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话:锁
雷雷猫2017-04-29 12:003,191

  丽娘一愣,脸颊当即有些发热,这才意识到自己无意间暴露了自己的心事,于是马上垂下了头,小声说道:“我……我的意思是……是我过得很开心,我先生很体贴我,娘……娘对我就像……就像亲生……亲生……”

  说到这里,丽娘是真的说不下去了。

  有些事情,若是一直埋在心中还好,或许故意装作不在乎,就可以骗自己无所谓,可若是一旦被人说破,就像是将窗纸捅破了一般,也就再也无法继续骗自己了,就如揭了伤疤后血淋淋的伤口,只有彻骨的疼痛。

  而这个时候,夏秋又轻轻地叹了口气,缓缓地说道:“丽娘姐姐,其实有些话若是能说出来,心里也许能好受些。”

  于是,她这句话后,下一刻,丽娘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扑簌扑簌的落了下来。

  丽娘知道,自己这会儿不应该掉泪的,这样只会让自己的脆弱更多的暴露出来,不过可惜,她心里很清楚,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眼泪,毕竟她已经忍了很久很久,久到她的心都已经麻木了,而如今这颗麻木的心又如何能控制住她剩余的情感,她只觉得自己的心灵和身体已经随着泪水的涌出彻底分离开来,再也合不到一起了。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丽娘知道自己不能再在这里呆下去了,否则的话,她只怕会哭上三天三夜,于是她试图擦干眼角的泪水,可终究是擦不干净,只能连忙把头转向一旁,狼狈的看着车窗上的布帘,哑着声音说道:“集市应该快到了吧?我该下车了。”

  “丽娘姐姐,你这又是何苦?”夏秋幽幽的道,“那夜我都看到了,张老太太让你在门外跪了一夜,张副官过几日也要娶如夫人了,他们一家把你当丫头使……”

  “你……你怎么知道?”丽娘吃了一惊,满脸泪痕的转回头来,看向夏秋,“你跟踪我?”

  “丽娘姐姐,我只是担心你罢了。”夏秋低下头,慢慢的说道,“你同他本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又何必如此执着呢?我以前有个朋友,也同你一样,爱上了一个……”

  “不对!你为什么要跟踪我?”

  这个时候,丽娘的伤心已经完全被警惕和震惊压下去了,也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劲儿。

  她就算再伤心,也不可能在一个只见过三次面的新朋友面前哭的不能自已呀,就像是她不知不觉就被人带入了那种绝望的情绪中去一样。

  所以,警惕心一起,她已经根本不想听夏秋说话了,也听不进去,而是尽量同夏秋保持最远的距离,一脸戒备的看向她:“你是谁?你为什么要跟踪我?你想做什么?”

  “丽娘姐姐,我知道你不是普通人,我家东家也看出来了,你不必再装下去了!”以为她只是生气,夏秋连忙说道。

  “装?装什么装?我不是普通人?你的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叫不是普通人?我要下车,停车,把门打开!”

  丽娘说着,就要打开车门,不过可惜,她是头一次坐车,根本就不知道门锁怎么开,到了最后,她一着急,干脆不想着打开车门了,而是一把将车帘扯开,竟然想从车窗跳出去。

  不过,等她打开车帘,却发现车子根本就没有开向集市,周围也空无一人,她竟是已经被带到了临城的郊外,这让她一下子愣住了。

  丽娘的反应的确出乎夏秋意料之外,按说她都已经开诚布公了,这位丽娘姐姐哪怕再不愿意离开,也不该再想着隐瞒自己身份了,最不济也该摆出谈判的架势才对。

  虽然她想帮她,可她若是说自己心甘情愿,她自然也不会再打扰她,正如东家所说,这是她的家事,外人除了提醒,还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告诉她,日后若是真的忍不下去了,乐善堂可以帮她的忙。

  可眼下看来,她如此一副惊慌失措的样子,分明就是一个普通人的反应,哪里像是一个本领强大的妖了?

