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话:不管了?
雷雷猫2017-04-25 12:003,210

  夏秋他们同这个女人保持了大概十几步的距离,尽量不让她察觉到他们,更不让她再离开他们的视线,跟了很长一段路。这次,这一路上再没有出现过什么意外,但这个女人也没有按照原路穿小巷前往五奎巷,而是绕了一条很远的路,所以大概一个小时之后,才到达了当初同夏秋撞到的地方。

  而这时,原本散落在地上的定胜糕早就被巷子里的野猫野狗叼走了大半,就连盒子也不见了,只余下了一些碎的捡都捡不起来的渣子。

  女人到了这里,再次哀怨的看了地上的点心渣子一眼,这才转了方向,穿过五奎路,往富春巷的方向走去。

  乐鳌和夏秋就这么默默地在她身后跟着,结果越走他们两人越奇怪,因为女人前往的方向的确是富春巷没错。

  这富春巷是近十几年才刚刚繁荣起来,基本上住得都是临城里的新晋,听说还有几个刚到临城的军界人物也在那里置了宅子。看这个女人的装扮不像是四大楼里的人,也不像是丫头奴婢,难不成是富春巷里哪户人家的姨娘?

  只是,住在富春巷里的那些人家,家里的姨娘上街,又怎么可能不派人陪着?肯让她大晚上的一个人在外面停留?

  不过,以前夏秋上下工也经常经过富春巷,也有可能是这个女人只是路过这里,想要往城郊去。

  但是,不一会儿功夫,他们就否定了这个想法,因为这个女人来到了一个黑漆的大门外后,就停住了。

  她先是推了推,发现大门从里面被闩住了,然后她只得敲了敲大门,低低的唤了声:“娘,我回来了。”

  这个黑漆大门只有中等大小,看起来住在这里的人家应该不是种徳堂那般的高门大户。可就算不是高门大户,但富春巷上又怎么会有贫民。

  乐鳌略略推断了下,猜测这门的后面最起码是个两进的院子。也就是说这院子的主人,最起码是个小康之家,而且既然能在富春巷置下宅子,肯定还是有些后台的小康之家。

  可这样一来,这个女人的身份就更加难以捉摸了,这样的人家怎么也要有几个仆人丫头的吧,怎么可能让主人一个人跑那么远买东西?

  可是,也总不可能是这个女人连自己家住在哪里都忘了吧!

  结果,乐鳌同夏秋在墙角处等了好久,都没见有人给这个女人开门,直到这个女人又敲了两三次门,叫“娘”的声音也一次比一次低声下气之后,黑色的大门才从里面被人打开了。

  只是,还不等这个女人进门,却听“哗啦”“哐当”两声,一盆水被人从门里泼了出来,然后大门又重新重重的关上了。随即,一个沙哑刻薄的声音在大门里面响了起来:“你这个破烂货,这么晚了又到哪里勾搭男人去了,我们张家怎么会有你这种媳妇,给我滚,我们张家容不下你!”

  女人听了,不顾身上被水淋了个湿透,立即跪了下来,边磕着头边发抖的哭道:“娘,娘!是媳妇不对,是媳妇笨,子文这些日子很辛苦,今日好容易回家,媳妇就去给子文买他最爱吃的定胜糕去了,结果走到半路却摔坏了,本想再去给他买一份,可路上……可路上……却……却不小心摔到了旁边的沟里。而等媳妇再次到了得意斋,他们也关了门,这才回来晚了。娘,娘,是媳妇的错,是媳妇的错,您这次就饶了媳妇吧!”

  可显然,里面的女人并不想就这么容易放过她,听过她的解释后,反而继续骂骂咧咧的,说出来的话也越发污秽不堪,简直无法入耳。

  只是,无论她说的多恶毒难听,门外的女人只是一个劲儿的求饶、磕头,半点反驳都不敢有。就这样,门外的女人足足求了半个小时,声音都变得嘶哑了,门里才传出一个男人低低的声音,仿佛是在劝说门里面的女人。

  结果这次,又隔了好一会儿,里面的女人才冷冷的说道:“你就给我跪在这里,天亮之前不许起来,若是敢起来,我们张家立即把你给休了!子文,这种女人值得你为他求情?跟娘回去!”

  说完,却听门里传来一阵脚步声,应该是里面的女人和那个叫子文的男人离开了,而这个时候,门外的女子也不再大声求饶哭闹,而是规规矩矩的跪在大门口,继续小声啜泣起来……

  躲在一旁的夏秋早就看不下去了,直到最后看到这个女子被罚跪,她愤怒的看向乐鳌:“东家,她都已经被欺负到这个地步了,为何还要如此听话?她……她为何不一走了之?”

