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话:学徒
雷雷猫2017-03-29 12:003,163

  巡警都这么说了,周围的街坊也不好在说什么,便纷纷散开了,不过等他们都走了,李巡警将夏秋拉到一旁,低声说道:“你家东家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尤其是富华大道上的那些人?”

  “富华大道上的人?”夏秋愣了愣,一时间弄不明白李巡警话中的意思。

  看她一脸发蒙的样子,李巡警知道说了也白说,只得又道:“算了,这件事情我还是给你家东家说吧。对了,我记得你好像姓夏是吧。”

  “嗯,我叫夏秋。”夏秋点点头。

  “这乐善堂呀,很少这么热闹过。听说乐大当家的堂妹还来了,现在去女子师范上学去了?”

  夏秋又点点头:“李大人,富华大道上的那些人怎么了?”

  “唉,你们毕竟是小姑娘。等你家东家来了,让他去找我一趟,刚才闯进你们乐善堂的那个女人……不简单……”

  话说到这里,李巡警也不再多言,只是颇有深意的看了夏秋一眼,然后便带着人离开了。

  等他们都走了,夏秋再次将门关上,这才来到诊室里,然后低声唤道:“老黄,你还在吧。”

  隔了好久,才听到老黄应了一声:“夏小姐,我还好。”

  听到他出声了,夏秋才松了口气,继续道:“对不起老黄,我现在还不能让你现身,因为我不知道那个女人还会不会回来,我得等东家回来了才能让你出来,而且,你现在这样,我也没法帮你疗伤。。”

  “没事的,谢谢夏小姐,这次,多亏您了!”老黄虚弱的道,“您放心,只要没人打扰,我自己也能疗伤,支撑到东家回来没问题的。”

  “这样就好。”听老黄这么说,夏秋松了口气,“我这就去找东家,你知道他们去什么地方了吗?”

  “界铃一响,东家一定会有感应的,我想现在他们应该就在回来的路上了。”

  听他这么说,夏秋更放心了,这才想起后院的厨房里还煮着饭,于是她惊呼一声,就往后院跑去。

  不过,她刚动了动,却听老黄的声音再次响起:“夏小姐,那个女人的确不简单。”

  “嗯?”夏秋一下子站住了,转头看向诊室。

  “她不是咱们临城人,更不是咱们中国人,她……是东洋人……”

  “东洋人!”夏秋一下子愣住了。

  富华大道上洋行林立,其中以东洋人的洋行最多……原来,李巡警说的是这个意思。

  这么说,那个女人拿出来的小册子,就是证明她是东洋人的身份证明了?

  难怪李巡警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他一个小小的巡警,又怎么惹得起那些人,怕是他们警察局的局长也惹不起呀!

  只是,一个东洋人,跑到他们临城来抓妖怪,是不是有些太奇怪了?

  ……

  陆天岐去送老黄后,夏秋还是没有半点要离开乐善堂的意思,今天乐鳌倒是没有赶她离开,而是边收拾药箱边说道:“今夜你就陪落颜吧,子时之前你还是呆在乐善堂比较安全。”

  “东家,你同表少爷这几日天天早出晚归,是不是同这件事情有关?”说着,夏秋还看了眼厅中的鹦鹉,却见它仍旧蔫蔫的,还是没什么精神。

  斜了她一眼,乐鳌低声道:“没错,不过这件事情你还是少掺和的好,因为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要找的,不是妖,所以,你的能力也排不上用场。”

  “不是妖?”夏秋眉毛挑了挑,“你们找的就是今天上午来的那个东洋女人对不对?”

  略略思忖了一下,乐鳌道:“如今看来,九成应该是她。怪不得我们摸不着头绪,原来竟是东洋人,这倒是有些棘手了。”

  “东家,事到如今,你还觉得你们瞒着我就是为我好吗?”盯着他的侧脸,夏秋低声问道。

  这一次,乐鳌终于停下了正在收拾药箱的手,看着她皱了皱眉:“是我太想当然了,的确不该把你一个人留在药堂,不过,我本以为白天应该没事的。却没想到,老黄竟然在大白天露了行迹。”

  一般妖怪白天的妖力会变弱,所以,很多弱小的妖怪在白天的时候会找个地方藏起来,直到晚上天黑了才会活动,只有一些灵力强大的妖怪,才会在白天出现,不过,那也是在他们能够充分隐藏自己身上妖气的情况下。

  谁知道老黄大白天为了追人竟然露了气息,而那个东洋女人,竟然也敢在大白天收妖,实在是太过胆大包天了。

  不过,想到老黄对那个女人的描述,以及这件事情的前因后果,乐鳌却觉得有些地方非常可疑,再加上这一阵子城中的妖怪很多都被不明身份的法师收了,应该就是这个东洋法师,乐鳌倒觉得,这个女人仿佛是专门来临城捉妖来的。

  只是,为什么是临城?

