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话:分歧
雷雷猫2017-04-28 12:003,305

  夏秋说的话倒是也有些可能,于是落颜也不再想这件事而是开口道:“夏秋姐姐,你看得没错,她的气息虽然很弱,可我也察觉了。不过,你若是不说,我肯定不会看出来的。只是……你刚刚也看到了吧!”

  夏秋点点头:“我看到了,那些桃花瓣躲开了她。”

  落颜“嗯”了一声:“那些花瓣我附了些法力上去,若是普通人,怕是要受些皮外之伤的,可是你也发现了,那些花瓣根本近不了她的身,眼看就要挨到她的时候,就自己掉在了地上。”

  “这么说,她果然是故意隐藏自己的身份了?”夏秋皱了皱眉,“可是,那个张副官对她好也就算了,但很明显,张家不但将她当丫头使,那个张副官也要娶如夫人了,根本就没把她放在心上,她又何必留在那里,自取其辱呢?”

  说到这里,夏秋看着落颜道:“如果是你,他们这么对你,你会如何?”

  落颜听了,立即攥紧了拳,冷哼道:“若是他们敢这么对我,我立即将他们埋在花圃里做花肥!”

  不过,说到这里,她又犹豫了下:“只是,这位丽娘姐姐,也许是真的爱她的先生,你说她婆婆那个样子,大概,她只是不舍得让她先生为难呢?”

  “爱到可以眼睁睁看着他娶别人?甚至还要给他们亲自置办新房里的东西?”夏秋说着冷笑了一声,然后看着落颜道,“若青泽是个普通人,他这么做的话,你只怕早就离开他了吧!若是爱他爱到低若尘埃,连自尊都没有了,就算日日跟在他身边,又有什么意思?”

  没想到夏秋会在这个时候提到青泽,落颜一愣,随即敛了眼皮看向自己的脚尖,小声道:“夏秋姐姐,你忘了,我根本就没这个机会,青泽哥哥不过是把我当妹妹罢了,甚至,还把我当麻烦。”

  看到落颜的样子,夏秋知道自己一时失言了,于是连忙摇了摇头,握住了落颜的手腕,低声道:“那可不一样,也是我用错了对象,我的意思是,你们都不是普通人,所以是体会不到这种滋味的。一只妖放弃了一切要同一个普通人在一起,结果却落了这样一个下场,可不仅仅是伤心两个字就能形容的。况且……”

  夏秋说着,眼神突然放空,看向了空中的一个方向,淡淡的说道:“况且,人和妖在一起本来就不会有好结果的……”

  “夏秋姐姐!”看到夏秋的样子,落颜有些奇怪,不禁问道,“你……在说谁?”

  夏秋回过神来,看着她笑道:“反正不是在说你。总之,这种感觉你是体会不到的,而且,青泽他……”

  “他怎么了?”看到夏秋似乎有话要说,落颜的心思一下子全都扑到了青泽身上,连之前感受到的那一点点的不对劲儿都忘到脑后了。

  察觉失言,夏秋眼珠转了转,笑嘻嘻的道:“他同你一样,都钻了牛角尖,也许过些日子,你们就都想通了。”

  一听夏秋就是在敷衍她,落颜撇了撇嘴:“我知道你怕我伤心。不过,夏秋姐姐你放心好了,我现在已经想通了,这世界这么大,如今又有了这么多好玩儿有趣的事情,我不会再只想着嫁给青泽哥哥这一件事情了。听菁菁说,在那些红头发绿眼睛的国家里,有很多有趣的东西,如今知道了世界这么大,我也想出去看看呢。”

  看到落颜的样子,夏秋觉得就像是自己的孩子一下子长大了一般,于是她使劲搂了搂落颜的肩膀,肯定的说道:“我家落颜就是不一般,我觉得日后你真的能成为一个女先生呢。要是丽娘也如你一般胸襟广阔就好了呢。”

  说到这里,她突然若有所思起来……落颜以前也因为青泽的事情伤心欲绝,可后来不是也想通了?若是有人能开导开导丽娘的话,也许她也能想通也不一定呢?