  她可是妖呀,而且,很可能还是一个灵力强大的妖,竟然就这么任人摆布,还是被一个恶女人摆布,她的“妖”脸难道不要了吗?

  此时,乐鳌也不得其解,不由问夏秋:“你真的确定她是妖?”

  “东家……”

  听到乐鳌质疑自己的判断,夏秋正要争辩,却被乐鳌摆了摆手阻止了,然后他低声道:“不管怎样,咱们先回去。”

  “回去?”夏秋一怔,“难道不管了吗?”

  “怎么管?”乐鳌摇了摇头,“很明显,门里的是她的婆婆和先生,这是他们家的家务事,你觉得咱们该怎么管?”

  “可是……可是……”夏秋眨了眨,然后愤愤不平的说道,“可是东家,她是妖呀,难道……难道咱们乐善堂不该帮她吗?”

  ……

  等乐鳌他们回到乐善堂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落颜早就等急了,看到夏秋回来,第一时间就冲了上去,拉着她左看右看的好一会儿,然后眼睛通红道:“夏秋姐姐,你没出事真是太好了。”

  本来夏秋正若有所思,看到落颜的样子,不由怔了怔:“出事?我能出什么事?你这丫头怎么了?”

  此时落颜的眼睛不但红通通的,眼眶里的泪水还打着转儿,看到她更是一副劫后余生的样子,反而把她给吓到了。

  用手背擦掉眼角将落未落的泪水,落颜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然后又偷偷瞧了旁边的乐鳌一眼,干脆一头扎在了夏秋的怀里,然后闷闷的说道:“夏秋姐姐,你去哪儿了。怎么到这会儿才回来,我都快急死了。我以为……我以为……”

  她犹记得天刚擦黑那会儿,乐大夫回来后,发现夏秋不在,而是一个人出门买东西去了,那副阴沉下来的脸色。虽然他当时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转身就离开了,可他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这个时候落颜才想到曾经听陆天岐说过,自从那个叫原田的东洋女人出现以后,尤其是林家的宴会之后,好像东家就没再让夏秋一个人在晚上出过门。

  虽然大部分时间是老黄陪着,可后来老黄受了伤,有几日即便是那个林少爷送夏秋回去,乐大夫还是会悄悄跟上去。

  而到了最后,不等夏秋开口,乐大夫就主动让她住在乐善堂,还收她做了学徒。也正因为如此,夏秋偶尔不在的时候,陆天岐没少在她面前絮叨,一心认为夏秋是个大麻烦。

  那段时间,落颜正好刚刚去上学,一切正新鲜着,后来又出了青泽的事情,所以乐善堂这边的事情便少了些注意,结果后来听陆天岐这么一说,好像还真是这么一回事。

  也是那个时候落颜才知道,虽然她想的是让夏秋陪自己,同自己作伴,可东家让夏秋留在乐善堂,更多的却是为她的安全考虑。

  而今日,看到乐大夫的样子,她才意识到自己似乎是有些大意了,夏秋姐姐总为她着想,可她又何曾为夏秋姐姐想过,这一阵子因为青泽的事情,她没少自怨自艾,总以为自己是天下最可怜的人,做什么事情都心不在焉的,她若是能为夏秋姐姐多想一些,今天也肯定不会让她一个人出门的。

  即便那个原田目前正在养病,可那个女人做事不顾后果,非常危险。万一哪天夏秋姐姐再同她碰上,他们又不在身边,那是一定会吃亏的。

  所以,乐鳌走后,她就一心期盼他快点带着夏秋回来,千万别出什么事才好,至于夏秋说的回来给她包小馄饨的事情,早就被她忘到脑后了,只有陆天岐时不时的酸两句,说什么快饿死了云云,全都被她给瞪了回去。

  结果乐大夫这一走,这么久都没回来,让她也越发的忐忑不安,几乎认定夏秋已经出了事,心中的沮丧更是无以复加,所以一看到夏秋终于回来了,随着心中的一块大石落了地,人也放松下来,情绪自然也显露了出来,这才会露出一副快要哭出来的样子。

  只是,夏秋并不知道她走后发生的事情,更不知道乐鳌是专门来追她的,看到落颜的样子,心都快化了,有关那个女人的事情也暂时被她抛到了脑后。

  她连忙拿出打包回来的馄饨小笼,小声哄道:“好落颜,是姐姐不对,不该回来这么晚的,你一定等急了吧,是不是饿了,东家给你们带了馄饨小笼,你等几分钟,我给你热一下。”

继续阅读:第5话:丽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