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话:丽娘
雷雷猫2017-04-26 12:003,153

  “馄饨小笼?”

  还不等落颜回话,却见一旁的陆天岐已经走了过来,看着夏秋手中拿着的袋子,两眼放光的说道:“可是千禧巷的那家?表哥,你竟然去那里了,竟然不叫上我?我都快饿死了!不过也真是难得,表哥你这是第一次给我带东西吧!”

  以前的时候,就算他要求了,表哥都不理他,他记得有一次他向表哥抗议过,却被表哥一句“饿一顿你又死不了”,给轻飘飘的顶了回去,让他很是伤心。因此,很长一段时间,他们都是各吃各的。

  这几个月是因为夏秋每天都在乐善堂做饭,他们这才在一起吃了几次饭。而且,即便这段时间他们因为有事经常出去,在家里吃的少了些,可他们在家里一起吃饭的次数,已经比以前好多年加起来都多了。

  只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落颜立即想到这是夏秋专门为自己带回来的,于是刚刚擦掉的眼泪又涌出来了,再次紧紧抱住夏秋,像是下定什么决心似的说道:“夏秋姐姐,都是我不好,我这一阵子太任性了,这世上对我好的人那么多,我已经很幸福啦,从今以后,我绝不会再胡思乱想了,我也要对你们好。”

  夏秋没想到自己不过是晚回来了一会儿,这个丫头竟然说了这么多感性的话,一时间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小声哄着落颜,先是看向对面的陆天岐,只见他撇了撇嘴,将头扭向了一旁,而等她一脸疑问的看向乐鳌的时候,后者已经不紧不慢的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边走边轻描淡写的说道:“吃完了早点睡。”

  即便关于那个女人的事情,夏秋还有很多话想对乐鳌说,想向他请教,可她此时也知道不是时候,眼下这个情绪莫名激动起来的落颜,已经不够她应付的了,只能暂时作罢。

  不过,等她安抚好落颜,吃了东西睡了一觉起来,再去找乐鳌的时候,却被陆天岐告知,他出门了,至于去了哪里,什么时候回来,陆天岐也不知道。

  而且,不仅仅是她有话问陆天岐,陆天岐更是有一肚子的话还想问夏秋呢。所以,不等夏秋继续问下去,陆天岐却已经忍不住开口道:“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怎么那么晚才回来?难道真是我表哥带着你去逛街去了?”

  回来之后乐鳌就回了自己的房间,一大早又走了,他还没来及问他,自然也不知道他们昨晚遇到的事情,而他们竟然带回了千禧巷的馄饨,所以,陆天岐能想到的只有这一种可能,这也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这件事情自然没什么好隐瞒的,昨晚的时候夏秋就同落颜说过了,结果小丫头一听,也是一样的义愤填膺,恨不得立即就去把那个女人救出来。不过正当落颜想要告诉陆天岐昨晚发生的事时,却见陆天岐突然一脸古怪的看着她道:“我告诉你,你可别对我表哥抱什么幻想。”

  幻想?

  夏秋一愣,嘴唇立即抿了起来:“表少爷是什么意思?”

  看到她脸色变了,还以为自己猜中了她的心事,陆天岐犹豫了一下又道:“我就明说了吧,我表哥是不可能看上你的。他去找你,是怕你出了什么事会给我们乐善堂惹来麻烦。别以为他跟你去了一趟千禧巷就能代表什么,他不过是想带你见见世面。毕竟你是乐善堂的人,不能太小气丢我们的人。你若是动了什么不该有的心思,只会害人害己!”

  这些话他早想说了,不过表哥那里他往往只开了个头,就被他随便几句话给打发了,而夏秋这里他一时间又找不到合适的机会。如今好容易让他逮着由头,还能不好好利用起来?别看他平时看起来玩世不恭的,可他毕竟有千年的阅历,完全知道有些东西必须在它刚刚露出端倪的时候就给它掐掉,否则的话,只会后患无穷。

  所以,昨晚的事情,虽然他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可乐鳌担心夏秋出事追出去是真,带着夏秋去了千禧巷吃东西是真,破天荒的头一次帮他们打包带吃的回来也是真。所以,他不必知道更详细的经过,只要知道这几点就足够了,足够他借机敲打夏秋的了。

  而且,凭心而论,他这么对夏秋说,也是为了她好,虽然这丫头平日心眼多些,本事诡异些,脾气大些,比较滑头些,可人还是不错的,再加上她的厨艺也是着实的好,他可不想真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再做坏人,这种教训,以前他又不是没有过。

  只是,他的阅历虽然足够,可是在某一方面却又是先天的不足,因为他永远都不了解女人。所以,他这番话除了触怒夏秋外,根本就没有起到任何有益的作用,甚至还让夏秋认为,他这么说这么做是乐鳌授意的,平白多了一种被侮辱的感觉。

  于是她冷笑一声:“那我是不是要谢谢表少爷的提醒了?”

