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话:夜杀
雷雷猫2017-03-24 12:003,223

  今年的天气虽然暖的早,临城的夜市也早早的开了起来,可清明未过,晚上还是很凉的,所以,一过晚上八点,路上的人也就越来越少了,小贩们也收了摊。只有一些铺子还亮着灯,但是也已经准备打烊了。

  当然了,这也只是临城最繁华的街道上的情况,真要到了人迹罕至的小巷,人则更少。

  不过,不管天气是寒冷或是炎热,在离临城最繁华的富华大道不远处的一个小巷子深处,一个简陋的面摊几乎每日都开到深夜。

  面摊是用毡子搭起来的简陋棚子,在棚子的四个角落挂了四盏马灯,面摊的老板老武看起来是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已经在这里摆了二十年的摊子了。

  这二十年,老武经历了轰轰烈烈的戊戌变法,经历了从小皇帝到老佛爷然后又是小小皇帝的宫廷大戏,自然也经历了从大清到民国的改朝换代,更是经历了从帝制到共和然后又到北京城里的袁世凯想做皇帝的闹剧,而如今,据说各地的大帅又互相打起来了,到处抢地盘,结果打着打着又要和谈。

  这些都是老武从来吃面的客人们嘴里听来的,他的面摊地处偏僻,又是在晚上才开,所以,那些晚归的客人们,一旦打开了话匣子,便比白天自在许多,忌讳也少了,他反而可以听到更多有趣的事。

  老武从小就喜欢听人讲古,而这二十年来发生的故事,简直比以往几百年发生的还让他着迷,让他越听越想知道这世间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

  虽然老武不是普通人,只是一只活了三百年的妖,这人世间的事情他也本可以不理会,可听了那么多,看了那么多,这里又是生他养他的地方,他还是同普通人一样感同身受。

  身为妖,即便他有本事,也不能刻意做些什么,改变什么,可他心中总归是有些不甘,也不单单是受了那些吃面的客人们情绪的影响。

  大概是起风的缘故,今晚客人不多,直到晚上十一点,老武也只接待了两三位客人,几位客人都不是多话的人,他只隐隐听到,其中两位客人在交谈的时候说起,说是洋人们春节前后在哪个国家开了个会,北京的政府竟然也派了特使去,说是这次国家站对了队,竟然胜了。

  而作为战胜国,是可以把那个被打败的绿毛子国家在青岛的特权收回来的。

  这几十年,老武只记得北京城的老佛爷不停地把这块地那块地送出去,赔给这个国家那个国家多少多少银子,这把赔出去的地盘收回来,还是头一次听到。

  这个消息让他今晚的心情格外好,客人走后,他边收拾碗筷,边忍不住哼起了《白蛇传》里的戏文,同时想将灶台里的柴禾减一些,也省的没客人来白白烧着柴和面汤浪费。

  结果把碗筷收拾好后一转身,却吓了他一跳,原来一个留着齐刘海披着厚厚斗篷的女子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他的面摊前。

  老武是妖,听力感觉自然比一般人要强很多,只是,这个女子来了,他却一点儿动静都没有察觉,这可是极少见的情形。

  他猜此女应该不是普通人,便小心翼翼的试探了下,结果却没有探到任何熟悉的气息。

  不过,即便没探到妖气,也不代表此女不是同类,毕竟老武自认道行还浅,若真是来了本领强大的同类,他还真不一定能看出人家的身份。

  于是他不动声色的招呼道:“这位小姐,您来吃面?”

  “嗯。”女子在离她最近的一张桌子前坐下,心不在焉的说道,“你先煮着吧,我正好想同你聊聊天,有话问你。”

  听出她不是本地口音,老武心中一紧,连忙转回身去,边下着面边说道:“小姐要是吃面,老头子我还能招呼,不过,您想问话,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女子没有回答他的话,可老武心中已经犯起了嘀咕。猜测是不是临城里哪个花心的妖在外面惹了桃花回来,让人家给追来了。于是,煮面的功夫,他已经把临城里比较出名的几个花心妖怪捋了个遍,猜想是哪个家伙这么厉害,连这么漂亮的女妖怪都给抛弃了。

  面不一会儿就煮好了,是最简单的阳春面,老武盛好了面,又多放了几棵青菜,这才端到了女子面前。

  放下面碗刚要走,女子却一下子将他的手腕抓住了,漆黑的眸子抬眼看向他,似笑非笑的说道:“我不是说过要问你话吗?”

