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近情怯
世味煮茶2017-08-23 21:002,509

  游奕星君很有眼见地向纳兰凝鞠了一躬,笑道:“襄凝公主,收拾收拾,跟我回天庭吧。”说完,还给了溯夕一个眼色。

  溯夕明白他的意思,也只能拱手,干巴巴地说:“恭喜襄凝公主。”

  襄凝还未有所回应,就听另一旁的逐琊也开口道:“那我也便借今日之喜,向襄凝公主道谢。此处简陋,待回天宫府邸落成之时,再登门道谢。”

  襄凝此刻自然是喜不自胜,满面红晕,光彩照人,听逐琊此言,抿着唇笑了笑:“逐琊何必如此客气,无论何时,你我都是一样的。以后,还唤我纳兰就是了,或者…”她微微低头一个娇羞,“唤我襄凝也好。”

  溯夕此时还是病中,只穿了单薄的寝衣,外头罩一个披风,衣襟打开的地方还漏着风。此刻站在屋里,脸色有些发白。

  到底是游奕星君心眼多,提醒了一句:“小兔君,身子若是还没好,就回屋里躺着吧,横竖这儿也没你什么事儿。”

  “啊?噢,对……”溯夕有点恍惚,顺着游奕的话点了点头,慢慢往外挪过去,“是没我什么事…那我回去了…”

  于是,脚步略急地,离开了前厅。

  逐琊的目光一直到那灰色的身影都不见了才收回来,蹙了蹙眉,又展开,再看向襄凝问道:“自我昏迷之后的事情倒是没印象了,溯夕是怎么受伤吗?”

  “他----”襄凝被问得没防备,支吾了一下。游奕星君凑上来解释道:“哦,小兔君是后来赶到的,一时莽撞被炸开的九婴撞上,这才伤的。”

  逐琊既不点头,也不摇头,从喉咙里微不可闻地应了一声,在襄铃放下心的瞬间,又冷不防说了句:“游奕星君倒像是自己亲眼看见似的。”

  游奕星君脸皮极厚,眨了眨眼睛:“天君说笑,我也是听公主说的 。”

  襄凝向逐琊凑近一步,略仰头,温柔如水,声音轻颤:“逐琊,这是不相信我么?”

  逐琊看着她,四目相对之后,见襄凝眼里泛起一点湿润,便说:“方才不是说了,会亲自向你道谢的。”

  言下之意,襄凝心领神会,随即放下心来,重新挂上笑意:“你也莫要担心,这几日我照看溯夕,似乎有高人护他,伤好得极快呢。”

  “高人?”逐琊面色沉了一下。

  “是啊,我可亲眼瞧着溯夕织兔绒的手套呢,那尺寸,倒不像是给自个儿的。”

  这话听着没什么,逐琊却上了心。自打入了妄想林之后,他总觉得溯夕像有什么事瞒着他,每每从外回来,一身奇怪的妖气,夜里房中也似乎有说话声响,还有那张调虎离山的字条……一桩桩一件件,看来是得一一问个清楚了。

  襄凝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溯夕不知道。他回房之后,身心俱疲,睡了一下午才起来,正巧赶上晚膳。

  以往三人同食还觉着没什么,今日二人孤寡相对,还各怀心事,难免气氛有些诡异。

  厨房还有粥和小菜,是襄凝走的时候备下的,溯夕将它热了热端上了桌。溯夕身子还虚的很,拿勺子的手也软绵绵的,喝粥的速度极慢,因为怕拿不稳筷子被逐琊笑话,干脆也就不夹菜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逐琊似乎也吃得很慢,还漫不经心地给他夹了一块肉。

  “你……”

  “你…。。”

  二人同时开口,声音撞在一起,尴尬了一下。溯夕把身子缩一缩,不自然地偏了偏头:“你先说吧。”

  逐琊也不客气:“满月那日的白天,你去哪儿了?”

  “我见到疏同了,”溯夕这才想起来逐琊还不知道,“是疏同设计的,那字条是他调换的,他想遁入六界之中,所以才做些这种种事情来。”

  逐琊听得很认真,接着问道:“那你又是怎么找到疏同的?”

  这问题就有些难回答了,说碰巧吧太假,偏偏答应了卿无昧又是不能说的,于是溯夕也只能含糊搪塞:“这个…不重要,嗯,你为何会被九婴吞进去?”

  逐琊白了他一眼,好像这个问题很弱智。溯夕只能揉揉鼻子,声音细如蚊讷:“那时候,既是盼着你会去,又盼着你不会去,我不过是有点好奇你究竟是救襄凝还是我……”

  那声音再低也是逃不过天君的耳力,逐琊听得清楚,也知道溯夕在想什么。其实无论遇险的是襄凝还是溯夕,他都会冒一样的险,若真要说有什么不同,那大约是进了九婴幻境之后,没有看到溯夕的一瞬间,意外的有点放心。

  逐琊拿起筷子,继续吃着:“襄凝没你这么马虎。”

  溯夕耷拉下去的脑袋猛地又立了起来,逐琊这话说得几分委婉,可饶是溯夕这个呆头鹅也听明白了,他确实是去救溯夕的。

  良言一句,胜过万千丹药。

  满身的疼痛也好,满心的委屈也好,换了逐琊这么一句话,也值得了。

  “现在可满意了?”逐琊见溯夕飘飘然起来,就泼了泼冷水,“那你可以回答我先前的问题了,你是如何找到疏同的?”

  好家伙,绕来绕去还是绕不过,溯夕觉得脑子有点昏了,便丢下碗筷,站起身来要跑:“我,我吃饱了,头疼,先回屋躺躺。”

  只是已经知道他有所隐瞒的逐琊岂会放过,袖子一挥把门合上,溯夕紧急刹住脚才没撞上去,一回头就见逐琊已经逼到了眼前,被那种拷问般的眼神镇住,退了一步靠在门上。

  然后,腰上一紧,是逐琊把他箍住了。

  “看来,真的是有‘高人’助你。”逐琊的脸猛然凑近,看得溯夕心脏漏拍,咽了咽口水。再加上逐琊这一句别用深意的话,溯夕心中忐忑不安,局促都写在了脸上。

  “我听不懂你的意思。”溯夕试着把头偏过去,可这样,逐琊的声音带着气息,就落在了他耳畔。

  “妄想林的高人,可不是天君该接触的。”

  可要不是这个高人,那你可就麻烦了呢。溯夕心中如是想,嘴巴上可什么都不敢说的。他不说话,逐琊也就不说话了,一个靠着门,一个压着人,一动不动。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逐琊离得太近,溯夕觉得有点呼吸不畅,眼睛里能看到的事物都有些扭扭曲曲起来,脑子也昏沉了些许。

  这种感觉,有一瞬是正常的,久久如此,就有些不正常了。

  特别是,逐琊指尖冰凉的右手拂上溯夕的侧脸,带一点力道将他扶正,目光像银河里的星影,微微垂下,睫毛也叫人迷醉。

  “溯夕。”他的声音难得不那么冰冷,甚至有点轻柔。

  可偏偏这一句,让溯夕觉得腹中像烧了一把火,一直烧到脸颊、耳根。是他昏了头,还是逐琊昏了头?

  溯夕眼眸里看着逐琊的靠近,二人的鼻尖甚至都要触碰,最后,他实在是窘到害怕,抖着声音,猛地腾出一只手拦在自己和逐琊方寸之间。

  “…逐琊,”他红着脸,嗓子干哑,深吸了一口气,“你…是不是靠太近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