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话:大隐术
雷雷猫2017-03-23 13:483,694

  乐鳌脚程很快,第二天不等乐善堂开门,他就回来了。结果他回是回来了,可一回来,乐善堂就像昨天一样人满为患,根本没工夫同夏秋说话。不过好在,病人同昨日的情形差不多,都是因为花粉症来就诊,所以虽然忙,但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就这样,整整忙了三天,病人才渐渐少了,而在这三天中夏秋也一直住在乐善堂里陪落颜,一是白天实在是太累,再就是落颜一时间还不想回花神谷,需要人陪。就这样,直到第三天的傍晚,夏秋打算下工回家的时候,乐鳌才终于有机会同夏秋说话。

  夏秋已经三天没回家了,今天回去,是想拿些换洗的衣裳,结果收拾好碗筷后打算穿过大堂离开的时候,却见乐鳌正坐在诊案后面。

  见她进来,他问道:“回去?”

  夏秋点头:“已经三天了,总要回去看看的。”

  “你可还记得我那夜临走前对你说的话。”

  夏秋立即打起精神,点了点头:“东家想问什么?”

  乐鳌笑了笑:“你觉得我不该问?我记得当时你可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对喜鹊说,说是我察觉了她动用摄魂镜,并且破了她的宝贝,神不知鬼不觉的叫醒了落颜。”

  夏秋抿了抿唇:“我没那么说。”

  “可你就是这个意思。”乐鳌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这也就算了,我自是知道你的本事,知道你可以感知甚至影响妖的灵力,法宝自然也一样,只是,你究竟是怎么把落颜藏起来的?你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知道的!”

  “不是我,是落颜自己……”

  夏秋眼神微闪,打算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借口应对,可她还没说完,却听乐鳌又是一声冷哼:“我知道落颜会替你隐瞒,可你瞒得了天岐,却瞒不过我。倘若你执意不肯说实话,那我就只好让你离开乐善堂了。”

  “东家!”听他为了这件事情要赶自己走,夏秋心中紧了紧,连忙道,“就算我瞒你是我的不对,可是,为了这件事情您就要赶我走?您是不是太小题大做了?”

  “我不是为了这件事情赶你走,是因为要对你负责。”乐鳌看着她的眼睛低声道,“我知道你想帮落颜,只是,在那之后,你为何没能阻止喜鹊?可是因为你将落颜藏起来的缘故?”

  没想到乐鳌连这种事情都发现了,夏秋语塞,立即垂下了头,算是默认了。

  见她不吱声,乐鳌这才低声说道:“你也知道我这乐善堂不是一般的药堂,这么多年来,都是只有我同天岐两个人,你来我这乐善堂,不仅仅是因为你能帮上忙,更重要的是晚上来的那些病人伤不到你。可若是你同其他人一样的话,你自己觉得,你适合在我这里吗?这么多年来,我们乐善堂从不招收外人,就是怕有个什么万一徒增麻烦,可你随随便便就把自己陷入险境,岂不是会成为我们乐善堂的麻烦?我又何必留你在此?”

  乐鳌一番话说得夏秋哑口无言,她也知道自己这次的确是有些冒险了,回来之后也曾后怕过,不过,她以为没有人察觉,便不会有事,却没想到惹东家生了这么大的气,一时间也有些后悔。

  终于,在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她缓缓地说道:“东家,这次是我错了。这法子,是我很小的时候一个朋友教给我的,当然了,她也不是普通人,那会儿,她是我唯一的朋友,而且刚来我身边的时候,她十分的弱小。您也知道的,从小我身边便经常会出现那些东西,虽然那些东西最后都会远离我,可对她却是不客气的。所以,她便教了我这个法子,好将她藏起来。不过,虽然用了这个法子之后,我会暂时失去我的能力,可是一旦过了子时,我的能力便又会恢复了。所以,有一段时间,我常常是快到子时的时候将她藏起来,反正我的能力就算是失去,也只是一小会儿的时间,并不会有什么危险。而到了后来,她越来越大,本事也越来越强,我也就用不着帮她了。”

  将自己的这段往事和盘托出,夏秋反而觉得心中轻松了不少,乐鳌静静听她说完,沉吟了好一会儿才问道:“真的只要过了子时就可以恢复?”

  “不信您可以让表少爷来试试。”以为乐鳌不信,夏秋立即说道。

  “那倒不必。”又想了想,乐鳌继续问道,“你那位朋友现在何处?这法术你可知道叫什么名字?”

  这次,夏秋垂下了头,不再看乐鳌,小声说道:“她长大以后,就离开了,大概也是不喜欢我身上的气息吧。不过,这法术她当时教给我的时候说叫大隐术,还说,她们一族的法术适合我的很少,也就只有这个,我勉强能学学。”

  “勉强学学?”乐鳌哼了声,“这怕是最适合你学的东西了,也只有你的能力,才能将妖的身形气息掩藏的无影无踪,让人无迹可寻,哪怕是我,这身形气息也只能二选其一,真要是遇到稍微厉害些的法师,想要两全,怕是也不容易。”

  从小夏秋身边便只有童童一个玩伴,自然有关于妖的种种也全是听她说的,如今听说这大隐术竟然这么厉害,她也吃了一惊。

  看出她是真不知情,乐鳌的脸色缓和了几分:“你是想让落颜察觉喜鹊的真面目才这样做的?难道她自己不能藏起来,还要你帮忙?”

