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客房
洛施2017-03-10 12:222,127

  林娅子一晃神,乔安安却已经提着上了楼,林娅子也连忙跟了上去,只见乔安安已经在将行李放进了客房里。林娅子这才意识到,自己在这画廊里住了近个把月,居然从来没走进这客房,也不知道这个客房居然是这个陌生姑娘的房间。

  看到林娅子居然跟到了楼上来,乔安安显然也觉得很奇怪,不解地看着她:“怎么了?”也许,到目前为止,还真没有哪个客人自作主张上这楼上来。

  一时,林娅子居然不知道怎么介绍自己。蒋迟暮的未婚妻?女朋友?还是只是朋友?如果直言自己是蒋迟暮的未婚妻,却不认得蒋迟暮的学生?

  “我住你对面,先回去了。”林娅子走回房间。似乎这是她的习惯,遇到无法面对、无法解释或者不想解释的事,总是喜欢逃避,能躲则躲。

  林娅子回到房间,坐回到电脑前,开始胡思乱想。如果说这乔安安是蒋迟暮的学生,那他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以前乔安安就住在这画廊里吗?为什么自己回来这么久,没见过她也没听起蒋迟暮提过?林娅子觉得自己像掉进了无底洞一样不踏实。

  “你是……暮老师的女朋友?”乔安安来到房间门口问:“那怎么我来的时候门是锁着的,开门的时候也没看到人啊,我不过去提了行李来,你就出现了,我还以为你是来买画的顾客呢。”

  乔安安这个姑娘还算得上的聪明,林娅子和蒋迟暮的关系,就这样被猜出来了。

  “刚我一直在楼上。因为不常在楼下,正月里也没客人,所以干脆就把门锁了。”林娅子回答。

  “哦~那你就是我师娘了,也是兮兮的妈妈了?”乔安安突然俏皮地说道。

  好一会林娅子才反应过来乔安安说的兮兮,是跟着她进来,现在坐在她脚边的那只比熊犬。

  “这狗是迟暮养的吗?”林娅子好奇地问。

  “是啊。我认识暮老师的时候他就养了兮兮。后来我跟着暮老师学画,接触多了它才跟我亲近呢。你都不知道吗?”乔安安说着,蹲下身抚摸起兮兮,兮兮一脸享受的样子,吐着舌头十分呆萌。

  “你是什么时候认识迟暮的?”林娅子问道。

  “一年前啊。我跟着暮老师学画也一年多了。不过你不要误会,我就空的时候来画廊小住一段时间,帮忙暮老师打理一下,不常来的。我得上学,还要兼职。”乔安安解释道。

  “我没有误会,就是迟暮没跟我提起过,你今天又这样出现,有点太突然而已。”嘴上说着没有误会,可是却像心上长出一个结块一样让林娅子难以释然。

  “对了,冰箱里有吃的东西吗?我去做饭。正好师娘也尝尝我的手艺。”乔安安起身说道。

  “应该还有。”林娅子尴尬地回应。

  “那好,我去做饭,等好了叫你。”说着,乔安安就“蹬蹬蹬”得下了楼,兮兮也跟着她去了一楼厨房。

  林娅子走出房门,走向那个自己从未踏进过的客房。乔安安的粉红色行李箱还放在床边。

  这是林娅子第一次来这客房,以前觉得这是一个与自己无关的地方,却不想这房间其实早有主人。床头柜上的粉红色闹钟,粉色的水杯,床上的毛绒玩具,还有那些可爱的装饰品。林娅子看着房间里的每一个细节。她无法想象,蒋迟暮和这个姑娘常常独处在这小小画廊里,甚至算得上是常常朝夕相处。

  在自己不在的这一年多里,他们就这样生活着,若说什么都没发生?林娅子无法抑制自己内心的矛盾和猜测,那些念头,总是不受控制地冒出来。

  林娅子的内心是不悦的,可是刚刚乔安安的态度显然就是一个单纯的小姑娘,若她和迟暮真有什么,又怎么能表现得那么自如。可林娅子内心还是有些生气,生气蒋迟暮居然对乔安安,对于兮兮只字未提,现在自己想问个清楚都没办法,只能让自己窘得干生闷气。

  林娅子走下楼,乔安安正在厨房里忙活着,看到林娅子灿烂地笑了笑:“还有最后一菜,很快就可以开饭啦!”

  林娅子也以微笑回应。

  不过二十分钟,桌子上就摆上了三菜一汤。林娅子坐到桌前,有些自惭形秽。一个二十岁不到的姑娘,比起自己居然能干不知道多少倍。

  “快尝尝我的手艺,暮老师可是很喜欢我做的菜呢。”乔安安说。

  林娅子不免又多想了一番。显然乔安安每次来这里,都会给蒋迟暮做饭,帮他打理画廊,照顾兮兮。而这些本应该是自己该做的事,她都做了。

  “我知道你是谁。”乔安安像个话匣子,一打开就停不下来了。

  “我?你怎么知道?”

  “因为师傅说他在等一个人,所以把画廊的名字取为‘等风来’啊?”

  林娅子不再说话。她没想到蒋迟暮居然连这些都对她说了。

  看到林娅子半天不说话,乔安安表现出一幅做错了事的样子:“对不起对不起!我以为师傅等的人就是你呢,你也不要怪暮老师,那个人对他来说很重要的。”

  一开始,林娅子还觉得乔安安是个单纯可爱的小姑娘,可是这一番话过后,林娅子倒是转变了看法。

  乔安安绝对不像表面上的那么单纯,包括她对蒋迟暮也是。显然,刚刚那些话都是乔安安故意试探的,结果错以为自己不过是蒋迟暮找的新女朋友而已,于是又故意说那些,为的就是让自己心情不痛快,若是脾气差点女人,听了乔安安这一番话,说不定一气之下就离开了迟暮。

  乔安安这么做,显然是有私心的。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他要等的人,但是他对我是有这样说过,之前我在杭城,刚回来。”林娅子边吃着边回答。

  听到林娅子的回答,乔安安明显地楞了楞,随后反应过来大笑:“那真是太好了,暮老师等的人就是你,真的等到了。”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身价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色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