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话: 宴会
雷雷猫2017-03-30 12:003,174

  乐鳌不得不承认夏秋说的没错,这么多年来,她虽然身负奇怪的能力,也的确活得好好的,而他留她在乐善堂,一部分是因为她的能力,而另一部分也的确是因为他无法消除她的记忆,只能让她留在这里看着她。

  只是,如今她竟然要向他学习医治妖怪,这却比无法消除她的记忆还要让他为难,这个丫头,果然还不知道他的身份,他是不是该找个机会告诉她呢?

  就在这时,突然门口的界铃响了一下,乐鳌一愣,还以为有病人进来了。可是,这界铃在响了一声后,门口却半个人影都没有出现。

  乐鳌愣了愣,脸色一变,立即冲出了乐善堂的大门,往夏秋离开的方向追了去。

  果然,不过片刻,他便看到一个黑影在沿着墙根阴影悄无声息的跟在夏秋后面。而此时,夏秋仍旧在前面不紧不慢的走着,显然因为子时未过,她的能力没有恢复,并没有发现有东西正跟着她。

  乐鳌明白了,看来平日夏秋能力还在的时候,这东西不敢靠近她,都是远远地躲着她,所以他们才会没有察觉它的存在,而如今,夏秋能力暂失,那股拒妖于千里之外的气息也消失无踪,他这才敢跟上来。

  只是,看这东西的样子,似乎只是想跟着她,并没有任何想要对她不利的样子。于是乐鳌沉吟了一下,也悄悄潜到那东西身后,并慢慢靠近,打算将他神不知鬼不觉得抓住。

  不过,乐鳌的打算虽然不错,可这东西似乎十分警觉,眼看乐鳌就要将它抓住的时候,这个黑影却突然一闪,躲到了旁边的一棵大树后。而等乐鳌转到大树后面的时候,这东西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竟然是被他给逃了。

  乐鳌没想到会有妖怪能从自己眼皮底下逃走,心中吃了一惊。不过,他却知道此时不是吃惊的时候。于是他急忙赶上前面的夏秋,悄无声息的跟在她的身后,直到她回到了自己租住的地方。不过,接下来的这一路,他却再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第二日,夏秋仍旧按时上工,样子也很平和,仿佛昨晚同乐鳌的争执从未存在过一般。乐鳌自然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晚上夏秋回去的时候,他又跟了上去,希望能再次发现那个黑影的踪迹。不过可惜,大概是夏秋的能力重新恢复的缘故,乐鳌连着跟了她三天,都没有再看到那个影子。

  当然,虽然没抓到那东西,乐鳌却也上了心,思忖着是不是想个办法将那个影子揪出来,也省的总惦记着。

  还没等他想出法子,第四日晚上,落颜早早的就回来了,而她回来后便跑到乐鳌面前,问他周六晚上她能不能出门。

  因为前一阵子那个东洋法师的缘故,乐鳌已经好久不让她晚上去逛夜市了,所以,这次她想出去,肯定要征得乐鳌这个她名义上的堂哥的同意。

  “出去?你想去哪儿?”乐鳌还没回答,他一旁的陆天岐先回话了,“不是说了最近临城很乱,不让你晚上出门吗?”

  “我又没问你,陆——表——哥——”落颜故意拉长了声音,然后继续看向乐鳌,“乐大夫,是我的同学邀请我的,她这个周六被邀请出席宴会,听说还是西式的宴会,好像挺好玩儿的样子,我也想跟去瞧瞧。”

  说到这里,她又想了想:“对了,我想让夏秋姐姐也一起去,我看她这阵子总是闷闷不乐的,正好带她去散散心。”

  “你是说西式宴会?”乐鳌愣了愣,却从一旁的书堆里抽出一张烫金的请柬来,递到落颜面前,“是不是林家的宴会?”

  看到乐鳌递过来的请柬,落颜也是一愣,从随身的书包里拿出另一张一模一样的,然后恍然大悟道:“原来乐大夫也有?不过,我这张是空白的,是菁菁给我的,说是可以随便填名字。”

  陆天岐拿过来一看,果然看到落颜的那张请柬上,被邀请人的地方是空白的,可落款却是林家的落款,时间地点更是一样,的确是同一场宴会。

  看到果然是同一场宴会,落颜抚掌笑道:“这可真是太巧了,那咱们就一起去吧,等到了宴席上我再同菁菁汇合。”

  “你说去就去?表哥还没决定呢。”看到落颜这么开心,陆天岐就觉得不舒服,看向乐鳌道,“表哥,这可是林家的宴会,咱们真的要去。”

