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计中计
世味煮茶2018-04-03 16:332,293

  “《拾遗记》残卷有云,妄想林,满月生魅,以上古神物为祭,可偿百愿。”

  疏同的声音在洞穴里格外动听,他宛若喟叹,如魅如怪:“我要换的,不过是一个身份罢了。”

  “身份?你对自己仅是太子殿下身旁的随从而有所不满?”溯夕追问。

  “那是地位,我看遍世间万载千秋,地位高低从来不在我眼里,”疏同低头看茶杯中的茶叶,“我想自己是一个能被容纳的族类,我想要的一个能说得清来历的身份。”

  这声音里夹杂的无奈非外人可以明白,溯夕这才想起来,疏同是天地间一个异样的存在。

  六界,是神、佛、仙、妖、人、鬼。然而疏同在九州宇内哪一界都不是,他的元神是女娲在人间捏泥造人的间隙之时,劈石采玉随手造的一只玉笛。女娲补天之后,这玉笛便落在的人间,只因它得女蜗一口仙气滋润,略长了些灵性,又在人世间浸润万年,吸尽凡人喜怒哀乐的情愫,竟逆天地常理,生成了六界之外的精魅之物。

  虽长出了一副人样,却人不是人,妖不是妖,鬼不是鬼,更妄论神佛。

  他是天地间,独一无二的异类。

  彼时,太子岑商带他上天宫之时,曾受不少流言蜚语,天帝更是忌讳此等异物,本想着命人将其诛杀,只是太子殿下搬出女娲的名讳,又说疏同从未犯过错,以身担保,这才让疏同留在了天宫做个小小随从。

  溯夕上天时间虽短,却也听过仙婢们窃窃私语,知道疏同在天宫里也颇不受待见。只是疏同此人与溯夕的怯懦性情不同,张扬肆意,睚眦必报。

  “其实你我很像,所以溯夕,你应该明白我的,”疏同转头看向溯夕,“那些所谓的天君,其实也都是势利的小人,像你我这样的人在他们眼里就是出身卑微,不堪一提。”

  溯夕咬了咬唇:“可那很重要吗?就像我,即便从妖变成天君,还是一样受到排挤,你就算入了六界,又有什么区别呢?”

  “当然不一样!溯夕,你可以响亮地说自己是何物,我呢?我却连这个也做不到!你之所以不在乎,是因为你与生俱来就拥有这些!”

  好像是戳中疏同的痛处一般,他一拍桌子站起来,怒不可遏的样子吓了溯夕一跳。

  “我活的年岁可太久了,沧海桑田见过,却什么事儿都记得很清楚。我记得曾被人类丢过石子,也曾被妖魔吊在树上鞭挞,被厉鬼纠缠戏弄,还被叫嚣着要替天行道的散仙折磨,险些进了炼丹炉,就连到了巍巍轩宇的天宫,也要时时刻刻悬着性命……呵,你可知道,天帝曾对太子殿下身旁的近卫天军下过旨意,只要我略有行事不端,任谁都可以先、斩、后、奏!”

  啪嚓!是一声雷响!

  骤然亮起的光照进洞穴里,把疏同明媚的脸照得分外惨败,他眼底的情绪也若有似无:“你看啊,九州宇内这么大,却没有我的归宿。这种被六界驱逐的日子,我实在是受够了。”

  这一番话,听得溯夕哑口无言。原本他是酝酿了好多好多的说辞,可是听完疏同的陈情,却是千言万语也无奈憋了回去。

  原本他在天宫里受尽白眼已经觉得日子难熬了,可想而知,被六界不容的疏同,该是过得多么艰难。

  溯夕觉得喉咙里仿佛卡了些什么,说道:“你不惜犯下天规,就是要换一个能被六界所容的身份?可此事前无古例,你怎知妄想林就能让你得偿所愿,而不是让你血本无归?”

  疏同勾着嘴唇一角:“事在人为,成不成看运气,做不做却在自己。便是败了,我也无话可说。”

  溯夕语速加快:“那你可知,天帝已经下了杀令,就算你换了身份,等待你的还是只有死路一条!”

  疏同仿佛毫不在意:“天帝想杀我已经不是一日两日的事情了,与其坐以待毙,我宁愿为自己挣一回。”

  “那太子殿下呢?”溯夕顿时一针见血地问道,“你不顾旁人,却不顾他了吗?”

  这似乎又回到了最开始疏同回避的问题,他扭着头看了看洞穴外电闪雷鸣的景象,慢悠悠才开口:“他有他的路要走,我与他本该是井水不犯河水。更何况,从前他又何尝顾过我呢……”

  溯夕有些不懂:“我看他对你的关心,却是再真不过的了。你熬了这么多年,如今却突然按捺不住,我想,也是与太子殿下有关吧。”

  疏同似乎有些嘲讽:“有些事情,你不会明白的……总之,今日之后,一切要么结束,要么重新开始。”

  溯夕却还想劝一劝:“现在若你带着九穗禾,陪同太子上天请罪,太子殿下一定会保你性命的。”

  “我的命,由己不由天。”疏同慢慢坐直身体,手里将茶杯越攥越紧,“我意已决,人挡杀人,佛挡杀佛!”

  掷地有声的一句话,让溯夕看到了疏同眼中的肃杀,他也站起身来,试图让自己强硬一点:“你如今已然暴露,我后面还有援兵将到,又何必撕破脸面呢?”

  本来没打算这种说辞能让疏同有所畏惧,可是溯夕没想到,疏同竟然捧腹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援兵?溯夕天君啊,你当我同你吃茶这么久,是为你争取时间的么?”

  他笑着捋了一下自己的头发,然后从袖子里摸出一封信来,丢到溯夕的脚边,溯夕低头一看,心就凉了半截。

  那封信,正是自己留给逐琊的。

  “你……”他有些不敢往下想。

  疏同的声音像个鬼魅:“我呢,别无所长,唯独临摹别人的字倒是一绝。其实你该谢我,正好可以看看,逐琊天君心里是否会在意你的安危。说不定,他此刻已经进了九婴水怪的肚子里了。你要不要去救他,嗯?”

  溯夕的眼睛登时就瞪如铜铃般大,手也有些颤抖,而疏同的一身红衣在他眼里宛如是用逐琊的鲜血染就的,疏同神色冷漠,一字一句冷冰冰的:“我说过,谁都不能阻止我,你好自为之吧。”

  几乎是一瞬间,溯夕头也不回地冲出了洞穴,他已经没有心思再去管疏同的事情,而心脏却是一阵阵收紧。

  在太仓之都也是如此,在妄想林也是如此,为什么,他总是给逐琊带去麻烦呢?

  逐琊,逐琊,他在心里默念,你可千万别去啊。这大约是头一次,他希望逐琊不要挂念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