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蛋蛋
织影2020-01-09 14:451,797

  残破的院门前放着一具被竹席裹着的尸体,湿淋淋的水流了一地,虽然大部分已经干去,但是还是能看见痕迹。回来的时候林婶儿说了一大堆,却没有提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儿,兴许是怕她被吓到,她真是低估了她。

  小女孩伸出手刚想去揭开竹席,忽然被一只大手抓住。“婶儿,怎么了?”她看着她满脸狐疑。

  “蛋蛋,别怕!有婶儿在呢,你就认认她是不是你家的亲戚,要不是就让他们抬走。”妇人一手把孩子揽进怀里,一手颤抖着缓缓地掀开竹席。

  “啊……”那一刹那,许多人都吓得尖叫,把眼睛捂住不敢继续往下看,整体都往外退了几步。

  四周的人原本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可是这会儿却莫名的安静下来了。竹席缓缓地打开,从头到脚。那人身着一袭白衣,从体型上看的出是个女子,腰间系着一块白色玉佩,清晰地刻着一个“旦”字,这也是他们把她送到这里的直接原因。

  那玉晶莹剔透,上面栩栩如生地刻着龙凤的图案,想来应该价值不菲,可是却没有被掠去,可见那歹人并不是见财起意,而女子衣衫完整,也不像是碰见了什么好色之徒,然女子死相恐怖,难道是仇杀?正当她努力搜索着答案的时候,女子的头部露出来了。

  “啊……”四周又想响起了一阵阵恐惧的叫声,半颗头颅,而且脸皮也被剥走了,其状极其狰狞,好似地狱里上来索命的魔鬼,许多胆小的人已经吓得离开了。

  “蛋蛋,你看清楚了吗?这是你家的亲戚吗?”林婶儿转过身来问道。

  从记事起,她们家就从来没有来过什么亲戚,一直就是父亲和她相依为命,一起生活在山下的茅舍里,父亲也从来没有跟她提过什么亲戚之类的。

  “不认识,不过这玉佩上有个“旦”字,要不先把她放这里,等我爹爹回来,再认认。”她镇定自若地说着。

  “只能这样了。”众人都摇了摇头,因为谁也不愿意把这事往自己身上揽。但是让一个死人躺在门口终归是不吉利的,于是他们找来干净的芦席和白布,把人抬进屋子里,盖上白布,这才离去。

  “蛋蛋,要不你还是去婶儿家吧,等你爹回来,婶儿再送你回来。”妇人怜爱地抚摸着小女孩的脑袋,仿佛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般。

  “婶儿,我不怕!一会儿爹爹就回来了!”虽然她挺讨厌这个女人每天蛋蛋、蛋蛋的叫个不停,但是不得不承认她是这个世界上除了爹爹,对自己最好的人了。

  “真不去?”

  “啊,林婶儿,我忘记喂兔子了,我得去割草了,不然阿爹回来又该骂我了。”一边说,一边跑去拿着篮子和镰刀冲出门去。

  “这是个傻孩子,我要是有这么个闺女该多好啊!”妇人望着那远去的小身影,不禁感慨起来,十六岁嫁人,一直都没有子嗣,公婆仇视她,没给过她什么好脸色,前些年二老去世,丈夫也变本加厉,嗜酒成性,从那时起她的家暴生涯也开始了。

  一次那男人追着她打,她浑身是伤,一边跑,一边喊救命,跑到田间,一不小心踩滑了,摔了个倒栽葱,满身的泥水,疼的她都喊不出来了。

  正巧小女孩的阿爹路过,救了她,还帮她的男人还了酒债,无债一身轻,那人竟然回心转意,变得善良起来。

  林婶儿也彻底得救了,从此她们两家也变得亲厚起来。那时小女孩刚学会走路,长得胖乎乎的,圆圆的,又姓旦,林婶儿便叫她蛋蛋,正好映衬了她这圆滚滚的身材。

  小蛋蛋,从学会走路开始,便跟着她爹在田里山里乱转,摔倒了也不哭,又自己爬起来。她爹是个寡言少语的人,她每天就跟在他的屁股后面转悠,她爹也不阻拦,兴许是因为她确实太胖了,想让她多活动,减减肥吧!

  那时候,她经常在田间地头看大伙儿劳作,困了便倒在草地里睡,无聊了就追追兔子,捉捉小鸟,偶尔也会扒开草丛看见一条蛇,吓得哭鼻子。

  人们都喜欢来逗她,揪揪她肉嘟嘟的小脸,“蛋蛋”这个名字一经产生便快速风靡起来,很快她便由个名不见经传的野丫头,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一开始是她的懵懂、可爱、懂事,后来变成她那从来没有出现过得亲娘,再后来便是她爹,一个沉默但却俊朗、英武的男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农夫。

  这些个话题被讨论了很久,最后大家公认了一种猜测:旦家原本是是大户人家,然家道中落,妻子难产而死,旦家相公伤心欲绝便独自带着小孩子隐居到这曲水村,虽是破绽百出,但却填补了大家伙儿的好奇心,谁叫蛋蛋的阿爹从来不向外人透露他的家族和过去的半点信息呢?

  因为没有娘亲,阿爹还是极其宠溺她的,玩火、玩刀什么的都不管,只要她高兴,而唯独是不准许她去河边、沟、渠、甚至是池塘,然而越是得不到,就越是想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山织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山织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