  落颜来得晚,自然不知道鹿兄的事情,而连老黄都很抵触去林家门口拉客,陆天岐更是不想同林家有任何交集,甚至还觉得乐鳌多事,就不该帮着抢救林老爷子,让他中风死掉才好呢。

  那日,虽然乐鳌帮林家救了人,林家也只有在他们离开林府的时候道了声谢,如今已经过去这么久了,期间林家人却再也没有提起此事。有一次,还隐晦的让人来提醒他们,希望他们不要对外人说太多关于林老爷子的事情,更不要提起那晚他们看到的事情。

  他们看到的东西自然比他们认为他们看到的多得多,而且,他们也根本没打算对外面多说什么。只是,即便如此,林家的态度却让陆天岐很不舒服,感觉他们那副颐指气使的样子很想让他狠狠的揍一顿。因此,一听说这是林家的请柬,他打从心里就不愿意参加。

  看着眼前的两张请柬,乐鳌沉吟了一下:“林老爷子的事情谁都没想到,这点我们问心无愧,自然也不必在意。不过,听说这次其余五大药堂都接到了请柬,咱们不去的话,似乎有些太刻意了,反而不好。”

  “这有什么不好的,反正现在林家又没人主事,搞不好是请咱们去了之后帮他们那几房主持分家的,这种事情,可不是咱们外人能掺和的。”陆天岐撇撇嘴道。

  “那可不一定。”乐鳌笑了笑,“我听说,林家的大儿子从东洋回来了,应该是林老爷子叫回来的,为的就是回来主事。看来,虽然林老爷子中了风,可脑袋还是清楚的,威信也在,林家应该不会那么容易倒。他这次,应该是想给他的儿子铺路吧。”

  “哼,这个老家伙。”陆天岐嘟囔了一句,一脸的不忿。

  看到他们两个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那么多,自己一句也听不懂,落颜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到底去不去呀。反正我告诉你们,你们不去我也要去,我都答应菁菁了,不然的话,她一个人去多无聊呀。”

  看到她的样子,乐鳌笑了笑:“你放心,这次我们乐善堂一定会去的。”

  “表哥……”

  陆天岐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乐鳌一个眼神阻止了,随即,他用手摩挲了几下请柬上的金字,有意无意的说道:“别忘了,这位林少爷,可是从东洋回来的呢……”

  他特别加重了“东洋”两个字,陆天岐立即明白了,果然不再说什么了。

  至于落颜,只听到能去就已经很高兴了,正巧这会儿夏秋从后面过来叫他们去吃饭,她一看到她,眼睛一亮,立即冲了过去,一把挽住她的胳膊,兴奋的道:“夏秋姐姐,周六晚上咱们一起去参加宴会,明天咱们就去买衣服去。”

  “参加宴会?买衣服?”夏秋愣了愣,不由看向乐鳌,“什么宴会?买什么衣服?”

  看到她进来了,陆天岐犹豫了一下:“表哥,让她也去吗?”

  这次乐鳌毫不迟疑的点了点头:“她自然是要去的,而且非去不可!”

  ……

  林府的宴会几乎把大半个临城都惊动了,不但临城的其它五大药堂都来了人,就连很多商界政界的人士也来了,显然,林家这次为了给林家大少爷打通人脉下了血本。

  乐鳌带着乐善堂的一众人等来的不早不晚,就是为了不惹人注意,而等他们来了一会儿之后,庆余堂和同泰堂的当家才到。不过等这五大当家一到齐,自然是聚到了一起,说些他们感兴趣的事情。

  作为乐善堂的当家,乐鳌就算再不习惯,有些场面上的事情还是要应付的,便只能让陆天岐看好两个女孩子,自己同其他当家们到一旁寒暄起来。

  说是看好两个女孩子,其实陆天岐觉得,只要看好落颜一个就行了,一进入林家后院,看到林家按照西式宴会的风格,露天摆满了一院子好吃的点心酒水,她就什么都忘了,只是一个劲儿的找那些看起来好看又好吃,可爱又味美的东西下手。

  那副如狼似虎,恨不得将盘子吞进肚里的样子,让陆天岐很后悔将她带了来。

  不过,在夏秋看起来,落颜也不过是吃东西的速度快了些,少了些矜持,却远没到失礼的地步,实在是陆天岐有些太大惊小怪了。甚至在她心中,还有些羡慕起落颜满不在乎的底气。

  比如她,就不能像落颜那样放的开,满屋子的食物酒水,她总怕一个不小心会把身上的衣服弄脏,那样的话,只怕卖了她都赔不起这身衣服的钱。

继续阅读:第8话:再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