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茶中语
世味煮茶2018-04-03 16:392,090

  一盏小灯笼,映照着幽幽的光亮,在黎明的昏暗之中,破过竹林向前。

  风声有些喧嚣,听得溯夕心里一颤一颤的,可是仍然是往前走着。他抬头看了看天色,依稀能看到满月的痕迹,肌肤上能感受到微微的湿意,是要下雨的征兆。

  这大概就是纳兰凝说的,妄想林独有的满月雨,无云而成雨,满月方可见。

  溯夕本来是想着要将疏同的事情告诉逐琊的,可是他隐隐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安感,想了想还是留了一封信,先让自己去探一探路,若是有个什么意外,也好叫逐琊防备一二。

  大太子都掺和进来的事情,只怕是简单不了。

  依着卿无昧先前告诉他的往南走,越走越是天光大亮,溯夕把灯笼灭了,正要往一旁舍去,就看见一旁的大树上依稀挂着一个红色布条。

  心下一阵疑惑,伸手将布条拿下,横纹织里,金线锦缎,分明是天宫织女的手艺,看这撕裂状,应当是不慎被枝丫刮下的。可见卿无昧说的不错,至少疏同一定来过此处。

  溯夕顿时有些振奋,走了许久的夜路也瞬间觉得不累了,忙拔腿向前跑去,就见草地上一串明显被踩过的痕迹,顺着足迹往前,就见一个被没过膝盖的草丛挡住的洞穴。

  站在洞穴口,溯夕还是支着耳朵听了一会儿,里头窸窸窣窣地好似确实有些什么声响。虽然还是有些担忧,可是到底还是耐不住性子和好奇心,大着胆子往里走了进去。

  这洞穴里倒是难得的干净,溯夕正吊着一颗心,就听洞穴里传来一阵如银铃般的声音。

  “来了?”

  溯夕冷不丁打了个寒颤,再往里走两步,就看清了说话的人。那人披散着一头乌黑的长发,只在发尾处一根红色系带扎着,一身绛红色的长衫,腰间挂着一只玉笛,他正坐在一把石椅上,回过头来,一双桃花眼极为有神,柳叶眉宇是三界里不曾有的风韵。

  他笑了一下,噙着点狡黠的意味。这个人,便是疏同。

  溯夕见过疏同几次,没什么正面交集。记得最深的便是溯夕刚上天宫的时候,因为在逐琊宴会上的事情,刚从银河里爬起来,满身湿漉漉的,被走过路过的一众仙人们堵着耻笑,笑声间却听一位仙人大喊道:“不知来历的孽障,可知水能生财,你这满身可是荣耀至上呢,哈哈!”

  一席话更是惹得满场笑声更胜,溯夕只觉得脸红耳赤,低头不知该如何是好。

  正此时,就见疏同从人群之后走出,状似酒醉一般,走着走着,撞上了方才高谈论阔的仙人身上,手里的酒杯也泼向那人一脸。

  疏同分明是故意的,他微微笑说:“听说水能生财,所以你也该沾点。”

  那仙人大怒,抬手就想打过去,却被疏同一个闪身躲了过去,那人自己就掉进了银河里。

  溯夕瞧得真真的,分明是疏同勾了他一脚。

  人群里有人看不惯,便指责他何敢如此放肆。溯夕至今都记得,那时的疏同,一身红魅,顾盼生姿,带着一点不屑和放荡说了五个字:“我乃孽障也。”

  那时的疏同,就像眼前的疏同一样,永远一副傲骨,永远是这么自信聪明的样子。他端坐在这洞穴之中,丝毫没有半分贼人的模样,坦荡地好似等待来客的主人。

  溯夕一下子有点气短,便说:“你早知我会来此?”

  疏同理了理自己的衣袖:“我略废了些力气,若你不来,那我岂不是白费了。”

  像是电光火石之间,溯夕反应过来:“所以那布条,是你故意落在那里的?那,那卿无昧,也是你……”

  “卿无昧倒是个意外,只不过冥冥之中倒助我一臂之力了,”疏同慢慢站起身,“你们追了我那么久都无用,而今日突然如此顺利,都不觉得惊讶么?”

  溯夕咽了口口水,觉得自己像是棋盘上的一颗棋子:“…你很聪明。”像是要强调,他又说了一次,“你很聪明,虽然你我并未深交,可我知道,满天宫里论智谋,你绝对是佼佼者。”

  他一面说着,一面留心四处张望,既然已经中了计,只怕不会如此简单。疏同看着他那模样,又坐了回去,说:“你不用看了,我没在此处设陷阱。”他手一挥,桌上浮现出一套茶具:“坐吧,茶已经沸了。”

  知他别有用心,可此时只能静观其变,溯夕心里期盼着此时逐琊能看到自己留下的信尽早赶到,自己坐了下来,打算从疏同的嘴里多打听点消息。

  疏同推了一杯茶给溯夕:“想问什么,就问吧。”

  溯夕不敢喝他的茶,深呼吸了一口气,问道:“你与太子殿下究竟有何关系?”

  疏同细长的眉毛挑了一下:“嗯?我原以为你会问我为何偷九穗禾呢,没想到你竟关心的是这些。”

  “他为了你,竟打算诛杀天君,若是单纯的护短,万万是走不到这一步的。”

  说到这里,溯夕看得清楚,疏同的睫毛颤抖了一下,复又恢复平静。溯夕接着说:“天帝已经下了杀令,太子殿下这么做,显然是要冒大不韪,我原先是想不明白,为何一个九穗禾会令天帝震怒至此,不过在见了太子殿下之后,我便有些明白了。”

  “哦?”疏同意味深长。

  溯夕其实也不是十分确信自己的想法,故而也不敢说得太白,略有些支吾:“昔日在天宫之时,确有耳闻太子殿下颇好男色……”

  “呵。”疏同冷不丁笑一声,对溯夕的话既不承认也不否认,溯夕被这么一打断,顿时不知该是继续还是停下。

  察觉到溯夕的惊讶,疏同收敛了一下神情,却将话题换了一下:“溯夕,你可知我想用九穗禾交换何物吗?”

  溯夕茫然摇头。

  疏同启唇轻叹:“我要,一个身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