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惊天秘密
梵鸢2019-09-28 17:222,753

  “去揭穿你是女人?”宁修睿清清淡淡的一句话响起,便令沈锦文如临大敌,噤声不语。

  她拼死也不能让这件事传出去啊!

  宁修睿的脸色微沉,声音骤然冷肃冻人,“你可知你坏了多大的事。”

  “先交出墨玉牌,或许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

  砰!

  话还没说完,一记闷棍直击男子后脑勺。

  沈锦文俊秀的漂亮脸蛋极其难得的露出一个明媚的笑,不好意思,她等这一刻,等好久了!

  总算守得云开见月明,抓得老贼去交差。

  一切发生的太快,宁修睿根本连反应时间都没有,加上本身体质偏弱,眼前一黑,便被塞住了口鼻,捆住了手脚!

  一时大意成千古恨!

  他千不该万不该低估了这厮的脸皮和狗胆!

  “驾——”沈锦文伸出剑鞘刺向枣红马的屁股。

  马儿受惊,扬长脖子嘶鸣一声,便撒欢一路狂奔,踩起泥泞无数。

  守在不远处的宁墨见此,一时间摸不清主子的意图。

  莫非一向洁癖的主子被气得急了,要行非常手段?

  毕竟,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想到这里,宁墨的表情忽然变得微妙起来,脸色微红的干咳几声。

  没想到啊没想到,主子那么挑剔的人,竟然如此重口。

  居然喜欢上那么一个不男不女的——人妖?

  马车哒哒响,一路往南,驶过长长的南鼓锣巷,朝左一拐,就是个白墙红瓦的小四合院。

  那是沈锦文住的地方。

  这贼子,知晓她身份,自然在敲定案情之前,断断是不能往衙门送的。

  砰!

  厚实的板门严丝合缝的关上。

  老虎凳,铁火钳,黑皮鞭,红辣椒,再加一盘盐焗花生,一坛小花雕。

  沈锦文三下五除二,就把干瞪眼的男子上半身剥了个精光。

  咦,没看出来。

  这老贼病怏怏的,居然还有肌肉。

  沈锦文撇撇嘴,怪不得打起来,还挺费事。

  咦,细皮嫩肉的背上怎么还有无数纵横的鞭伤?

  定然是个惯犯,被人抓了打的吧。

  该!

  长得人模狗样,却专偷女子闺房的肚兜,他不挨打,谁挨打。

  “说,你到底是什么身份?”几颗花生入口,咸度适中,软绵可口。

  “呜……”

  宁修睿嘴里还塞着破布,一双眼睛瞪的溜圆,精致贵气的眉眼全是怨愤的怒火,拼命不甘的挣扎,似乎从未受过这等待遇。

  沈锦文忙把布团扯出来,嫌弃的道,“想叫就叫吧,反正没人听得见。”

  “身为一个捕快,居然出手偷袭,你还要不要脸?”宁修睿气得暴怒如雷,一张脸冷得铁青,像只被囚的困兽。

  “还好意思提这个,就是为了脸,才打的你。”

  沈锦文啪的将手上酒杯摔地上,冲到男子面前,指着脸上被划破的小口子,气得不行。

  君子动口不动手,这贼一上来就砍她最宝贝的俊脸不说,第二招就用阴损的断子绝孙腿。

  苍天可鉴!

  到底是谁比较不要脸。

  宁修睿理屈,气势却不减,脸黑沉如炭,冷冷命令,“即刻放开我,不然将酿成大祸!”

  这话有几分耳熟,沈锦文想起来,上次他也这样警告过。

  “你老实招供,说不定本捕头,会考虑少揍你几拳。”

  她好看的桃花眼一点点的眯起,打量着眼前这个通身书卷气的贼。

  这模样,这举止,这说话威吓的气势,难不成这厮是传说中的采花大盗?

  对了,她还没搜这货的身!

  一炷香后,房间内的气氛骤然安静得诡异起来。

  沈锦文脸色发白,双腿发软。

  一双修长的十指,颤颤巍巍的捧着从宁修睿腰间搜出的尚方宝剑,冷汗如雨。

  卧槽,这,这,这可玩大发了!

