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披着人皮的狼
织影2020-01-09 14:462,093

  “去了你就知道了。”

  张老头带着小丫头找到林老爷,林老爷带着管家一起前往林小姐的闺房。

  “静怡院,真是个清雅的名字啊!这个地方只有令千金一人居住吗?”

  “从前贱内和小女一起住在这个院子,后来……后来的事先生先生大概都知道了。”

  丫鬟、仆人、大都在前院,府里各处虽然都挂有灯笼,灯火通明,唯有这静怡院黑漆漆的。

  “这里似乎比前院黑了许多,这是怎么回事呢?”

  “自从小女生病之后,就对这烛火特别敏感,所以入夜之后她住的小院子都没有掌灯。”

  “这样啊,那劳烦管家取一盏灯笼来,一会儿我们爷孙俩儿进去,你们在在这里静候佳音。”

  不一会儿,林权取来一盏灯笼,张老头让小子君拿在手里,爷孙俩儿,一起走进内院。

  “爷爷,我以为大小姐住的地方很漂亮呢,居然连朵花都没有。”小丫头一脸失望的表情。

  “别乱说话,丫头。”张老头一脸严肃。

  “那爷爷,这里好几个房间,那哪一间是小姐的呢?”

  “这个嘛,那个小姐不是怕火吗?一会儿我们听见哪个房间有动静就是哪间了。”

  果然一老一少,刚刚走进内院不久,就听见砸东西的声音。

  “丫头,怕吗?”

  “不怕!”张老头满意得点了点头。

  二人推开房门,还没仔细看清楚,一根圆木凳就超他们砸过来,还好张老头身手敏捷,拉着她躲过了。

  小子君,把灯笼举高,朝屋子里四处看了一下,“爷爷,怎么没有人呢?”

  “有,在那里呢?”原来林小姐躲在桌子底下,一块桌布正在瑟瑟发抖。站老头袖子一挥,那桌子竟然飞到了墙角,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女望着他们满脸惊恐,不一会儿就倒下了。张老头走上前,拿出在手里捏了一晚上的桃枝,虽然没有什么滋养,这桃花依然光彩照人。于是他施法将桃花里的一魂一魄送回林小姐的身体,须臾便结束了。

  “就这样就结束了啊!”小丫头嘟着嘴巴,一副意犹未尽的样子。

  “对啊,就这么简单,去把林老爷,请进来吧!顺道让他吩咐人进来打扫一下。”

  小子君只好听话去请林老爷。张老头又施法把林小姐放到床上,给她盖上被子,然后搬了个凳子坐在墙角美滋滋地喝起小酒来。

  林老爷走进来看一切尘埃落定,女儿安安静静地躺在床上,千恩万谢,还说邀张老头秉烛长谈,都被婉拒了。

  “令千金,大病初愈,身体虚弱,可能要睡上几天。我这孙女儿,平日里也还乖巧,这几天就由她来照顾吧!”

  “这怎么敢当呢,这么小个姑娘……好吧,那恭敬不如从命,吩咐下去现在把小姐隔壁的房间打扫干净。秋婷,明天你就跟着这位小姐,都明白了吗?”林老爷本来想拒绝,但是转念一想这张老头神通广大,他的孙女,可能也不寻常,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老先生,您的恩情小可铭记在心,没齿难忘,你们辛苦一天了,请前厅用些宵夜吧!”

  “有酒吗?”张老头摇了摇葫芦,发现酒没了。

  “有,有,林权,把府里珍藏的雕花酒都取来,今晚我要和老先生不醉不归。”

  林府的床真是舒服,枕头也软软的,被子都是极好的面料,滑滑地,可是住在这里她的心里却有一股莫名的忧伤。

  第二天,小子君照张老头的吩咐在林小姐的闺房里插上几枝新鲜的桃花,洗脸喂食汤药什么的就都交给了下人。

  张老头带小子君来到水榭,“丫头,你发现有什么不同没有?”

  小子君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爷爷,那个芭蕉花怎么枯萎了呢?”

  “那个芭蕉花没有灵力滋养,自然就枯萎了。”

  “灵力?那个女鬼真的是林夫人吗?”

  张老头点了点头,带着小子君来到芭蕉树下,“丫头,你捡个石头片儿使劲儿划一下树干。”

  子君照吩咐捡了个石头片儿用劲儿一划,树干竟然流出了红色的树汁。

  “爷爷,这是……”

  “这棵树常年吸食人的血肉,久而久之浆液也就变成了红色,可怜可悲啊!”一贯潇洒的张老头竟然叹气起来。

  “爷爷,你是说……林夫人的尸骨就埋在这里?”小子君惊得合不拢嘴,这两天跟着张老头,她见识的事儿一件比一件诡异。

  “没错!二十年前,我游历汀州的时候偶遇晕倒在草丛里的林老爷便救了他,他像我讲述了他悲惨的身世,又说他一家三代被人诅咒,注定要一生穷困潦倒,我见他可怜,好心替他解咒,他说要拜我为师,但是我们命里没有师徒缘分,我给了他一些盘缠,便打发他走了。没想到几十年没见他还真是成就斐然,富甲一方。”

  “那林老爷还真是不简单呐!”

  “岂止是不简单,这手段更是狠辣。林氏与他是结发夫妻,只因无权无势帮不了他,结婚多年也没有儿子,便受到了冷落,一次巧合他邂逅了知州大人的千金,想攀龙附凤,借官府的势力打通商道,便起了休妻之心。然而林氏无过,他又不好毁了多年建立的好名声,于是便买通匪寇假意入室行窃,实际上却是杀人,林氏不敌惨死刀下,林小姐因为受惊过度丢了魂魄。为了毁尸灭迹,他将尸体埋在了芭蕉树下。魂魄离身太久便会消散,为了等待有缘人来救自己的女儿,林氏竟在这芭蕉树下徘徊了十年。”

  “好伟大的母爱,好狠心的林老爷,那林老爷和那位知州小姐怎样了呢?”

  “估计是没成吧,不然他也不会孤家寡人了。”

  “可是爷爷,那林小姐我们已经救了,为什么还要在林府呢?是要惩罚坏人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山织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山织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