颜,而乐鳌则同喜鹊打了起来。

  只是,虽然喜鹊逃命的速度比乐鳌他们快,可那也是因为她是飞禽,自然会在这上面占些上风,所以,真要论起本事来,她远不是乐鳌的对手。

  夏秋算着,也就是五分钟左右的时间,她便被乐鳌从半空中打了下来,然后倒在地上起不来了。

  这个时候,夏秋似乎看到乐鳌对喜鹊说了些什么,喜鹊似乎愣了下,然后愤恨的看了他们这边……也就是落颜一眼之后,才对乐鳌说了句什么。再然后,夏秋便看到乐鳌拿出了一只金色的珠子。

  这珠子大概只有拇指大小,捻在乐鳌手中,金光都被他的手挡了一半去,然后她只看到乐鳌的嘴唇动了动,那只金珠上的光芒便突然变得刺眼起来,于是,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这颗珠子便变了样子,却是向外分出了无数条璀璨的金光来。

  金光的璀璨只是一瞬,下一刻,这金光突然紧缩,这珠子便变成了一团金色的线,紧接着只见乐鳌将珠子往空中一抛,这团金线突然向四面八方延伸开去,不一会儿功夫,一只金色的鸟笼旋转着出现在喜鹊的头顶。

  随着鸟笼越转越快,从鸟笼上散发出来的金光立即将喜鹊笼在了里面,随着金光又是一闪,等夏秋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喜鹊已经消失了踪影,而在那只金色的鸟笼里,此时却多了一样东西,正是一只拖着长长尾巴的花喜鹊。

  夏秋一惊,连忙看向乐鳌,却见他已经收回了鸟笼,而人也慢慢地从空中落了下来。

  “那是……”夏秋想问,却又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问,最终说了句,“我以为东家只是个大夫……”

  “他的确是个大夫。”听出夏秋话中之意,陆天岐低声回道,“这个喜鹊杀人嫁祸,若是被其他天师发现,怕是早就魂飞魄散了。用如意珠困住她的元神,也是为了让她早日脱胎换骨,日后重新修炼成妖的希望也能更大,也等于是救了她。”

  “惩前毖后,治病救人。表少爷,你放心,我知道的。”夏秋的眼中渐渐恢复了平静,连带着心也平静了下来。

  她不是早就知道她家东家是天师吗?既然是天师,又怎么可能只救妖不捉妖?之前,是她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而且,他做的也没错,做错了事,自然是要受到惩罚的,这一点,不要说妖,人不是也一样?

  她正想着,乐鳌已经托着鸟笼来到了他们面前,他看了眼手中的鸟笼,对陆天岐说道:“我将她送到鹿族去,放在鹿神庙里,希望有朝一日她可以想通吧。”

  从刚才乐鳌说出那番话,陆天岐便知道他已经做好了决定,当即点头道:“表哥放心。”

  乐鳌点了点头,然后看向夏秋,犹豫了一下:“今夜你干脆就陪落颜住在乐善堂吧,等我明天回来,正好有话问你。”

  夏秋心中一紧,也点了点头。

  最后,乐鳌又看了看被夏秋紧紧抱在怀里的落颜,又小声对夏秋道:“告诉她,喜鹊只是只喜鹊罢了,我去青泽府邸的时候,虽未进去,可透过结界,远远地就看到树杈上有一只很大的喜鹊巢,也许这其中有隐情也不一定。”

  夏秋一愣,随即笑了,对他点点头:“东家真是细心,您放心,想必落颜妹妹一定也想通了。”

  看到夏秋的笑容,乐鳌的脸上闪过一丝不自在,然后他不再多言,身形一闪就离开了,却是往灵雾山的方向去了。

  乐鳌一走,老黄立即拉着车从一边走来,让夏秋和落颜上了车,陆天岐则破开结界,带着他们躲开张家的家丁,从大槐树后面的一条小巷离开了。

  走在路上,看着两旁划过的灯火,夏秋思忖着明日如何应付乐鳌的问话,不由得有些出了神,不知过了多久,却听一直静静坐在她身旁的落颜突然闷闷的说道:“夏秋姐姐对不起,刚刚是我误会你了,可我在那摄魂镜里,看到了青泽哥哥的影子,所以才会被她得了逞。”

  夏秋听她终于开了口,连忙对她小声道:“谁都有大意的时候,我知道,你的本事肯定比她大。”

  “我说的不是这个。”落颜摇了摇头,“我这次是从花神谷跑出来的,我兄长本来已经追上了我,那个时候,是喜鹊对我兄长说:‘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我兄长心一软,只骂了我句无药可救,就不管我了。夏秋姐姐,这几百年来,他们都说我傻,喜鹊我是真心待她的,如果没有青泽哥哥,也许我们真的能成为好朋友也不一定。”

  “欲把相思说似谁,浅情人不知……”

  心中默念着这两句话,夏秋又有些失神,就在她沉思的时候,却听老黄低声说道:“青泽少爷的府邸到了。”

  这句话让落颜急忙向一旁看去,老黄也相应放慢了速度,顺着落颜的目光,夏秋果然看到了一棵粗壮高大的老槐树。

  不过,透过槐树的,她却看到了老槐树所在的那个土坡对面的另一幢建筑,这让她心中一紧,连忙别开了眼睛……

  ……

继续阅读:第12话:大隐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