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话:试探
雷雷猫2017-04-27 12:003,238

  事到如今,她除了点头答应,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就算是有泪也要往肚子里吞。她什么都不怨,只怨自己命太苦。而且,当初若不是子文一家救了她,她只怕早就死在山里被野兽吞到肚子里了。

  虽然后来张家捡了她让她做了童养媳,可她不得不说,开始的几年,不管是娘还是子文,对她都是很好的。直到后来他们圆了房,子文从了军……

  今日出来,娘特意允许她晚点回去,午饭竟然也不用她做了,让她将新人入门的一应东西采办齐全。

  虽然只是纳妾,那女人的家里也不是什么大富大贵的人家,到时候只要一顶小轿将她抬进门里来就是。可娘的意思是,重内不重外。也就是说,对外虽然可以不动声色,可对内一定要重视,毕竟是他们张家传宗接代的大事。

  所以,娘说了,新房里的红烛花灯一概不能少,床铺铺盖也要用大红,一应摆设也都要换新的。甚至于娘还对她提起,以后要雇两个人来伺候这位新的如夫人,也省的婚后累到了,拖延了她孙子的到来。

  别的也就算了,一听到娘让她给这位如夫人的房间里置办大红的被褥,丽娘就觉得心中一揪一揪的痛。这大红色可是正房的颜色,别人家若是纳妾,一般用粉红或者桃红就很不错了,可这次,娘竟然让让她用大红!

  “咦,姐姐?原来是你!好巧呀!”

  就在她出神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在她的身旁响起,丽娘应声转头,却愣了愣,然后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看着她手里挎着的菜篮:“原来是姑娘?你也来这里买菜?”

  “是呀,原来姐姐就住在附近,以前我怎么都没遇到过姐姐?昨晚姐姐急匆匆就走了,没摔伤吧!”

  出现在丽娘身边的正是夏秋,她同落颜一出门,就直奔富春巷,刚巧看到丽娘去集市,便一路跟了过来,却看到丽娘竟然进了喜铺买东西,所以,她一出来,她同落颜就急忙上前去打招呼。

  “姑娘有心了,我没事。”丽娘说着,就想离开。

  只是,她想离开,夏秋却是特意为她来的,又怎么可能让她这么轻易就走,于是她连忙带着落颜紧跟着她走了两步,继续笑着问道:“昨晚,姐姐可买到了定胜糕?”

  她的话让丽娘脸色一黯,脚步也慢了几分,然后低着头摇了摇头:“不曾,我去的时候,得意斋早就关门了。”

  “那可真是太可惜了。”夏秋故意露出一脸的惋惜,“得意斋的定胜糕很好吃呢,我们一会儿也想去千禧巷,不如姐姐随我们一起去逛逛吧!对了,忘了向姐姐介绍了,我叫夏秋,这是我妹妹乐颜。”

  夏秋说着,将落颜推到了丽娘面前,落颜眼珠一转,立即对丽娘说道:“姐姐好,我叫乐颜,姐姐是我表姐的朋友吗?姐姐好漂亮呀!”

  落颜的声音甜甜糯糯的,人又长得玉雪可爱,被她黑葡萄一般的眼睛盯着看,丽娘的心都快化了。再想到自己若是同子文刚圆房就能生下孩子的话,只怕也这么大了,丽娘的心便又软了几分,于是她彻底停住了,对落颜温柔一笑:“好一个漂亮的小姑娘,可惜我身上什么都没带。不如这红玛瑙串子你先带着玩儿吧。”

  这玛瑙串子是她刚才在喜铺买的,本是为那位如夫人准备的首饰之一。虽然不值什么钱,可样子却很时兴,其中一颗还雕了颗羊头,取“祥”字的彩头,作为礼物倒也合适。

  可是刚刚才见面,她就送落颜这东西,也算是很重的礼了,落颜又怎么敢收,连忙将手背在身后退了两步,然后笑嘻嘻的道:“姐姐又不是我们的长辈,这礼我可不敢收。你没带礼,我又何曾带了,哪有你给我我却不还礼的道理,不如改日,咱们全都把东西带全了,再交换礼物如何?我看姐姐很是喜欢,我哥哥是乐善堂的乐大夫,姐姐家住在哪里,改日我们上门拜访呀!”

  “原来是乐善堂的乐大夫!”

