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凤来仪
世味煮茶2017-08-23 20:592,034

  溯夕驾着云紧赶慢赶,生怕迟了,而那都主,唔,应该叫威凤,却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跟在他边上,游刃有余。

  威凤真是将他和逐琊当棋子一样摆布,先是装小贼戏弄溯夕,再是将计就计地引了逐琊入瓮,困他在悲鸣谷里。

  想那逐琊天君掌管漫天星宿,万把年来破了多少天劫咒阵,今日当真是阴沟里翻船,栽个小人手里了。

  也是溯夕大意了,他一向当逐琊是招风呼雨无所不能的神人,从未想过有朝一日他也会受困。若是逐琊出了什么大事,他便是死一万次也不够。

  威凤见这小兔子哭丧着脸,心情就是大好,双手环胸笑话:“你照照镜子,知道的说你担心同僚,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救情郎呢。”

  此时已经到了北冥,传说北海无边无际,阳光照射不到。溯夕低头一看,水深而黑,万物灭绝,而一片黑气笼罩下中正是悲鸣谷。

  难怪能困住逐琊,只看一眼就知道,那股子黑气是千万年月里积攒下的怨气,若是硬要冲破,只怕连仙骨都能给腐蚀透了。正当中一个逆行的漩涡,只可入,不可出。

  溯夕面色一沉,喊了一声逐琊的名字,没得到半点响应,便要往下跳去,被威凤虚拦了一把。

  “小兔子,你不要命了?就你这点子修为,除了进去陪他等死以外并无半点用处。”

  “我不去,难不成你会救他出来?”

  威凤鼻子哼气,像看白痴一样看溯夕:“我若要救他,就不会骗他进去了。”

  “死便死吧,我不能坐视不管。”

  威凤这才收敛了笑意,盯着溯夕的眼睛,如磐石一样坚定,叫人一惊:“看来我开的玩笑,原来不是个玩笑…你竟是认真的。”

  溯夕不理会他,想都没想就从云上翻了下去,登时就被那团怨气吞没。

  而后很多年中,溯夕将这段往事告诉白绒的时候,白绒曾问他跳下去的时候在想什么,他回答说,那一刻什么都没想,唯恐逐琊遇难,那么即便是死也要守着他。这事儿在外人看来真是惊心动魄,而他自己却觉得再正常不过。

  从无边无际的昏沉中醒来的时候,溯夕觉得周身是暖的,再一看自己正躺在一团篝火边。他坐起来了才发现自己原来枕着逐琊的膝头,受宠若惊之余,更是懊恼自己醒得太早,早知道就接着装睡下去。

  逐琊指头一抬,火势就弱了些:“你不该进来的。”

  溯夕想自己这悲壮一跳虽然傻了些,可到底也是真心一片,感天动地的。逐琊再怎么石头心肠,多少也能软化一二,再听听他那话,也颇有些嗔怪的意味。

  如此算来,这跳的值。

  “我说过要跟着你的,不能放你一人身居险境,”溯夕好似视死如归,表情用力过猛,更像是消化不良,“哪怕是刀山火海,我也愿与逐琊天君生死相随!”

  豪言壮语说完,本该是逐琊天君大受感动,自此视溯夕为知己,患难之中再多生些别样情愫来,如此皆大欢喜。

  然而事实上,逐琊天君像是吃到酸梅子一般,半边脸微微抽了抽,眉头拧死,噎了半天才说:“承蒙错爱,只是你会错意了。”

  “啊?”

  “这悲鸣谷虽被怨气包围,凭你我之力从里面出去自然是绝无可能,可是若从外头攻破却是简单许多。”逐琊一面站起来,一面朝两边打出两道咒印,那咒印遁入怨气之中,消失了许久,又从怨气中飘了回来,再到逐琊手上时,仙术散尽,只剩两张纸。

  “进悲鸣谷之前,我在四方设了记号,以咒印为媒介,可凝汇成除怨之阵。只是此法耗时耗力,需得在此多呆两日才能成。”

  他说得简洁明白,溯夕一听即懂,第一反应是逐琊天君深谋远虑,实在是佩服佩服,第二反应才回味过来逐琊先前说的意思。

  溯夕支支吾吾:“也,也就是说,若我方才没跳进来…那我们,我们就……”

  逐琊给了他最后一刀:“你在谷外助我,即刻就出去了。”

  “可我喊你你没回我啊。”

  “你用传音术喊的么?”

  “。…。。我错了。”

  好吧,难得耍一回潇洒帅气,结果搞了个奇大无比的乌龙。溯夕把头埋在膝头里,脸烧得一片。看来娘亲说的对,凡事就该多留个心眼,不能冲动。

  想着缓和一下气氛,溯夕便扯开了话题:“既然你知道这是个陷阱,为什么还进来了?”

  逐琊拢了拢衣袖:“我只想知道,这太仓之都的都主究竟是何方高人,才能对这怨气来去自如,给我下埋伏。”

  “都主!”溯夕猛一抬头,“我见着了,他一路跟我来的。”

  逐琊从一旁拿出一个物件,递给溯夕:“他在谷底放了这个才诱我深入,也正是这个东西让我猜到了他的身份。”

  那是一片羽毛,似雀翎却比雀翎更精细,通体发金,微带赤红。这东西溯夕很熟悉,是凤凰羽,和当初贡在茕茕山的差不多模样。

  “这儿怎么也有凤凰羽?”

  逐琊知道他不是个一点即透的聪明主,只能把话说白了:“这上古凝结下来的怨气,自然只有上古神兽能与之匹敌。那都主视这怨气如无物,来去自如,又能随意将这凤凰羽搁置在此处做诱饵,便可知他是何方神圣了。你说方才见了他,可知他的名讳?”

  “知道,叫威凤。”

  溯夕自己话音刚落,就瞬间收紧了瞳孔。这个名字像是一根线,把方才逐琊透露的种种线索都串联了起来,若到了此刻还不明白,那就真是愚蠢了。

  威凤有宝,有凤来仪。那家伙……是只凤凰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