  “那倒不用。”陆天岐仍未察觉某人已经到了愤怒的边缘,好死不死的回道。

  重重哼了一声,夏秋转身往外走。

  “你做什么去?”陆天岐微微怔了下。

  还不等夏秋回答,却听身后传来落颜的声音:“夏秋姐姐,你要出门吗?我也去。”

  边说着,她已经来到了大堂中,然后狠狠瞪了一眼柜台后面的陆天岐,没好气的低讽了句:“这世上只怕在没有比你更多事的男人,也没有比你更多事的妖了!”

  “臭丫头,你再说一遍!”被落颜如此鄙视,陆天岐怒道,“我哪里多事了!”

  不过这会儿落颜早就不理他了,而是到了夏秋的身边,一把挽住夏秋的胳膊,笑嘻嘻的道:“今天是周日,姐姐去哪里我就去哪里。”

  夏秋心中的愤怒在看到落颜那张笑脸的同时就减轻了几分,她先是对她勉强笑了笑,然后转头一脸冷静的看向陆天岐:“我只能说,表少爷,你想多了。而且表少爷,从我十二岁起,我就自己拿主意了。所以,不要说如今我同东家之间没什么,就算是有什么,也轮不到你来管。”

  说着,她不再理会陆天岐,而是看着落颜眯了眯眼,露出了一个浅浅的笑容:“我去买菜,你要想跟着就跟着吧,你说,咱们中午吃葱烧猪蹄如何?实在不行就再买点大葱回来包猪肉大葱馅儿的包子。昨天吃的馄饨里面的汤汁不错,我觉得应该能调出差不多的味道来,正好昨天买了肥猪肉,做汤包最合适不过了。再不行我就给你做葱油饼,拌个三丝,就着猪蹄,配着汤来吃,看起来也不错。”

  夏秋说的每一样,落颜都觉得很好吃,恨不得一顿饭将这三种饭菜都吃遍,所以,连连点头说好,不过,夏秋的话却让陆天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到最后都隐隐发绿了。

  他焉能不知夏秋是故意这么说的,而且,只怕今天一天他都别想摆脱“葱”这种让他深恶痛绝的东西了。可以前他能说出抗议的话,今日不知为何,除了生闷气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直到夏秋同落颜离开,他才看着门口的方向重重的哼了一声:“臭丫头,本少爷是为你好,你早晚就知道了。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

  自从搬到临城来,丽娘就一直光顾离自己家最近的那家集市,而且已经基本上同集市的各位摊主们熟悉了,所以一看到她来了,对这位性情随和,为人和蔼的张太太,摊主们都很热情,纷纷同她打起了招呼。

  对于摊主们的热情,丽娘自然也报以礼貌的笑容,不过,她却不敢同他们多说什么,因为今天她要买的东西还很多,要办的事情也不少,根本没有时间同别人说闲话,而且,她也没有同别人聊天的心情。

  虽然早上天一亮,她就被子文偷偷放进了院子,可昨晚她毕竟犯了大错,子文也不能替她遮掩,而是让她做好早餐后立即去娘那里磕头认错。她去的时候娘还没起床,她足足在门外站了一个小时,娘才让她进去帮她梳洗打扮。

  好在,今早没出什么大纰漏,总算是让娘满意了,竟然也没再骂她。不过,眼看昨天的事情就要揭过去了,娘却终于向她宣布了她最害怕的事情,娘要给子文纳妾了。

  她不怕娘骂她,也不怕娘打她,她就怕娘说起这件事情,不过可惜,拖了这么多年,她终究还是没躲过去。

  怪只怪她同子文圆房十年都没有为子文生下一男半女,“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娘只是让她多做些事情,不赶她走已经很大度了,她还能要求什么?

  娘说七日后就要抬那个女人进门,据说是临城本地人,是她爹去军营办事的时候,亲自提出来的,曹旅长也松了口,更是早就派人同娘说过了,要不是子文一直没点头,这人只怕早就进了门。

  只可惜,拖来拖去,最终还是拖不过。

继续阅读:第6话:试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