  而且,老黄刚才还说,当时他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是这个女人却给他留了一线生机,说是有话要问他,而他也是趁着这个机会,才找到逃走的时机,赶回乐善堂求救的。

  这一阵子,乐鳌和陆天岐之所以这么忙,是因为那些被这个神秘法师攻击过的妖怪几乎全都死了,只有面摊老板老武活了下来,不过,他却也因为受伤过重,被打回了原形,什么消息都无法给他们提供,他们只能日日带着他在街上找寻,希望他发现打伤他那人的踪迹后,能给他们些提示。

  如今,老黄是唯一一个活下来的一个,他们这才知道,最近在临城捉妖的神秘法师,竟然是一个年轻女子,而且还是个东洋人。

  而这个东洋法师,确切的说是东洋巫女,是不是每个人都像对待老黄这样,临杀死他们前还要问他们些话呢,她究竟想问什么?

  听到乐鳌竟然将这件事情归咎于白天老黄露了痕迹,夏秋很是有些恼火,但她还是笑了笑:“东家,您是不是到现在还不把我当做乐善堂的人?想着有朝一日消除我的记忆?”

  乐鳌神情一顿,一时间倒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看到他的样子,夏秋抿了抿唇:“东家,您还记不记得前一阵子我说过,有事情要请你帮忙?”

  “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听到她突然提起这件事,乐鳌的神情立即严肃了起来。

  夏秋抬了抬头:“我想做东家一样的人,也想像您一样,做一个能医治妖怪的大夫,抑或是天师,反正不管怎么称呼都好,我就是想帮他们。”

  “做一个,像我一样的……人?”喃喃的说出这句话,乐鳌的似乎有些出神。

  看到自己将话说到这份儿上,乐鳌还是无动于衷,甚至连下文都不接了,夏秋这次是真的有些恼了,声音忍不住提高了几分:“东家是什么意思?难道您做的我就做不得吗?哪怕是普通大夫,也还会带几个学徒呢,难道我就不能随您学些东西,还是说,您觉得我的能力无法胜任?所以我连试一试的资格都没有?”

  这个时候,乐鳌才似乎回过神来,看到已经气得满脸通红的夏秋,解释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那您是什么意思?您倒是说说看,我到底有没有做您学徒的资格?”看着乐鳌,夏秋的眼中充满了期待。

  看到她清澈的眸子,乐鳌却不自觉地将自己的眼睛躲闪开来,然后低声道:“你看到的,也许并非你所想的那个样子,我能做的事情,也并非人人都适合。因为,我是……”

  不等乐鳌说完,夏秋便失望的打断道:“东家,归根结底您还是觉得我没那个能力,对不对?”

  说完这句话,她不等乐鳌再说下去,一转身往乐善堂的大门口走去。

  “你做什么去?我不是说了,今晚你……”

  “东家不必说了,我今日实在是不想留在乐善堂,我还是回去吧。”

  “难道你忘了,子时之前你半分能力都没有。”

  “那又如何?”夏秋转头对他笑了笑,“我要是今晚真出了什么事,也省的东家日日让老黄接送我上下工了,那该省下多少麻烦?这样一来,东家也不会再担心我会将乐善堂的事情说出去了。”

  她的话让乐鳌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他冷哼了一声:“就你聪明!”

  “不是我聪明。”听到他这句话,夏秋叹了口气,“是东家的心肠太软了。东家放心,我只是今晚不想在乐善堂呆着罢了,而且我也想自己回去想一想。”

  沉默了一下,乐鳌不再阻拦:“那我送你。”

  “不必!”夏秋斩钉截铁的说道,“我不认识东家前,遇到过更凶险的事情,不也活到了现在?我还是一个人回去吧!东家的好意我心领了,日后也不必老黄送我了,这么多年来,我一个人来来去去,其实也习惯了。”

  说完,夏秋不再多说什么,而是头也不回的出了大门,离开乐善堂回家去了。

继续阅读:第7话: 宴会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