  夏秋摇了摇头:“她不肯,若不是我把她藏起来,她只怕要立即冲出来同喜鹊对质,而且,刚开始的时候,她还以为是我用摄魂镜害了她,连我也不相信了。我没办法,只好用这个法子暂时安抚住她。而且,我也怕喜鹊会发现她,反而误事。”

  “落颜是花神,比喜鹊的本事大多了,她要是施法,喜鹊根本就不会察觉到她的存在,你是关心则乱。”

  看到乐鳌的语气神态都缓和很多,夏秋松了口气,知道自己的饭碗这次是保住了,当即笑了笑:“东家放心,日后我一定会三思而后行。”

  听到她说“三思而后行”,乐鳌便知自己日后只怕少不了操心,可偏又说不得什么,毕竟这次落颜的事情,夏秋帮了不少的忙。

  “夏秋姐姐,你走了吗?”

  就在这时,只听一个清脆的声音从门外响了起来,然后随着门帘一动,落颜从门外跑了进来。看到夏秋还在前厅没走,她立即笑着跑过去挽住她的胳膊,撒娇似的说道:“姐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我今晚要随你一起回家。”

  刚才夏秋在后面同落颜说得好好的,也没见这丫头说要随她一起回去,怎么眨眼间这丫头就改了主意了呢?

  夏秋刚想说些什么,却见落颜又将夏秋的手臂使劲挽了挽,低声说道:“姐姐,我刚才在外面听乐大夫声音很大,他可是为难你了。”

  原来是这样,这个丫头才进来的!

  夏秋心中一暖,然后轻轻拍了拍她的手背,笑道:“你想随我回去倒是没什么,不过我那里可没有乐善堂大,更没有乐善堂住得舒服,咱们今晚只能挤在一张床上睡了。”

  “嘻嘻,一张床好,一张床正好可以跟姐姐说话。”落颜也笑道。

  说完,落颜转头向乐鳌招呼了一声“乐大夫,明早我和夏秋姐姐一起来上工,早饭你们就别等我们了”,然后,她便拉着夏秋往药堂外面走去。

  出了门,老黄早就等在门口了,不过此时他虽然坐在车把上,眼睛却盯着离乐善堂不远处的一个巷子口出神。听到身后有动静,他这才回过神来,转头一看,却见夏秋她们竟然是两个人一起出来了,便笑嘻嘻的用布巾将座位拍打了几下,这才让她们两人上了车。

  本来落颜是没想去夏秋家的,可如今一上车却觉得既欢喜又兴奋,反而觉得这实在是个绝妙的主意,挽起夏秋的胳膊便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像极了一只快活的小鸟,那清脆的声音,就像是在路上撒上了一串儿银铃,哪怕是老黄拉着车走了几丈远,还隐隐能听到。

  随着落颜的声音渐行渐远,陆天岐也从后院进了大厅,看着空空荡荡的门口,他忿忿的对乐鳌道:“我全都听到了。不过就这么算了,不赶她走了?你以前不是最怕惹麻烦吗?”

  斜了他一眼,乐鳌缓缓的道:“我知道你不喜欢她的气息。”

  陆天岐一愣,然后脸上闪过一丝古怪:“表哥,我记得你说过,她身上的气息并不是所有的妖都不喜欢,比如落颜,就总黏着她,对不对。”

  “你想说什么?”掀了掀眼皮,乐鳌顺手从身旁的书架上抽出一本医书,然后打开。

  盯着他手中的医书看了看,陆天岐突然笑了:“你知道我想说什么。表哥,难不成你同落颜那丫头一样?”

  沉默了一下,乐鳌低声回道:“说起落颜,有一件事情我没敢对她说。”

  “表哥,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落颜……”陆天岐眼神微闪,显然,对乐鳌故意岔开话题很不满。

  “昨夜我终于将青泽府邸外面的结界打开了。”

  “你竟然将结界打开了!”提起青泽,陆天岐立即瞪大了眼睛,本来想要说的话也全都抛到了一旁。

  “我们在外面看到的都是幻象,有人在幻术外面又加了结界,所以,青泽他……只怕……”乐鳌的脸上闪过一丝犹豫,“不过,我已经在尽力帮他了。”

  “他到底怎么了。”看到乐鳌的表情,陆天岐的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去看看就知道了,不过他也的确不在里面。我在结界上留了个小门,你的话,应该很容易找到。你要知道,我这么做是为了不打草惊蛇,也是为了安抚落颜,不想让她这么早就知道。不过,咱们临城,日后只怕安生不了了,应该有位大人物早就来了。”

  “我去看看!”

  听说青泽可能出了事,陆天岐一刻也呆不下去了,立即就往门外冲去,不过临出门的时候,他却终究不甘心的提醒了一句:“表哥,你的书拿反了。”

  乐鳌一怔,这才仔细看了看手中拿着的书,当即自嘲的一笑。

  他正想将书合上,却听界铃响了,他脸色一肃,立即站了起来,而这个时候,却听一个虚弱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乐……乐大夫,救……救命呀……”

  (《落颜——为我医相思》完)

继续阅读:第1话:夜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