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身价
洛施2017-03-11 20:282,659

  林娅子本是不想理会乔安安这种小伎俩的,但是她就是有些别扭。从乔安安一进门开始,就是一幅她才是女主人的模样。她陪着迟暮开起这家画廊,她有画廊的钥匙,她可以售卖画廊里的画,她那么亲昵地喊他暮老师,她带着迟暮养的狗,她有自己的房间,她常常给迟暮做饭,她听迟暮讲心事,陪着迟暮的喜怒哀乐和柴米油盐。自己呢?在这一年多里,是缺失的、空白的,甚至是蒋迟暮埋怨的人,林娅子甚至不能想象迟暮是怎么和乔安安提起自己的?

  “对了,暮老师是回老家拜年了吗?”乔安安话题一转。

  “去北京了,客户急着要。”

  “是年前订的那笔二十万的订单么?一共五幅。”

  二十万,这个数字显然让林娅子吃了一惊,不过才一年多的时间,蒋迟暮的画居然已经能卖到这么高的价钱了。虽然内心里已经吃惊不已,但是林娅子却表现得十分镇定,只是平静地“恩”了一声。她不想在乔安安面前显得自己对蒋迟暮一无所知。

  林娅子反问自己,这一年多的缺失,自己对如今的蒋迟暮又真正了解多少呢?她都不知道他的一幅画就够她写上大半年。

  消息的提示声打断了林娅子的窘迫。

  “我到了,不过正在和客户在一起,准备去吃饭,不方便电话,晚些联系,想你!”

  林娅子明明有很多疑惑想要追问,可蒋迟暮说他在和客户谈事,林娅子只是回复了一个简短的“好”。

  和乔安安相处总是有些怪异的。林娅子吃完饭就上了楼,乔安安则留在厨房收拾碗筷。林娅子坐到电脑前,看那闪动的光标,却静不下心来写任何东西。

  其实,从回来后这样一段时间的相处,林娅子并不怀疑蒋迟暮对自己的感情。只是,今天看到乔安安,再和自己一作对比,林娅子就有些自惭形秽。不仅是那一年多的缺失,更是乔安安的机灵和年轻。她不过一个大学生,会画画,会协助迟暮的事业,会做饭,会照顾迟暮的生活,不仅能把自己活得很好,还能将整个画廊打理得井井有条。自己除了写字,只会把生活过的乱七八糟。

  林娅子想得心烦意乱,准备起身给自己倒杯水,才看到兮兮在自己的脚边看着自己。兮兮白绒绒的,就像一个玩偶,林娅子看着它乌溜溜的眼睛看得心都萌化了。林娅子俯身伸手准备去抱兮兮,却不想兮兮警觉地连退了几步,一幅不敢靠近它的样子。

  林娅子有些心情低落,就连迟暮的狗,都更爱和乔安安相处。

  林娅子放弃了试图和兮兮亲近,顾自去倒水。可等倒完水准备喝的时候,又看到兮兮走到了自己的脚边,当林娅子蹲下身准备摸摸它的时候,它又警觉地跳开了。

  林娅子看着一脸无辜懵懂的小家伙,哭笑不得:“小家伙,你这是故意逗我呢?过来过来……”

  兮兮还是睁着两只乌溜溜的眼睛盯着林娅子,一副蠢蠢欲动想要走向它却又因为害怕而迟疑的样子。

  “还真是一只怕生的小家伙,你胆子这么小,是不是都和我一样不太出门?”林娅子看着兮兮,和它聊起了天。

  “那我带你去我的秘密花园玩好不好?”林娅子说着,打开了去阳台的门。

  兮兮也是机灵,歪着脑袋看了一会,就走到了阳台。一看到有秋千椅,还有软绵的垫子和小被,更是轻轻一跃跳上了秋千椅。秋千椅摇晃,兮兮就站着不动稳了稳,随后蜷成一个白绒绒的毛球,睡了下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睡了林娅子的秋千椅,所以等到林娅子再走近它的时候它终于不再闪躲和害怕了。

