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话:再遇
雷雷猫2017-03-31 12:003,202

  她身上这件淡蓝色的洋装是租的,本来落颜想要给她买一件,可是被她立即拒绝了,因为她基本上没有穿这种衣服的场合,哪怕是租一件,她都觉得奢侈。

  本来她也是想拒绝落颜邀请的,可一想到听说她不想去,这丫头的脸上立即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她就觉得有些不忍心。而后来,在她听了乐鳌对她说的那理由后,这才知道这次乐鳌想让她参加的原因,才勉强同意过来。

  原来,这位林少爷是从东洋留学回来的,同东洋人自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乐鳌让她来参加宴会,是想让她在宴会上好好瞧瞧,看看有没有那日见过的东洋女人。毕竟,除了老黄,她如今是唯一能认出那个女人样貌的知情人。

  于是,这么一说,她反而没有拒绝的理由,自然也是非来不可了。

  正因为如此,她用来租衣服的钱乐善堂给她出了,她心里才不会别扭,毕竟,这怎么也算得上是“公事”,东家报销也是在情理之中。

  可既然东家都给把租金出了,若这衣服被损毁了,她可没自信自己一点责任都不用担,就算他们东家不在乎,可是旁边还有一个碎嘴的陆天岐呢,她可不想让他总是那这件事情念叨她。

  所以,夏秋略略吃了些东西后,便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了下来,打算就这么度过整个宴会时间,而且,坐在一个固定的座位上,反而让她更有机会观察参加宴会的人。

  没一会儿功夫,随着人群中一阵喧哗,夏秋隐隐听到有人吸着凉气说道:“旅长大人马上到了,看来这林家果然是树大根深,连新任的旅长大人都给他家面子呢。”

  “是吗?我听说他家少爷在回国的时候,刚好同旅长的家人同船,对他的家人颇为照顾,所以,前一阵子,旅长还派人去他家看望呢!”

  “呵呵,看来林家这是又要起来了呀!”

  “什么起来了,看你说的,这种徳堂什么时候倒过?只要林家灵雾山的鹿场还在,那些鹿……啧啧啧……果然是祖宗保佑呀,我怎么就没这样一个好祖宗,给我留下这么大一份家业呢!”

  “行了行了,别酸了,咱们还是快去门口迎接吧!”

  就这样,没一会儿,院子里的人至少少了一半,而且还全都是男人,大概都是去门口迎那位新上任的旅长大人去了。

  这些人一走,院子一空下来,夏秋看起人来就更清楚了,而这个时候,却见对面正拉着陆天岐猛吃一盘巧克力蛋糕的落颜,竟然也放下手中的餐盘,拉着陆天岐就往外面走,边走边说道:“菁菁来了,她可算是来了,再不来,这些好吃的就都被人吃光了,我带你去找菁菁。”

  “菁菁?”陆天岐一愣,这才恍然大悟道,“你别对我说,这个菁菁是旅长家的亲戚。”

  “咦,难道我没说过吗?”落颜歪了歪头,“不过,旅长怎么了,官很大吗?”

  陆天岐的脸色此时实在是好看的紧,那副既吃惊又不相信的样子连夏秋看了都觉得有趣。

  不过,看起来他还是有些不甘心,于是他看了一旁的夏秋一眼,给了她个眼色,然后便随着落颜往前院走去,誓要看个清楚明白。

  要知道,他也是无意之间才认识了这位新任旅长的副官,搭上了关系,可落颜不过才上了几天的女学,就被旅长的家人邀来参加宴会,也实在是太夸张了些。

  他们这一走,夏秋更可以聚精会神的观察院子里的每一个人了,而且,走的大部分都是男人,留下来的基本上都是妇孺,这也让她更好辨认。

  不过此时她才发现,根本不是所有的人都穿洋装,也有穿中式服装的,看来是落颜这小丫头片子想要穿洋装过瘾,才会故意这么说的。

  夏秋只知道自己在观察别人,却不知道自己也是被人观察的对象,而且已经被看了好一会儿了。如今陆天岐和落颜一离开,大厅中再没人同她作伴之后,一个身影悄无声息的来到了她的身后,然后她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待她回过头来,这人看着一脸震惊的夏秋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夏小姐,好巧呀!不过,你们乐善堂的东家竟然肯带你来这种宴会,只怕你不仅仅是为他打工这么简单吧?他可也知道你的身份?”

  刚开始的时候,夏秋自然是被这人吓了一跳,可还不等她说完话,她便已经平静下来,也看着她笑道:“原来是你呀,怎么,小姐来这里,也是来找人的?”