  老武一愣,然后陪笑道:“这位小姐,可我刚才也说了,我这里面是管够的,可问话您就找错地方了,您若是想找人,不如去警察局,小的还要做生意,实在是没法子帮您。”

  “谁说我要找人。”女子一笑,“我要找的是东湖里的东西。”

  “东湖里的东西?”这下老武更不明白了,“东湖里能有什么东西?”

  “这么说你是不知道喽?”女子眼睛眯了起来。

  “小的是真不知道小姐的意思。”老武老实的摇摇头,“小姐还是吃面吧,今晚的面小的请了,管够……”

  他的话还没说完,却见这个女子突然用手一挥,桌上的阳春面便被她拂到了地上,随着“哗啦”一声响,女子的手腕上多了一串乌青的念珠。

  然后,只见她手指边结着奇怪的手印,边冷笑道:“你煮的面我怎么敢吃?既然不知道,也就没有留你的必要了……”

  说着,却见她嘴唇快速的动了起来,仿佛在念着什么奇怪的咒语……

  ……

  自从花神谷的花神落颜住进了乐善堂,老黄就变得很忙很忙,因为这位花神大人是个活泼的性子,在药堂里呆不住,时不时的就想出来逛逛,而乐善堂是要开门营业的,能陪她的夏秋,除了要兼做疡医,还要负责乐大夫和陆少爷的三餐,根本就没太多时间随她到处跑,所以,一时间,老黄就成了这位花神大人的“全陪”,被乐善堂包了车,专门陪着她游山玩水。

  老黄很尽责,这一阵子,陪着落颜不但逛遍了临城的大街小巷,甚至连东湖都带着她转了三圈,灵雾山都领着她去了两回了,千禧巷的小吃街更是他们每日的必到之处。而且,尽管在花神大人的支使下,老黄在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就穿破了三双鞋,可他还是无怨无悔,仍旧每天风雨无阻的载着她四处乱逛。

  只是,虽然他不嫌烦,可临城归根结底就这么大点儿,东湖再大,也只是个湖,总有逛完的一日,所以,这日到了千禧巷后,看着眼前的蓑衣饼,她却再也提不起兴致来,反而更思念起昨天傍晚,夏秋给她做的小馄饨来。

  看到她把眼前的蓑衣饼拨弄来拨弄去,老黄笑着道:“大人,要不咱们去吃定胜糕,上次您不是说那个最好吃的吗?”

  “不要,太甜太腻了。”

  将蓑衣饼打包,顺手送给了老黄,落颜决定回去,她决定还是去找夏秋姐姐说话比较好,再不济就晚上随她回家。

  上次她随她回她租住的地方,两人说了大半夜悄悄话,早上她还随她去街口吃了甜豆腐脑儿。夏秋姐姐说,这家的甜豆腐脑儿是全临城最好吃的一家,那个她明天早上还是可以再吃一回的,不过,这回她倒想尝尝咸的。

  想到这点,落颜总算是觉得有些期待了,脸上也有了笑容,而老黄自然也对她言听计从,待她上车后,他便打算带她回去。

  只是刚要启程,落颜却听到一阵低低的笑声从街道一旁传来,她转头望去,却是一愣,原来有几个穿着青色斜襟儿上衣,黑色裙子的女学生正在路上结伴走着。

  她们清脆的笑声引来周围很多人的注目,这些人看向她们的眼神既有羡慕又有嫉妒,还有很多老家伙在一旁低低私语,眼神中全是不赞同。

  不过,即便这些人认为这些女孩子走在街上太不成体统,可如今能送这些女孩子们上学的人家,都是些有些家底的人家,甚至还有权贵之家……比如那位新来临城的旅长大人,据说他的妹妹也要在女子学堂里上学。

  所以,他们怕自己说得太大声,被有心人听去,会惹来不必要麻烦,因此,他们也就有胆窃窃私语,让他们大声,那是死都不敢。

  别人怎样落颜没心思理会,可她自己却知道自己是羡慕她们的,她也很想同她们一样,也去学堂上学,也去尝尝做学生的滋味。也许像夏秋姐姐说的那样,日后还能做个女先生什么的。

  想到这里,落颜眼睛一亮,她连忙问老黄:“老黄,这些女学生是哪个学堂的学生呀。”

  老黄对临城最熟,略微想了想,便道:“这附近有一家临湘女子师范,据说还是政府官办的,这些女学生应该是那里的学生吧!”

  “女子师范?这个好!”落颜兴奋地踩了踩车板,一脸的迫不及待,“老黄,咱们快回去,我有事情要同乐大夫和陆大哥商量。”

  “好嘞,大人您坐稳了!”老黄听了立即抬起车把,马上往乐善堂行去。

继续阅读:第2话:上学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