  落颜的话说的有理,丽娘一时冲动,此时也知道自己无缘无故送人礼物有些唐突,便顺势将东西收了,不好意思的笑道:“我听我先生提过乐大夫,你就是乐大夫的堂妹吧,可是在临湘女子师范读书?我先生姓张,如今在政府的曹旅长手下做副官。”

  关于这位张副官,落颜又怎么会不知道,前几日她帮着菁菁施粥的时候,这位张副官还在一旁帮忙呢,而且,这位张副官也正是陆天岐认识的那位军界人士,落颜能进女子师范读书也多亏了他帮忙。

  于是落颜同夏秋交换了个眼神,夏秋笑道:“我当是谁,原来姐姐就是张太太呀,说起来,我妹妹能去女子师范读书,还要多亏张副官帮忙呢。也难怪姐姐同乐颜一见如故,连我在旁边都忘了呢。”

  丽娘脸上一红,连忙道:“对不起,是我失礼了,还请姑娘不要怪罪。什么张太太,你们叫我丽娘好了。”

  “原来是丽娘姐姐!”夏秋嘻嘻一笑,“昨天晚上遇到姐姐,今天竟然又遇到了,您家又早就帮了我们大忙,看来咱们真是有缘分呢!”

  夏秋不提昨晚还好,一提到昨晚,丽娘却立即想到了自己此时的处境,脸上的笑容也变得勉强了,然后点点头,轻轻地叹了口气:“是呢,的确有缘分呢。”

  看到她说着说着,眉间又涌上了愁绪,夏秋眼神微闪,低头看着她篮子里的红烛喜字说道:“姐姐家里这是要办喜事了吗?”

  夏秋这句话,立即让丽娘脸上原本就勉强的笑容变成了苦笑,然后她盯着篮子里的红烛出了会儿神,幽幽的说道:“是呀,要办喜事了,我先生隔几日就要抬如夫人进门了,我……是来给他们置办东西的!”

  如夫人进门,却要原配的正室夫人亲自置办婚礼用品,即便夏秋昨晚见识了门里那位婆婆的彪悍,可还是觉得太过份了。于是,她强压了压心中的怒气,淡淡的道:“是张副官让姐姐来置办的吗?其实这种事情,让个丫头来办不就行了,又何必姐姐亲自来。”

  结果却见丽娘又苦笑了一下,摇了摇头:“子文俸禄有限,娘又勤俭,所以我家没有下人。”

  偌大一个旅长副官竟然没有下人?这种事情不要说夏秋,就连落颜都不信,于是她也忍不住问道:“姐姐家那么大,就凭姐姐一个人操持,那岂不是都要累死了。”

  落颜刚刚才去看过张副官家,虽然只是在门外,可猜也能大概猜到张副官宅子的规模,因此一急就说漏了嘴。这让夏秋提心吊胆了一番,生怕丽娘会察觉出不对,对她们起了怀疑。

  不过好在,丽娘似乎并没有察觉出不对劲儿来,反而笑道:“那有什么,以前没来临城前也是我操持的,不过是两进的院子,我们也只有三人,没什么难的。”

  只是,说到这里她的眼神又是一黯,因为,很快她的家里就不是三个人了,不但要多一个如夫人,还要增添很多下人,娘果然很心疼这个快要进门的如夫人呢。

  想到这些,原本遇到夏秋她们后的些微喜悦立即消失的无影无踪,然后丽娘扯了一个笑容,对夏秋她们说道:“我还要去前面的绸缎铺子,先告辞了,等以后不忙了再去拜访你们。”

  说完,也不再同夏秋她们多说,就匆匆的往前面去了。

  娘说要找人做四床缎面的被褥,图案则要龙凤呈祥、百鸟朝凤、花开富贵和百子图,而且,也全部要大红的。

  丽娘觉得,只怕七日后她会被里里外外的红色晃瞎了,即便是现在,她只要听到“红色”这个词,就觉得浑身都不舒服,胃里也一阵阵的泛呕。

  正想着,不知怎的,突然一股怪风卷着灰尘迎面向她吹了过来,她不由闭了下眼,而等她睁开眼后,却看到了满地的桃花瓣。原来刚才那阵风把她头顶上的几朵桃花也吹落了。

  丽娘看着地上碎掉花瓣愣了愣,然后再次加快了脚步,不一会儿就拐到另一个巷子里,往绸缎铺去了。

  看到丽娘逃也似的走了,落颜正要说话,却见夏秋突然对她摆了摆手,然后看向一旁的桃树。不过可惜,桃树上花团锦簇,集市上也人来人往乱糟糟的,极大影响了她的感觉。所以她只得道:“咱们先回去吧,边走边说。”

  虽然不知道夏秋发现了什么,可落颜知道,她绝不会无缘无故如此,自然点头同意。直到两人走到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夏秋这才停下来,又感受了一下周围的气息后,这才道:“好了,没事了,你可以说了。”

  “夏秋姐姐,怎么了?”落颜不急着说丽娘的事,而是先好奇的问道。

  夏秋笑了笑:“我好像感到些陌生的气息,不过现在没有了。”

  “你感到的是我的气息吧,刚才那些花瓣是我吹落的。”落颜立即道。

  “你的气息我怎么会不熟悉?”夏秋摇摇头,“不过,也有可能是哪个过路的妖怪吧?总之不用管他了,你刚刚想对我说什么?”

继续阅读:第7话:分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