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等风来
洛施2017-02-24 16:442,358

  林娅子以为蒋迟暮会将自己送到青素那,却不想车子沿着雪地里的车辙越开越偏僻

  “我们去哪?”林娅子终于忍不住发问。

  “去乔镇。”

  林娅子不再说话。她知道蒋迟暮所指的乔镇,那是一个江南风味十足的古镇,拱桥流水乌篷船,而蒋迟暮的画廊,就开在乔镇。车窗外的雪没有停的意思,从丽市到乔镇还有四十分钟的车程。林娅子看着窗外的雪开始没话找话:“去年丽市下雪了吗?”

  “没有,丽市很多年没下雪了。”

  “真希望这雪永远不要停!”林娅子在丽市上大学,整整三年没见丽市下过雪。

  车厢里又安静了下来,这样的安静让林娅子又变得不自在了,下唇的疼痛还在继续着,蒋迟暮刚刚咬得没有丝毫留情。就在林娅子绞尽脑汁想有没有什么新的话题可以打破车厢里的尴尬气氛时,蒋迟暮打开了音乐。

  车子沿着蜿蜒的公路一直前行,不久就到了乔镇。直到到了这,林娅子才明白蒋迟暮为什么会把画廊开在这里。早前也听说乔镇古香古色,环境清幽。如今石函黑瓦木头房被白雪所覆盖更是美得像一幅画。一条小溪流从小镇中间贯穿,房子后面是不高的山丘。依山傍水环境清幽。林娅子下车,一步一步踩在雪上,听着“莎莎”声,感觉自己是行走在画中。林娅子有些后悔,在丽市上学三年,居然没来这里走一走。

  “小心别感冒了!”蒋迟暮边从车里搬出林娅子的行李,边对沉浸在雪景中的林娅子喊道。林娅子笑得灿烂,又跑到了蒋迟暮身边,然后猛意识到,自从去了杭城之后,自己从未这样开怀地笑过。

  “走,回家。”

  林娅子跟着蒋迟暮沿着河岸边走,林娅子不停打量路旁的房子,新奇不已。一直走到蒋迟暮的画廊。画廊不大,但是却干净清爽。房子是老房子,但是内部却进行了翻新装修,招牌上赫然写着:“等风来”的字样。

  “等 风 来”林娅子站在画廊门口,嘴里喃喃念着,又连忙追上蒋迟暮的脚步:“迟暮,为什么给画廊取名等风来呀?是什么时候迷上宫崎骏了么?”林娅子好奇。

  蒋迟暮转身看着林娅子,眼神里满是温柔:“才不是。”说着,蒋迟暮拎着行李上了楼,而林娅子却被满墙的画作所吸引。水彩、油画、素描、甚至漫画和手绘,各种风格,各种美景。林娅子有些惊讶,自己离开不过一年多时间,蒋迟暮却已经学会了这么多技能。她记得在学校的时候,蒋迟暮只会画油画而已。

  “累吗?需不需要睡一下?不过你也没多少时间睡了,青素说下班后要给你接风。”蒋迟暮又下楼来。

  “所以我们又要去丽市是么?”

  “恩!”

  “好,那我就睡一下下,时间差不多你喊我好吗?”林娅子太困了,昨天发生的事严重地打乱了林娅子长久固定的作息规律。

  “好!”

  蒋迟暮带着林娅子上了楼。楼上总共有两个房间,一间是蒋迟暮的,一间是客房。蒋迟暮带着林娅子走进了自己房间。把林娅子按坐在床上,细心地为她脱去鞋袜。林娅子也顾不得更多,脑袋昏沉得仿佛倒下就能秒睡。

  蒋迟暮躺在林娅子的身边,将林娅子揽入自己的怀里:“还疼吗?”语气温柔地仿佛要将人融化。

  “疼,但是如果这样你可以原谅我,我愿意被你咬一百遍!”林娅子睡得迷糊,喃喃地说。

  蒋迟暮亲吻林娅子的额头,轻声说:“我早就原谅你了,睡吧。”

  久违的温暖,久违的怀抱,久违的气息。林娅子感觉自己像掉进了一个棉花包裹着的世界,让人从身体暖到了心里,无比安心,无比安全。就这样,林娅子躲在蒋迟暮熟悉的怀抱里,睡了有史以来最安稳的一个觉,没有嘈杂声,没有梦,也没有恐惧。

  没等蒋迟暮喊,林娅子自己已经醒来,而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自己身边的蒋迟暮。他似乎一直在温柔地看着她。

  “突然觉得好温暖!”林娅子柔情地笑。

  蒋迟暮侧着身对林娅子笑:“很高兴,是我给你带来的温暖!”

  “我离开后,你恨我吗?”

  “恨过,但是很快就不恨了”

  “为什么不恨?”林娅子不解。

  “因为我太了解你了。你就像狂野倔强的风,想去的地方一定会去,想做的事也一定会做。你有梦想,有野心,有渴望,我阻拦不了又为什么非得阻拦呢?时间长了,我就想通了,我选择在原地等你,等到你撒够了野,想安心逗留的时候,至少我还能成为你的退路。”

  林娅子一直以来就是个感性的人,这一刻,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泪腺。自从离开蒋迟暮以后,再也没有人对自己说过这么温暖的话,温暖得让人想哭。林娅子强忍着即将要夺眶而出的眼泪,声音依然哽咽。

  蒋迟暮在林娅子的额头上印了个吻:“该起床了,已经五点十分了,青素刚发消息过来,说她六点就下班了。”

  蒋迟暮起身,将林娅子从床上抱了起来。林娅子一惊:“放我下来吧,我自己起床!”

  蒋迟暮看着林娅子笑,又将她放了下来。

  林娅子走进卫生间,才发现,蒋迟暮早已为她准备好了毛巾,牙刷等洗漱用品。今天蒋迟暮一直跟自己在一起,显然这些东西是昨天就准备好了的。也许青素在收到自己要回来的消息时,就把自己给出卖了。但是这样的出卖,林娅子似乎一点也不反感。

  刚那一觉睡得太好,林娅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气色明显好了很多,如同满血复活了一般。林娅子给自己化了个简单的淡妆,随后跟着蒋迟暮出门。

  走到门口,再一次看到“等风来”三个字,觉得莫名地温馨。如果自己如蒋迟暮所说,是一阵狂野不羁的风,那么蒋迟暮,就是自己最好的栖息港湾。这一次,她再也不想自己跑了。

  从温暖的空调房里走到冰天雪地里,林娅子的手瞬间变得冰冷。幸好,蒋迟暮一直牵着林娅子的手,温度的传递,让林娅子觉得似乎也没那么冷了。

  小镇很安静,很冷清。林娅子转头看。乌篷船停靠在港口,河流两边的街道也是人烟稀少:“你把画廊开在这,有人来买你的画吗?”

  “你是担心我养不起你么?”蒋迟暮笑着看林娅子。

  “当然不是,只是纯粹好奇!”

  蒋迟暮自信地笑了笑:“不用担心,哪怕你一个字不写,我养你!”

继续阅读:第六章:接风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色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