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芭蕉怨(下)
织影2020-01-09 14:462,534

  别过林老爷,张老头又带着小子君来到假山附近的水榭,正是昨日出事的地点。

  “丫头,在这里坐会儿吧!好戏晚上才开始呢!”张老头摸出葫芦躺在凳子上,惬意地喝起小酒来。

  “爷爷,林老爷为什么要请你来这里呢?”小子君也学张老头躺在凳子上。

  “林老爷那宝贝小姐中邪了!”

  “中邪?”小子君十分惊讶。

  “嘘!”张老头比了个手势,“小声点儿。”

  小子君点了点头,降低声音,凑到张老头耳边,“为什么会中邪呢?她爹可是有名的大善人又是首富,家财万贯呢!谁敢祸害她呀?”

  “那谁知道呢?林小姐这病很多年了,亲娘走的早,她爹又经常不着家,平日里只觉得她脾气古怪,性格怪异!可是越长大越惹出许多事来。还有啊,她总是爱绣那个芭蕉花,绣好了,又剪烂,绣好了,又剪烂!昨日一个新来的丫头不懂事,看她辛辛苦苦绣好又剪烂,觉得太可惜,上前去劝阻,怎知惹怒了她,被刺伤还掉进了水里,喏就在这里。”

  “这个我也看见了,昨儿个我和二狗、冬瓜爬上去,恰巧看见的,真是惊险啊!那个姐姐后来怎么样了?”

  “皮肉伤不碍事,只是落水受了惊吓,怕是要休息一段时间了。”

  “爷爷,爷爷,你能不能跟我讲讲那芭蕉花为什么发光,还有那林小姐到底中的什么邪?”小子君从凳子上坐起来,双手托着下巴问道。跳下来

  “这个嘛,我要考虑一下!”张老头收起葫芦,闭上眼睛。

  小子君看张老头有点犹豫,便从凳子上跳下来,坐到张老头脚边,“爷爷,我平时可爱听您讲得故事了,您就讲讲嘛!我给您捶腿,嘿嘿!。”说着便给张老头捶起腿来,逗得张老头儿十分开心,“小小年纪,手劲儿还不错,左边左边,下边下边,哎哟真是舒服,看你这么懂事的份上,我就给你讲,不过说好啊,晚上做噩梦可不干我的事啊!”

  “没事儿,我胆儿大!”小子君冲张老头做了个鬼脸,模样有趣极了,远远地看上去这一幕真像亲爷孙。

  于是张老头开始讲起来:“芭蕉从远古的时候开始就不寻常,像我前些日子里讲得那个叫昊的魔,他呀就爱把家安在这芭蕉林里。这芭蕉啊扶疏似树,质则非木,高舒垂荫,外形美观常被种在园林里,作为观赏。芭蕉冬死又活,一岁一枯荣,在有的地方那是起死回生的象征。但是这雨打芭蕉,声音悲凉,凄凄惨惨戚戚,也最易勾起人的离愁别绪,伤心往事。于是又有了芭蕉藏魂,芭蕉通灵的说法。其实啊这魂魄不论在哪里都可以躲藏,只是林家这棵芭蕉树蹊跷。林夫人早逝,这芭蕉啊是她生前和林小姐所种,那是林老爷在外经商,经常整月整月的不回家,林夫人自产下林小姐之后就体弱多病,再没有子嗣,有传言说林老爷在外又取了一房小妾,那小妾年轻貌美,很是受宠,林夫人常年累月的见不着丈夫,相思成疾,夜晚常闻雨打芭蕉而悲泣,在一个电闪雷鸣的夜晚去世,那晚院子里的芭蕉花正好开得灿烂,后来林小姐就开始变得沉默怪异有时甚至伤人,就像你们那天看见的那样。林老爷因自己亏待了夫人和女儿而愧疚,以为孩子变成那样是因为恨他,所以尽量多抽时间回来陪陪孩子,又请了许多大夫,但都没有效果。多年前我在外游历,机缘巧合曾经帮过他,那日相见,所以他才请我来帮这个忙。我看着林小姐性情偏执,双目无神,稍加探测,才发现她这是丢了魂儿。”

  “爷爷,什么是丢了魂儿呀!您是怎么探测的呀?”话到正题了,小子君十分激动,忍不住问道。

  “人都有三魂七魄,而这林小姐就丢了一魂一魄,所以才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至于我是怎么探测的,以后如果有机缘的话,我自会教你。”张老头的表情开始变得神秘。

  “喔,那林小姐怎么才能变得正常呢?”

  “她那丢失的魂魄就在那芭蕉花里,只是魂魄离体太久,十分虚弱,还有就是那芭蕉花里还有一只鬼魂。”张老头的表情变得凝重起来,昨晚他在水榭里清清楚楚地看见了,那是一大一小的两个魂魄,大的魂魄努力地用自己的精气滋养那一魂一魄,不然这么多年早就散去了。

  “那会是林夫人的魂魄吗?她想念女儿回来看她。”说到这里小子君突然想起来父亲,不知道他会不会回来看她。

  “有可能吧,前面的故事都是听别人瞎说的,谁知道事情的原委究竟是什么样的。丫头,今晚我要去取回那一魂一魄,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好啊,可是为什么不现在去呢?”

  “白天清气太重,那个东西太虚弱了,不会出来的,而且像现在被强行取出来对它也是有损伤的。”

  “需要准备什么东西吗?”

  “不用,前面有个桃园,走我们去折几枝桃花。”

  张老头起身,撑了个懒腰,朝桃园走去,小子君跟在后面。

  “爷爷,折桃花干嘛呢?好好地花为什么要折它呀?……”小丫头叽叽喳喳地在旁边问着,张老头却卖起了关子不说话了。

  林府的晚餐真是太丰盛了,尤其是那个鱼,肉质鲜嫩,味道入木三分,小子君从没吃过那么好的菜,吃过晚饭,天也差不多黑了,爷孙俩个来到水榭。

  “爷爷,你看那芭蕉花又发光了!”子君指着芭蕉花激动地对张老头说。

  张老头浅笑道:“那你想不想看得更清楚一点儿?”

  “嗯嗯,想!”小子君努力地点着头,眼睛明亮的都快放出光来了。

  “那你把眼睛闭上!”小子君听话地闭上了眼睛。

  张老头,轻轻地在小子君的肩上拍了一下。

  “睁开吧!”

  “那是?”漆黑的夜里,火红的芭蕉花里,一个女孩儿正在熟睡,芭蕉树下,一个女鬼正在用灵力滋养芭蕉树和芭蕉花。小子君整个人都愣住了。

  “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这芭蕉啊,是一岁一枯荣,芭蕉花要盛夏才会开花,林府这花根本就有问题。丫头,我们折的桃花在哪里?给我。”

  “给!”小子君把桃花递给张老头。

  张老头刚接过桃花,转眼间就来到了芭蕉树下,好快的速度,小子君惊的合不拢嘴。他先是在桃花上施了法,接着又把芭蕉花里的女孩儿收进桃花里,尽管这中间女鬼多次阻拦,但显然二者实力悬殊,女鬼只好跪下苦苦央求,好生可怜!小女孩儿远远地看着,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些什么,但内心却真不希望她受到伤害。很快张老头回来了,女鬼也消失不见了,芭蕉花上的绿光也没有了。

  “爷爷,爷爷,她怎么样了?”

  “还能怎么样,投胎去了呗,一个魂魄就应该去她该待的地方。”张老头,声音变得低沉,表情也变得严肃,离开水榭,向前院走去。

  “爷爷,爷爷,我们现在去哪里啊?”小子君在后面跟着。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山织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寒山织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