  难道说,她看错了,这个丽娘根本就不是妖,真的只是一个普通人。

  这一下,夏秋心中忐忑起来。这次她是瞒着东家出来的,若是这个丽娘真的不是妖,而她又知道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她可没有东家消除别人记忆的本事。

  想到这里,夏秋决定再试一回,于是她立即屏息凝神,暗暗发动自己体内的气,向丽娘身周探去。而此时,丽娘已经回过神来,转头看着夏秋惊恐的道:“你把我带到这里来想做什么?你别想要挟我先生,子文他不会为我付赎金的。”

  显然,她竟把夏秋当做了绑人勒索的女匪。

  夏秋心中哭笑不得,但还是凝下心神向丽娘的体内探去,找寻着她血脉中同普通人那种极不相同的气息。

  这正是她学了乐鳌教她的导引之术后琢磨到的新本事,只不过上次用的时候,她怕暴露自己的身份一触即撤,而这次她则是全力施为。

  如果她没有估算错,她这个新本事若是用到了极致,可以在对方不发动能力的情况下先发制人,提前控制住对方,而不是像以前那样被动抵挡。

  不过,之前她只是练习,连最简单的应用都很少,本是想给东家一个惊喜的,所以这次她全力以赴的使用这种新本事,还是头一次。

  可显然,虽然是第一次,效果却还是不错的,因为丽娘眼看不妙想要冲向夏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竟然一动都不能动了!

  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盯着夏秋一脸震惊的说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妖怪,妖怪,你是妖怪!”

  夏秋此时可没功夫同她解释,这会儿只想趁着丽娘被控制住的时候探明她的真正身份。

  虽然,丽娘能被她的能力影响,已经从一个方面证明她的猜测了。可事情如此诡异,她总要彻底搞清楚才行。而且,这种本事她第一次用,也不知道能控制丽娘多长时间,她自然半刻都不肯耽搁。

  夏秋闭上了眼,任凭自己的气在丽娘的身体里移动,而她此时也似乎随着这股气息进入了丽娘的血脉之中,看到了她血脉中的变化,甚至感受到了她心脏和血脉的搏动。

  而渐渐的,她似乎看到了一股白色的气,不停地在丽娘的血脉中流动着,只是这白气似乎很虚弱,若隐若现的,就连夏秋也不能时刻感受到它的踪迹。

  不过好在,在夏秋的紧追不舍下,这股白气终于带着她来到了一扇金色的大门前,只是一到了这道金色的大门前面,那股白气便立即被这金色的大门吸了进去,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夏秋也停在了大门前,她用手触了触这门,结果发现这门坚硬无比,而且还热的烫手,不仅如此,大门的上面还挂着一个巨大的金色锁头。

  夏秋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她可以肯定,若是普通人,体内是绝不会有这种东西的,就像是要把什么东西锁在里面,让它永远都出不来一般。

  看来,要想知道丽娘的秘密,她势必要打开这扇大门了。

  夏秋在门前权衡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打开这把锁头,只是就在她把自己体内的气息注入到这把锁头里的时候,却突然觉得一道金光从这把锁头上反射回来。紧接着,她只觉得自己的胸口一痛,一股辣辣的感觉立即涌上了喉咙。

  这种感觉让她不由得闷哼一声,而与此同时,她却听到对面传来一声痛呼,她连忙睁开眼看向丽娘,却见她的头一歪,竟然向后倒了去,然后靠在车后背上一动不动了。

  夏秋吓了一跳,哪里还顾得自己胸口的疼痛,连忙将丽娘扶起来,这才发现她全身都软绵绵的,双目紧闭,脸色也白的瘆人。

  夏秋唤了她几声,她半点反应都没有,于是,迟疑了一下,她将自己的手指伸向了她的鼻前,结果她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比丽娘还难看……因为丽娘已经气息皆无。

  “丽娘姐姐,丽娘姐姐!”夏秋连忙将她放平,回忆起之前在雅济医院学过的急救知识,先是重锤了她的胸口几下,然后开始替她按压胸部,想要帮她做人工呼吸。而这个时候,小黄师傅早就把车子停到了路旁,然后回头看向满头大汗的夏秋,也是一脸的慌乱:“夏小姐,她怎么了?难道……难道死了?您不是说,要帮她吗?”

  “她不会死的,不会的!”

  夏秋现在只有一个心思,就是救活丽娘,决不能让她就这么死掉,只是,虽然她很想用自己的能力救她,可一来她还真不知道怎么救她,二来她体内的气息此时已经所剩无几,她就算知道怎么救,只怕也根本起不了什么作用。

  就在这时,突然车外卷过一阵疾风,将车帘也高高的卷了起来,车帘飘散开来,露出窗外的情形,一个人出现在窗外,夏秋的背后。

  然后,车门被这个人一把拉开,紧接着只听他低声喝道:“出来!”

继续阅读:第9话:封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降妖天师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