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委屈意
世味煮茶2017-08-23 20:592,435

  卿无昧说的不错,九婴肚子内确实是一处幻境,这幻境像极了阿鼻地狱,四处还有熔岩流动。他找到逐琊的时候,他闭上了眼,悬在半空之中,周身半径十尺之内被仙光笼罩,并无大恙。

  “逐琊。”溯夕欣喜若狂,冲上前去查看,那仙光是逐琊为避幻境吞噬而放出来护体的,也正因如此才陷入沉睡之中。溯夕低头一看,纳兰凝也在,躺在另一侧,昏迷不醒。

  虽然溯夕并不是小气,可是当看到纳兰凝的时候,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因为这样,他便不知道逐琊究竟是为了想救他,还是救纳兰凝。

  “小夕儿,时间快到了,你可要抓紧。”卿无昧的传音叫溯夕清醒过来,先前他说过,他只有半个时辰的时间,此时算来,只有不到一刻钟了。

  卿无昧借他的妖力消耗了大半,若是带着两个人出去,只怕是撑不住,溯夕不敢冒险,只能破釜沉舟了。

  他将剩余不多的妖力提取出来,汇在掌心一点,那种硬生生抽走妖力的感觉宛如割肉,妖力越聚越大,整个幻境都有些震动,似乎是感受到溯夕的意图,九婴开始不安分地挣扎,搅动地凶水一片浑浊。

  “嘶……”九婴幻境妖力的侵蚀,让溯夕忍不住呼痛,好像被泼了一身又一身的腐骨水。

  等到最后一丝妖力也被抽出之后,溯夕仰天一啸,那团力四散而开,带着毁灭一切的蛮力绞杀所到之处!溯夕只见眼前一白,随即是万千水花和着血水迸发出去,然后一股上升之里将他往外推出。

  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上古战神刑天一样厉害,威风不已,可下一刻,他就因为力竭径直从天上掉落下来。

  万幸的是,他被站在下面的卿无昧牢牢地抱了个满怀,免得他砸到地上受罪,而他头一歪,看到已经醒来的纳兰凝紧紧抱着仍在昏迷之中的逐琊,便昏了过去。

  其实有时候有缘没缘,很清楚的。

  老实说,溯夕想过自己会受伤,却没想过会伤得这么重。当然,他把这一切都怪罪给卿无昧。

  因为卿无昧忘了提醒他,如今他仙骨长齐了,注入妖气会在体内二气搏斗,再加上他方才那般不要命的打法,现在身体里一半的骨头都断了一遍,虽然卿无昧好心将它们都接上了,奈何他此刻虚弱得很,自愈能力差得不行,醒来的时候,疼得连打滚都做不到,只能干哼哼。

  醒来的时候,他已经在凝玉小筑里了,唯独安然无恙的纳兰凝自然是上赶着照顾逐琊去了,只有给溯夕送药的间隙才告诉他,逐琊还未醒来。

  不过有失必有得,溯夕想,好歹这次,他是货真价实地救了逐琊一次,这样他总该对自己有些好感了吧。

  不知道那向来冷冰冰的逐琊知道了前因后果,会对他露出怎样的表情呢?想想也有些激动起来。

  因为养病的缘故,溯夕躺在床上,除了没断过的两只手外,和只木头人没区别。一个人躺着也无聊,便剪下自己长长的绒毛织起手套来。

  这一日才织着呢,就见窗户一开,一股青烟飘了进来。

  “小夕儿,这么贤惠?”

  溯夕僵硬地把头转过去:“啊,恕我现在下不了床。”

  “说好了有呼必应的,可你这样,我也只能自己来找你了,这笔买卖我算是亏本到家了。”

  溯夕疼得龇牙咧嘴:“货已售出,概不退还。”

  卿无昧走到床边坐下,弹了弹溯夕的鼻子:“你这回可是要出名了,九婴都被你炸死了,别说是整个妄想林了,怕是天宫都要知道了。”

  仙妖两界息息相关,溯夕弄死了九婴这么大的阵仗,天宫之中必定有所感受。想到这里,溯夕是半喜半忧的,喜的是于天宫而言,他是大功一件,忧的是这下他算是把妖皇给得罪透了。

  “吾命休矣……”溯夕哀嚎一句,却被卿无昧捏住了脸:“想那么多作甚,来,看我给你带来什么好东西?”

  他一伸手,就亮出一颗青色的药丸来:“这是活人草炼的丹药,你吃了伤便好得快些。”

  溯夕不疑有他,张口就吞了下去。活人草是疗伤的好东西,不过在天宫里像溯夕这样身份的人倒是用不上的。

  “唔…仙妖殊途,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溯夕口齿不清地说着。

  卿无昧略嫌弃地食指擦了擦他嘴角的唾液:“说得你原本不是妖一样。”然后翘了翘二郎腿:“至于好……我看,你对那个天君才是真好吧。”

  “呃……”溯夕干脆双腿一蹬,眼睛一闭,假装要睡,摆出一副不想回答的样子。卿无昧狡猾的眼神转了转,好笑地由着溯夕装死。

  卿无昧诚不欺人,不过三日的光景,虽然骨头断裂的地方还是密集的疼,可好歹能下地了。他下地的那一天,凝玉小筑里接到了一份天帝的旨意。

  更准确地说,溯夕接到了两份。

  而且头一份是口谕,还是只给溯夕一个人的。游奕星君来见溯夕的时候,脸上还带着淡淡的同情。

  “小兔君,老天君的意思是,这次大战九婴的功劳就让给纳兰凝吧。纳兰凝毕竟是瑶姬的女儿,那可是老天君的外甥女,老天君一直有愧于她,可巧这次有了机缘,正是把她归为仙班的好时候。反正此事谁也不知,老天君那里的奏章都写好了,已经公示于三界了。”

  溯夕一时有点懵,他不是贪图奖赏的人,只是这么平白无故的一遭,让他有些委屈:“……既然都已经公示了,又何必再跟我商量呢?”

  游奕星君搓了搓手,靠近溯夕,意味深长:“老天君的意思是,此事,你知,我知,他知,纳兰凝知,便够了。”

  够了。

  是够了。不知怎的,溯夕脑子里突然想起来,大战九婴摔下来的时候,看到纳兰凝抱着逐琊的那幕,心里顿时叹一声,这便是命理了。

  他觉得身上长好的骨头又有点轻微地发疼,却嗓子里沙沙的,什么也说不出来。最后在游奕星君的劝说中,慢慢点了点头。

  他不记得自己是怎么到的前厅,见到逐琊醒来本该有的欢喜也多了点复杂的味道。三人下跪听天帝旨意,听着那本该褒奖自己的辞藻,却变成了纳兰凝“蕙质兰心,巾帼义胆”,而明明是自己一身的伤换来的平安,却变成了纳兰凝“智斗九婴,全胜而归”。

  溯夕偷偷看着逐琊,脑子里不知道该想什么。

  若是疏同,若是他那样的性子,此刻肯定不会像他这样认命一般随别人作弄,一定会闹得人仰马翻吧。可惜,他是溯夕。

  旨意颁完的时候,一道金光遁入纳兰凝的额间,顿时通体金光四溢,是种下了仙骨。再站起来的时候,她已经不是纳兰凝了,而是新封的襄凝公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