  “放开我。”宁修睿眼睛透着彻骨寒意,气势逼人,“本王或许饶你一命。”

  沈锦文脸色更黑,饶你个头啊。

  “大胆狗贼!竟然连钦差御史的尚方宝剑你都敢偷!真是活腻了!”

  这贼比她想象的可恶千万倍,看来纸包不住火,不能留了。

  “你——”宁修睿气得险些翻白眼,形势危急,只得喊人,“救命……”

  话还没说完,便再次后脑勺一记剧痛,眼前一黑的被砸晕了。

  沈锦文特别严肃的环臂而立,就知道这狡猾的贼死都不会承认这滔天大罪,丫的居然还真敢叫人。

  砰——!

  宁修睿的那声惊呼后,宁墨终于冲门而入。

  “王爷,属下来了!“

  他虽然做好了心里准备,可还是被眼前一幕惊得目瞪口呆。

  麻绳,捆绑,皮鞭,蜡烛……这都是什么跟什么啊。

  爷,您的口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重了。

  “什么王爷!都别装了,就知道这老贼肯定有同伙。”沈锦文拔刀相向,一派浩然正气,“都跟本捕头回衙门!”

  宁墨见此,才知事情与他想的截然不同。

  顿时脸色冷肃下来,将身上王府特制腰牌,亮出来。

  “此乃微服私访前来查案的宁王府修王爷,岂容你诋毁。”

  沈锦文如遭雷劈,脸色唰的一白,险些一个趔趄倒地不起。

  额的娘,她到底有多倒霉!

  “宁墨,速将此人拿下,不得泄露身份。”被解救出来的宁修睿,第一时间便要亲自捡地上的破布去堵她的嘴。

  沈锦文脑子如同炸开,见到宁修睿那张冰块一样苍白的俊脸越来越近,心脏都跳到了嗓子眼。

  别,别过来。

  她真怕自己控制不住。

  宁修睿憋着火气,走到她跟前。

  仗着个头优势,居高临下的盯着这个脑子塞了棉花的女捕头。

  砰——

  又是一记黑棍。

  宁修睿目瞪口呆的张着嘴,再一次仰面倒下。

  “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沈锦文赶紧将手上的黑棍扔出三丈外,委屈的几乎要哭出来,“手滑!”

  偷袭这种事,一回生,二回熟,再往后就纯粹是习惯使然。

  望着宁修睿那张苍白欠揍的脸,一没留神,沈锦文就顺手抡黑棍了,真怨不得她!

  夜色降临,渭城里万家灯火陆续点亮。

  雨声初歇,打更的梆子声由远及近一阵阵的传来。

  沈锦文和宁修睿在一番交涉后,极其艰难的暂时握手言和。

  二人立下互不戳穿秘密的协定,且熟悉渭城地势的沈锦文还需协助宁修睿查案。

  只是,此案非彼案。

  沈锦文将功补罪的头一件大事,就是把肚兜失窃案给遮掩过去。

  案子,是宁墨犯的。

  按照宁修睿的意思,破案需要,这肚兜是必须得偷的。

  扔到县太爷后院,纯粹是帮衙门的忙,好方便衙役将肚兜及时物归原主。

  娘的亲乖乖,沈锦文听的是泪流满面。

  她有种不祥的预感,跟着这对想法极品的主仆,她不疯都堪称奇迹。

  沈锦文再一数日子,明天就是县太爷限定的结案日。

  光想想都焦头烂额。

  “渭城何方有河?一共几条?水势如何?”宁修睿冷冷询问,后脑勺高高鼓起一个大包,分外刺眼。

  沈锦文一个激灵,立马神色端正,答道,“主流共一条清水江,两条支流金江,银江穿城而过。主支流金江水势颇大,年年盛夏雨季必会泛滥。”

  “银江水势缓平,部分被引做护城河,全城百姓常饮此江水。”

  “糟了!那水不能喝!”宁墨听得脸色大变,急得满头大汗。

  宁修睿脸色刷的一白,立马起身命令,“速速带本王去银江上游!快!”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世锦鳞谷雨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世锦鳞谷雨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