  “本来不是的。”女子嘻嘻一笑,“可看到你就是了,怎么样夏小姐,今日你还想让巡警来抓我吗?不过听说,今天警察局长也来了呢。”

  这个女子就这么大大方方的出现在林家的宴会上,夏秋猜测,她同林家的关系一定不一般,又想到乐鳌让她今晚做的事情,她心中明白,今天只要见到这个女子,他们的目的便已经达到了。

  所以,夏秋不欲与她多做纠缠,而是立即站了起来,彬彬有礼的说道:“我不知道您在说什么。”

  说完,她就打算去找乐鳌,如今他们几大药堂的东家估计都在前面迎接那位旅长大人,她打算去前院同他们汇合。

  只是,她刚刚站起来,却见这个女子突然从旁边拿来一杯红酒,然后猛地泼在了她的身上……

  红色的葡萄酒一泼到淡蓝色的洋装上,马上渗了进去,在洋装上开出了一朵朵粉紫色的“花朵”,夏秋的脸色立即变了。

  而这个时候,却见女子一下子紧握住夏秋的胳膊,夸张的大喊道:“糟了,实在是对不起,我陪你到后面清理一下吧!”

  说着,不等夏秋出声反对,硬是拉着她往花园的后面走去。

  被她就这么硬生生拽走了,夏秋心中暗道不妙。不过可惜,如果这个女子是妖还好,可她偏偏是人,而且,力气还不小,所以她也没办法,总不能大声喊救命吧。

  她现在只能赌这个女子不敢在林家明目张胆的杀人灭口,然后就是赌她家东家赶快发现她。

  而随着这个女子将她一路向园林深处拽去,随后又跨入了一个小门,看到自己所在的地方后,夏秋实在是不知道自己该哭还是该笑了,因为误打误撞间,她竟然又把她带到了芍药园里。看来,刚才举行宴会的地方,同这芍药园也是通着的。

  不过,到了这里,就很少再看到林家人了,连仆人都很少见,果然是一个“杀人灭口”的好地方!

  又往芍药园里走了几步,夏秋一把甩开女子的手,冷冷的道:“你到底是谁,你把我带来这里想做什么?”

  “做什么?”女子冷笑一声,“当然是让你原形毕露了。”

  “原形?”夏秋眉毛向上挑了挑,“难道……你以为我是……”

  “难道不是吗?夏小姐?”女子狭长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据我所知,自从你进入乐善堂之后,这临城中发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而且我听说,林伯父中风那晚,你也在场,还有你日日回家路过的那条路,是不是前一阵子也出了事,一死一伤?还有就是前几天,你拼命要护着的那东西……为他,你甚至不惜找来巡警。你要说这一切都是巧合,是不是也有些太巧了呢?”

  “你查我?”夏秋吃了一惊。

  虽然这个女人说的一切都是捕风捉影,可既然她能在短短几日内将她这几个月的情况查到这个程度,想必信息来源的渠道一定很广。

  而如今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她似乎只怀疑自己,并没有怀疑到乐善堂和东家的身上去,更没有提到她以前在雅济医院的事,那这件事情就还没有到最糟糕的地步。

  于是在初起的吃惊之后,她又沉了沉心,低声道:“这位小姐,就算你说的是真的又怎么了?这临城这么大,若说巧合,只怕比我遭遇更离奇的大有人在。而且,实不相瞒,我从小命中带煞,周围时常有不幸的事情发生,承蒙东家不弃,这才让我有了自食其力的机会。这位小姐,若是你认为命中带煞都是罪过的话,我也无话可说,你总不能因为我周围发生了几件不幸的事,就要把我杀了吧!”

  夏秋说完,不再理会这个女人,转头往来路走去,边走边补充道:“我不知道小姐是谁,为什么非要针对我,我真的只是乐善堂一个打杂的,赚钱糊口而已,比不得小姐,上次得罪了您实在是我有眼无珠,您就放过我吧!”

  这要是一般人,听到夏秋的这番话,只怕还会想一想,不过可惜,她偏偏早已被人先入为主的认定是妖孽,所以,她说的任何话,都被这个女子认为是蛊惑之言,反而更让她下定了除掉她的决心。

  看到她要走,这个女子再次快速绕到她前面,再次挡住她的去路,身法之快,让人咂舌。

  而此时,她手腕上的念珠也已经露出来了,即便是在黑夜,也透出乌青的光,让人不寒而栗。

继续阅读:第9话: 得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