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梦魇魈
世味煮茶2018-04-03 16:342,443

  溯夕眨巴眨巴眼睛,一想到自己刚才竟是对着一只凤凰大呼小叫的,一时间有种当初孙悟空在佛祖手掌心尿尿的事后感。

  难怪他大言不惭地说些瞧不起天帝的话,原是真的有那资本。

  凤凰是盘古开天辟地之后诞生的第一头灵兽,位份极尊,上古浩劫之后,凤凰一族已经折损许多,除了西天佛祖座下听经的一头,和养在天后宫中的一头,所剩不多的只避居上古梵林内,非天降祥瑞抑或真神出世绝不出现。

  而这威凤,又是打哪儿来的呢?

  溯夕托着下巴做思索状:“这凤凰不是该在天上待着吗,怎么好端端的自甘堕落,跑到这儿称王来了?”

  逐琊转了转手里的凤凰羽,淡淡地说:“不是自甘堕落,而是回不去。他身上的凤凰羽带血,想必是因为泣血的缘故,而他手里的那块凤凰血,想来也是他自己的。”

  传说凤凰乃是富贵不死之鸟,可以浴火涅槃,然而若是凤凰泣血,便是失去了重生的机会,只能在世间忍受六道轮回之苦。

  其他的凤凰,溯夕不认得,可是说到泣血的那一只,可就是人尽皆知了。就连溯夕小的时候,兔儿娘还当睡前故事说过的。

  算起时间来也是千万年前的事情了,彼时的天帝还不是现今的位份,满天宫里皆是尊紫薇大帝为上。

  紫薇大帝原是周文王的嫡长子伯邑考,天生仙骨,遭历人间此劫,死而升仙,座下养了只坐骑便是凤凰。

  只是数万年前听闻座下凤凰大不敬,甚至险些翻起人间浩劫,惹怒了以温润著称的紫薇大帝,被紫薇大帝斥责之后逐出紫薇宫,继而天地大变,泣下一滴血,坠入凡尘之中,再不知其踪迹。

  任是谁也想不到,这只凤凰居然会蜗居在这小小的极北之地。

  溯夕盘着的腿舒展开抖了抖,又盘了回去:“这下可就是个死结了,即便是合你我之力也不是威凤的对手,他若不肯给,抢也抢不来。”

  逐琊闭上眼默念起心经:“这些事,等出去之后再说。”

  也是,如今被困在这悲鸣谷里,想什么都是无用的,周遭都是黑气一团,看得溯夕不舒服,干脆头一歪闭上眼睡了。

  当十分意识只剩下一分清醒的时候,溯夕才想起来逐琊先前提醒过他不能睡之类的话,只是那时他一只脚已经踏进梦乡了,一个没防备,就栽了进去。

  若是在醒着的时候,梦魇魈比那些普通的厉鬼都好不到哪儿去,甚至不需要溯夕动手,满身的仙气就能叫他束手就擒。可是一旦入梦,它就如同造物之主,非意志坚定超凡脱俗者,必不能逃其梦魇之中。

  溯夕觉得自己飘飘然的,身子像是没有重量一般,这便知道自己是入梦了。只是这梦里金光灿灿的,脚下祥云朵朵,更像是天宫的样子。

  正当他不知所以的时候,由远及近飞来一只赫金的长羽凤凰,盘旋一阵之后才悠然落下。它背上驮着一位紫衣束发的仙人,周身气派绝然物外,叫万物都意图俯首。

  仙人下来,伸手在凤凰头上翎毛抚了一下:“威凤,辛苦了。”

  溯夕恍然大悟,这便是紫薇大帝和威凤的前尘往事了。梦魇魈将这一一放映在自己面前必定是得了威凤的授意,可威凤又打的是什么算盘?

  他还来不及多想,四周景色骤然大变,转到东海之巅上,仙妖大战,紫薇大帝战服加身,一声令下天兵天将骁勇善战,他除妖阵法一设,正捏诀护身之际,威凤从天而降,展翅一吼,那些趁机上前的小妖纷纷被震碎,继而阵法成,胜战归。

  再之后,便是紫薇宫中的日子了。紫薇大帝素爱看书,威凤时而化作人形为他研磨,时而真身伏在他膝头闭目养神。

  溯夕看见紫薇大帝会笑着为威凤梳理毛发,他看见威凤会到观音菩萨那里衔杨枝甘露献到紫薇大帝面前,他看到他们同饮同食,同战同退,宛若天地间早就设好的主仆。

  他就这么看着他们看似百无聊赖却又无比温馨的日子,感觉在梦中也过了千年一般。只是这样的平淡里,他这个局外人,也能品出一些细微的忧伤来。

  因为威凤的眼神,他太熟悉了,缱绻情深,绝无旁人,一心一意的样子和溯夕看逐琊的时候一模一样。他,心慕紫薇大帝。

  终有一日,紫薇大帝支枕而眠的时候,他看见威凤渐渐化出人形来,跪坐在紫薇大帝的面前,凝视良久,最后俯下身,在眉骨上一分,落下一吻。

  溯夕长叹了一气,心中已知这故事最后必定是不能善了的。突然像是脖子被谁一抓,他往后一倒,眼前忽得骤变。再不是威严金光的天宫,而是变成森严可怖的罄竹台。

  罄竹台上,威凤被缚仙绳锁住,跪在地上,一脸煞气地面对着三帝会审。天帝怒斥道:“大胆歹凤!竟敢私自诛杀蓬莱公主,你可知错?!”

  “我不认错。”

  威凤丝毫没有半分畏惧,他的双眼只看着正当中的紫薇大帝,紫薇大帝满目失望,半晌才问道:“你为何杀她?”

  “因为帝君要娶她做帝后,”威凤一字一句地回答,他其实很想说出真相,只是他不能让满三界嘲笑他最爱的人,“我心悦蓬莱公主,所以不愿意她嫁做人妇。”

  “岂有此理!”天帝雷霆之怒的狰狞模样一点不像溯夕见过的和蔼的老天君,或者说,这才是天帝该有的威压。可到底威凤是紫薇大帝的人,该怎么处置,也不能越了他去。

  其实威凤已然做好死的准备,只是当紫薇大帝开口的时候,他才觉得,还有比死更难受的选择。

  紫薇大帝长袖一挥,皱眉别过脸去,像是不愿看到威凤一般:“罪人威凤,藐视天规,滥杀仙人,实为不祥。宣,收回仙籍,逐出紫薇宫,以钧天雷刑背刻罪字,我与其永世不见!”

  当一个人习惯于与另一个人朝夕相处的时候,再将他硬生生地剥离,这是件比剔骨还凄凉的事情。众神只见天地骤然昏暗,乌云蔽日,跪在下面的威凤化出真身,长鸣嘶吼一声,眼里泣下一滴血来。

  如此,倒是连罪责都省了,凤凰泣血的下场就有的他受了。

  威凤被打下凡尘之前,目中充血,只颤巍巍地问了一句:“帝君,真当与我再不相见?”

  紫薇大帝一步一步走出了罄竹台,声音飘荡在整个梦境之中:“何时我想见你了,再说吧。”

  梦境到此,便是戛然而止。

  溯夕怔愣地站着,看着整个天宫像是被烧尽后的灰烬一样,一点点分化,碎裂,又像一阵风吹来,将一切都吹散,这才知道,该是梦醒之时了。

  眼眶一湿,蓦地落下一滴泪来,继而就是眼前一黑,再睁开时,身体觉得实在得很,这是真醒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逐夕兔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