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话:巫
雷雷猫2017-03-27 12:003,176

  老黄还没跑几步,却听一个冷冷的声音在他背后响了起来:“这里的妖怪还真是嚣张,大白天就敢在街上四处闲逛。不是说你们的法师很厉害吗?他们一个个全都死了吗?”

  随着这个声音,一股巨大的灵气向老黄后心袭了过来。被人背后偷袭,老黄只能奋力躲闪,而在一连躲过了三次攻击后,老黄终于转回身看向攻击他的那人,正是他刚刚拉上山的那位女子。

  此时,她的手中正结着一个奇怪的手印,手腕上则挂着一串乌黑发亮的念珠。看到老黄转过头来,她口中念念有词,似乎在念诵着什么咒语。

  看到她的样子,老黄就明白了。看来从一开始她就已经看出了他的身份,故意将他诳来僻静之处,竟然是想收了他。只是,他一个千年的妖怪,又岂是她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能收的了的。

  于是他沉了沉心,盯着对面的女子说道:“这位小姐,我并没有害过人,你就算想要收我,也得分个青红皂白吧!”

  “妖就是妖,今日不害人,改日你一定会害人,我若是今日不收你,就等于是帮你害人。所以,你说什么都没用,我是不会被你蛊惑的!”

  说着,只听她念诵咒语的声音越来越大,而随着她的声音加大,老黄只觉得一股嗡嗡的金属撞击的声音不停地在耳边回荡起来,让他心中涌上阵阵焦躁。

  不过,好在他道行不低,虽然这声音搅得他心神不宁,可他也没有完全失去神智,但是,他也不想同这个女子纠缠,仍旧想着找寻机会离开。

  此时,女子也发现自己没能完全控制老黄,于是她冷笑一声:“果然比以前的道行高些!”

  说着,却见这个女子突然咬破自己的食指指尖,然后在空中一甩,一团血雾便在空中弥散开来。而很快的,这些血雾形成了几十粒血珠,然后在空中抖了抖,便变成了几十柄血剑向老黄刺了过来。

  看到这些血剑,老黄大吃一惊,他没想到,这女孩小小年纪,竟然可以用自己的血作为武器攻击别人,他忽然想到了传说中的血咒之术。

  据说这血咒之术是上古之时巫族惯用的看家本领之一,只是因为它太过邪祟,结果在妖神大战之时,由于巫族首鼠两端,结果竟被妖道两派联手灭掉了。

  从此以后,巫族便成了最见不得光的一族,后来,他们在主脉凋零后,余下的那些旁支在中原再无立足之地,便远避海外了……

  “你是巫……”

  老黄吃惊的说道,而与此同时,那几十柄血剑,已经飞到了他的面前……

  ……

  最近天气越来越好,花粉症也逐渐告一段落,最起码在白天,乐善堂又恢复了往日的清闲与平静。

  只是,虽然白天平静了,可夏秋却觉得有些地方很不对劲儿,最让她觉得不寻常的的地方是,这几日乐鳌和陆天岐天天早出晚归,仿佛在调查什么事情,甚至连午饭陆天岐都不回来吃了。

  不但如此,每次出门,他们都会带着前一阵子带回来的那只雪白的大鹦鹉,行动十分诡异。而等他们回来以后,乐鳌便催着她回去,晚饭也不让她做了。

  夏秋很想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每每当她问起,总会有人打断她的问题,亦或是用别的事情岔开,总之她是看出来了,这次东家是铁了心要瞒着她。也不知道她家东家是认定她帮不上忙,还是压根不打算让她帮忙。

  而今日,落颜一走,乐鳌和陆天岐再次带着鹦鹉出了门,留下来的话仍旧是午饭不回来吃了,晚饭不用她做了,让她一过了四点,不用等落颜放学,就可以下工。

  他们瞒着她不告诉她,还刻意将她和落颜分开,很明显就是怕她知道什么。不过,即便他们什么都不说,她也知道出事了。

  因为这几天她早上来乐善堂的时候,好几次都能闻到一股浓重的血气,而这血气绝不会是普通人的,因为若是普通人,她绝不会在过了一夜后还能清清楚楚的闻到。

  虽然他们中午不回来,可是夏秋还是要吃午饭的,快到午时的时候,她正在后厨忙活着,却听到院子里的界铃响了,当即吓了一跳,连忙赶往大堂。

  这界铃若是普通人来了,是绝不会响的,因为它是被灵气催动的,而乐善堂的规矩,全临城的妖都知道,所以,若不是万不得已,他们是绝不会在白天前来。如今界铃在白天响起,显然是有人遇到了万分紧急的事情。

  一踏进大堂,夏秋就闻到一股浓重的血腥味,同她这几天来上工的时候,闻到的一般无二,而等她看到靠在门边的那人,更是吓了一跳。

  她连忙走到门前,先是将大门紧紧关上,然后才将那人扶到了乐鳌的诊室里,让他坐在了椅子上之后,低声问道:“老黄,这是怎么回事,是谁把你伤成这样?”