  林娅子一点点靠近它,慢慢地伸出手试探,见它并不反感,于是轻轻抚摸了起来。

  “你还真是好收买啊。”林娅子抚摸着它。

  林娅子轻柔得将兮兮从秋千椅上抱起,自己坐上了秋千椅,又将兮兮抱进自己怀里。却不想,兮兮终身一跃,就从林娅子的怀里跳了下来,走进了屋里。

  林娅子撅了噘嘴:“还真是只小气的小家伙,霸占我的座椅一点点都不肯分我坐。”

  林娅子将抱枕抱进怀里,脑子里又回旋起了乔安安说的话。自己居然从来不知道,这五幅画居然是卖二十万的,这让林娅子多多少少有些介怀。蒋迟暮如同她预想的那样,终究是要成为大画家了,而自己,一定是如何努力都及不上蒋迟暮的。

  当初林娅子觉得他们只有去了大城市才能有更好的发展,但是现在看来,蒋迟暮当初坚持没有和自己一起去是正确的。他就留在这小小的丽市,就留在这小小的江南小镇,一样发展得很好,甚至几乎脱离了她的预期。

  林娅子深刻的体会到,成不成功,发展与否,跟一座城市没有任何关系。一座城市再大,和你有什么关系?一座城市再小,依然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娅子姐,你要出去逛逛吗?”乔安安在收拾好碗筷后上楼来,边踩着台阶边喊道。林娅子听着声响,从秋千椅上起身,走回房间,乔安安刚好到达门口。

  “我不太出门。”

  “好吧,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我先回房间了。”乔安安说着,看了一眼兮兮,兮兮就屁颠屁颠地跟着她回了房间。

  林娅子有些惆怅,忍不住一次次打开聊天窗口,想和蒋迟暮说一说乔安安的事,可是一想到蒋迟暮此时正在忙着谈合同,又只好作罢。

  林娅子逼迫自己去写字。她一次次告诉自己,现在蒋迟暮一幅画已经够她写上半年,她必须努力努力再努力才行,得尽快将这本新书写完,也算是完成自己一个重要的转折和新起点的起步了。

  林娅子再一次陷入了回忆里。直到此刻,林娅子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噩梦好像没有往前做得频繁了。以前几乎天天都会梦见,现在也只是偶尔会梦起而已,以至于现在回忆起来,都不那么鲜明了。

  “娅子,签完合同了,我订明天最早的航班回来,我迫不及待想要见到你,想你!”

  蒋迟暮的消息来得有些突然,正是林娅子写到女主角与凶手正面对视的时候。林娅子被消息声惊了一下。

  林娅子看着蒋迟暮的消息,本来想追究一番他没对自己交代乔安安的事,可是一想到蒋迟暮明天一早就会回来,恰好可以看看蒋迟暮在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看到乔安安和兮兮的出现会是个什么样的反应,于是干脆什么也没提。

  从乔安安出现的那一刻起,林娅子的内心就存在了那么一个疙瘩,而从乔安安的表现来看,林娅子更是没办法说服自己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试探了。显然,乔安安对蒋迟暮是有特殊感情的,而对自己,虽然表现得不明显,可是林娅子已经感觉到了敌意。她不知道接下去他们三个人一起住在这小小的画廊里,会发生些什么,又有哪些尴尬。林娅子只告诉自己,不能退缩。

  这是林娅子回来以后第一个没有蒋迟暮的夜晚,柔软的床显得有些空荡荡的。林娅子躺在床上难以入睡,没有了蒋迟暮反而不习惯了。

  林娅子从床上起来,点上了熏香灯,又滴上两滴薰衣草精油,房间里瞬间充斥着薰衣草轻柔舒缓的香味。

  以前这些事,都是蒋迟暮做的,之前觉得这灯除了香一点,并没有什么作用,现在却觉得有些依赖了。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解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夜色倾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