  不过,这个时候,落颜却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突然说道:“夏秋姐姐,如果丽娘不是因为喜欢张副官,而是因为别的目的才留在张副官身边的呢?或许……或许她想……”

  若是丽娘目的不良的话,那她在张家忍气吞声的待着,仿佛就更容易解释通了。

  夏秋摇了摇头:“这点我早就想过了,不过,我觉得她不是,而且,如果真的如你所说,咱们更该让她离开张家了,也省的日后害人害己。”

  喜鹊就是最好的例子,若是这个丽娘真的想要加害张家人,乐鳌一定不会袖手旁观,她更该阻止她,不可让她一错再错。

  “也许,我应该再同她谈谈。”想了想,夏秋自言自语道。

  她们边走边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五奎路上,而随着一阵汽车的汽笛声响起,一辆黑色的小轿车停在他们身旁。车停好后,一个人透过车窗对她们打招呼道:“你们出去了?上车吧,咱们一起回去。”

  车里的人正是乐鳌,原来他今天出门是坐车出去的,这倒是同他往日独来独往的风格不同。

  上了车,还不等夏秋她们开口,却听乐鳌低低的说道:“昨晚那个女人,是曹旅长手下张副官的太太,叫丽娘。她嫁给张副官已经十年了,是童养媳。”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回头看向夏秋:“据说,张副官七日后要娶如夫人了。”

  原来,他今日一大早出去,竟然是去打听丽娘的身份去了!

  夏秋虽然吃惊,但心中却十分感动,知道东家果然还是不肯放任不管,当即点点头:“谢谢东家,我们刚才在集市上遇到丽娘,已经知道她的身份了。”

  “你们刚才……自己去调查丽娘了?”乐鳌眉头皱了皱,“你知不知道,这很危险,若是那个丽娘居心叵测,只怕……”

  “这么说,东家也清楚丽娘姐姐没有害人之心咯?”夏秋眼睛一亮,快速说道,“这么说,东家肯帮她了?”

  只是,看到夏秋满脸的期待,乐鳌却转回头去,看着前方的路低声道:“我还是那句话,这件事情毕竟还没弄清楚,而且,这是别人的家事,我们乐善堂从不插手别人家事,只有他们来求助的时候,才会出手。”

  夏秋立即明白了乐鳌的意思,这次是真的有些生气了:“东家,这么说,您还是不肯出手了?”

  这次,乐鳌既不肯定也不否定,只是默默地看着前方,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那好,东家的决定自然有东家的道理!”夏秋深深吸了一口气,低声说道。

  然后她整个人重重的靠在车椅背上,眼神则看向窗外,不再吱声了。

  “我的意思是,一定要调查清楚。”

  乐鳌终于开了口,不过,随着汽车拐弯时,小黄师傅按喇叭的汽笛声,夏秋却似乎没有听到……

  ……

  婚礼的用品果然不是那么容易采办齐全的,即便前一天丽娘跑了整整一天,可终究还是忘了定新人用的鸳鸯帐子,被张老太太好一顿数落。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她连早饭都没顾上吃就出了门,再次赶往集市的方向。

  不过刚刚走出富春巷,她却听到一阵汽笛声响起,却是身后有车驶了过来,她连忙躲到了一旁,想给车子让路,却不想,身后驶来的车子却在她的身边停住了。

  她转头一看,却看到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在车子的后车窗里,正在对她笑,竟是昨天在集市上遇到的夏秋。

  “夏小姐?”

  丽娘一脸的诧异,可夏秋已经从车里将车门打开了,笑嘻嘻的道:“丽娘姐姐,咱们还真是有缘分呢,今天端午,姐姐可是要去东湖边上看龙舟?我送你呀!”

  看到是夏秋,丽娘笑了笑:“今天端午吗?我都忘了。谢谢夏小姐,我不是去湖边,我是去集市。”

  “昨天的集市吗?正好顺路,上来吧,我送你过去。”

  丽娘一愣,本来想拒绝,可一想到集市的确还有一段距离,夏秋又盛情难却,于是点了点头:“那就多谢夏小姐了。”

  上了车,将车门关好,夏秋笑嘻嘻的对前面开车的小黄师傅道:“走吧!”

  小黄师傅应了一声,便再次发动了车子,而这个时候,夏秋则伸手帮丽娘放下了她旁边车窗上的车帘,并低声道:“风凉,别把姐姐吹到了。”

  “谢谢夏小姐。”

  夏秋如此贴心,丽娘立即表示了感谢,而夏秋只是对她笑了笑,紧接着放下了自己这边的车帘,这才重新坐好。

  不过之后,只见她沉吟了一下,却突然问道:“丽娘姐姐,我同你一见如故,也很喜欢你,咱们都住在临城,日后你若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都可以来乐善堂找我。”

  夏秋这句话一下子就说到丽娘的心里去了,在张家这么多年,她的生活里除了娘就是子文,要不就是怎么做也做不完的家事,根本就没有年龄相近的姐妹,也没有机会去交朋友,自然有了委屈也找不到人来诉说。如今听到夏秋的话,要说不想向她倾诉那是假的,可这个念头不过在心里转了一圈,她却立即恢复了理智,对夏秋笑了笑:“多谢夏小姐,娘和子文对我很好,我又能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

  夏秋歪头看了看她,却笑了:“丽娘姐姐,我何曾说张老太太和你先生对你不好了?”

继续阅读:第8话: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