  来人正是老黄,此时,他浑身是血,让夏秋根本分不清有多少伤口,更不知道他身上的血是他自己的多一些,还是别人的多一些,即便是想给他上药,一时间也无从下手。

  被夏秋扶到诊室中,老黄略略缓了口气,然后向左右看了看:“乐大夫呢,陆少爷呢,他们不在吗?”

  “他们一早就出去了。”说话的功夫,夏秋已经从旁边的小橱里拿出了金创药和绷带,虽然她不知道这些普通人用的东西适不适合老黄,可是,她也总得知道他伤口在什么地方,有多深,才能为他治疗呀。

  听到乐鳌和陆天岐不在,老黄脸色一变,顾不上回答夏秋的话,挣扎着就要站起来,同时气喘吁吁的说道:“不行,早知道他们不在,我就不会来了,我先走了,等晚上我再来。”

  看到他摇摇晃晃的,根本连路都走不了几步,竟然还要挣扎着离开,夏秋一下子将他按回到椅子上,叱道:“你这副样子,还能等到晚上?只怕不出一个小时就会休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一个个怎么都不肯告诉我实话?”

  老黄还挣扎着要离开,只是,就在这时,却听大门被人敲响了,一个清脆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有没有人?我可进去了!”

  “糟了!”听到这个声音,老黄脸色大变,“原来她一直跟着我,好一个奸诈的女人,这下糟糕了……”

  ……

  夏秋打开门,果然看到一个穿着绿色洋装的女子。这个女子看起来只有十八九岁的样子,留着齐刘海,她的眼睛不大,眼裂狭长,眼尾却向上微微挑着,是一双标准的丹凤眼。

  她的眸子黑得发亮,仿佛一下子就能看到人的心里去。再加上她雪白的皮肤,嫣红微厚的嘴唇,像极了夏秋在百货公司的橱窗里看到的洋娃娃。

  不过,这个女孩子虽然漂亮,可脾气看起来却不太好,夏秋刚刚将门打开,她就从外面闯了进来,要不是夏秋躲闪及时,差点就被她撞个正着。

  而一进屋子,她就旁若无人的往药堂里面走,仿佛根本就没看到开门的夏秋。而等她环顾了大厅一圈儿之后,才仿佛注意到夏秋,转头看着她道:“他呢,我知道他进来了,你把他藏哪里了?”

  女子说话声音很高,难免给人一种趾高气昂之感,也让人很不舒服,这若是陆天岐在,只怕立即将她赶走都有可能,而今日,夏秋却好脾气的回答她道:“这位小姐,您是找人吗?我们这是药堂,您应该是找错地方了吧!”

  “找错地方?”女子眼睛微眯,“别跟我说你不知道,虽然他使了障眼法,可在他进入你们药堂之后,你们的大门立即关上了,这不是心中有鬼是什么?”

  夏秋笑了笑:“我关门,是因为我要到后面做饭,东家不在,我又去了后面,万一有什么人进来偷东西怎么办?再不济,像小姐这样硬要进来找人的,我岂不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了?”

  “什么做饭,我看你们这个药堂本身就很有问题,你也很有问题,你快点把他交出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女子是亲眼看着老黄进了乐善堂,所以,无论夏秋说什么她都不肯信,只认为她是在骗她。而边说着,她的手腕一甩,一串青黑色的念珠出现上,正是刚才她作法想要降服老黄的法宝。

  亮出自己的宝贝,她冷哼一声:“我的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你既然还不把他交出来,那就只说明一个问题,你同他是同类。所以,我也没什么好客气的了!”

  言下之意,若是今日夏秋不交出老黄,她就把夏秋当妖怪一样给收了。

  夏秋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此时看到女子凶神恶煞的样子,就知道她今日不找到老黄是绝不肯罢休,而她又不是妖,所以,她的能力对她应该也不会起作用。

  这下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听到乐鳌和陆天岐不在,老黄执意要走了!

继续阅读:第5话:女飞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