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无头女尸案
梵鸢2019-09-28 17:222,502

  月色朦胧,三人一路疾行至银江河畔。

  垂柳依依,平静的江面泛着粼粼波光。

  宁修睿主仆面色凝重的四处寻找着什么,唯独沈锦文无所事事,只能站着干瞪眼。

  是的,对方根本不信任她!

  宁修睿虽说是留她下来协助查案,可是连为何偷肚兜,偷了有何作用,甚至查的案情是什么,一概通通不予解释。

  “王爷!找到了!”忽然,宁墨惊呼一声,指着江边新填的一处土坑喊道。

  “找到什么了?”沈锦文好奇的问。

  眼睛落在河边再普通不过的一处小土包,实在不明白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

  宁修睿却是冷冷瞪她一眼,那目光冰寒如霜,分外冷冽。

  沈锦文撇撇嘴,问都不让问,怎么查案?

  算是明白,她招惹了尊比神佛还难伺候的太爷爷!

  下一刻,她的脸也是猛地一白,震惊的瞪大了眼睛。

  新挖的土坑并不深,宁修睿二人没挖多久,便露出一只泛了青的女人脚尖。

  三寸金莲!

  紧跟着,露出大红色百蝶穿花的喜服,然后是圆润如玉的胳膊,修长的手指……

  唯独欠缺的,是这个女尸的头!

  月上柳梢头,冷风阵阵,沈锦文如遭雷击,脸色刷的一声,惨白无色。

  “怕了就滚,找个有经验的仵作来。”宁修睿不屑嘲讽,“若不是你,梁静姝也不会死。”

  这话像个大石头,压得沈锦文透不过气。

  她眼底满是痛楚,眼眶红了一圈,几乎要捏碎双拳,才能抑制夺眶而出的泪水。

  目光瞬也不瞬的盯着地上的无头女尸,声音发颤的开口,“她不是梁小姐,她是醉蝶。”

  醉红楼的醉蝶,那个浅笑着为她温茶,温柔给她缝制锦囊的醉蝶。

  那个好不容易遇见良人,今晚本应欢欢喜喜成为新嫁娘的醉蝶。

  “怎么可能!王爷追查许久,梁小姐才是目标。”宁墨皱着眉头反驳。

  宁修睿打断他,目光深邃,问,“有何证据?”

  沈锦文心里悲痛欲绝,声音沙哑哽咽,“就凭我认得。”

  怎会不认得,整个渭城,真正知晓她是女儿身的,只有醉蝶。

  宁修睿被她悲戚的目光盯的头皮发麻,眉头拧的更紧。

  事情的确有些蹊跷,那晚梁静姝明明扮作丫鬟,穿的应该是素色衣裙,不该是大红喜服。

  他追踪此案许久,明白那凶手的习惯,是绝没耐性去给死尸换衣服的。

  可是,这不是梁静姝。

  那梁静姝去哪里了?

  宁修睿陷入沉思。

  “你们谁也不准动她。她的尸体我来验。”沈锦文强抑住悲痛,打起精神走过去。

  “你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别逞能了!”

  宁墨拦住她,好心劝道,“这件事你最好知道的越少越安全,去请专门的仵作。”

  沈锦文站定脚,知道对方是不信她。

  她目光沉重的凝视着不远处的醉蝶,一寸一寸扫过她的尸身,一字一顿道,“尸身僵硬发白,死的时间至少超过两个时辰。”

  两个时辰?!

  “怎么可能,这尸体还柔软,血迹刚刚凝固,跟才死没多大区别!”

  宁墨反驳道,这么浅显的判断,他都看得出来。姑娘,你还是赶紧去请仵作吧。

  “错。你忘了参照气候。此时正是雨季时令,气温转暖,空气湿润,尸体僵化时间会延长。”

  沈锦文认真的道,说话间,人已经走到尸体旁边,仔细翻查起来。

  宁墨语噎,可还是不信任的盯着她的背影。

  宁修睿眉头拧了拧,淡淡问道,“你和她什么关系?”

  月色下,无头女尸红衣白肤,一幕看得令人头皮发麻。

  沈锦文却是温柔的握住她已经冰冷的手,眼里有晶莹闪烁,“朋友。”

  这个仇,她一定要给醉蝶报!

  宁修睿没有多问,冷声吩咐,“继续验尸。”

  仵作一行,有个不成文的忌讳。便是不验查亲人,朋友的尸身。

  她虽是百无禁忌,可看得出颇有手段,关键是能在惨死的朋友尸体前面,保持如此镇定清醒的头脑,已是极其难得。

  此人,或许可用。

  “颈脖口用利器截断,伤口异常平整,非常力所伤。”

  “身体无挣扎痕迹,皮肤完好无损。”

  沈锦文顿了顿,迟疑半刻,跟着咬着唇拔出了腰上的佩刀。

  哧——

  衣衫碎裂。

  宁修睿主仆微微偏头,暂且不去看。

  湿润的空气里,忽然漂浮起刺鼻的血腥气息,掺杂着腐蚀的浊气,变得刺鼻。

  “查出死因了。”沈锦文缓缓道。

  “这还用你说,用眼睛看都知道是被砍死的。”宁墨很不服气的哼了一声。

  沈锦文的声音没有一丝温度,“肠子呈黑色粘黏,胃里有未消化完的残留葫蔓藤,她是被人毒杀后,再砍头的。”

  噗!

  什么情况!

  “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宁墨大惊,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转身看去,难不成她把人给剖腹了!要不要这么彪悍!

  宁修睿跟着转头,月色下,一身青衣的沈锦文已经脱下天青色的外袍,盖上了无头女尸。

  “因为我有证据。”沈锦文严肃认真的走过来,摊开手心,露出一团黑漆漆的粘稠物,“这就是从她胃里拿出的毒药。”

  宁墨胃里一阵翻腾,一时没忍住,冲去河边吐了个天翻地覆。

  宁修睿俊雅的脸上却是冷淡如常,只淡淡问,“你为何会懂验尸?”

  “看得多了,自然知道。”沈锦文答。

  “你没说实话。”宁修睿脸色微沉,眉眼之间有种逼人的凛冽气势。

  沈锦文扬起头,直视他那双墨玉一般的眼睛,不卑不亢的答,“彼此彼此。”

  “我至少把查出的结果明明白白全告诉了王爷,王爷却连查的案子是什么也不肯透露。”

  宁修睿听出她紧绷的悲愤,思索了片刻,缓缓道,“你可听过一桩无脸新娘的悬案?”

  沈锦文大惊,一阵心悸,“就是那桩耸人听闻的无脸的冤鬼新娘?大婚之夜,红盖头下的新娘被剜去五官,活活流血惨死的大案?”

  那案子她在茶楼听说书先生讲过,说的是女子八字阴气太重,冲撞了不干净的东西,才会惨遭横死。

  这话本当初在小小的渭城很是轰动,影响力颇大。

  那一阵子,好多人家定下的亲事,都往后推了一两年时间。

  算算,也就是从今年开始,成亲的人才开始慢慢多起来。

  原本以为是说书人胡编乱造的,谁料竟然——是真的!

  “是。”宁修睿脸上覆上一层寒霜,面色凝重,“这案子,不止一件。而有八件!”

  什么?!

  那么诡异阴森,又惨绝人寰的案子,竟然还是连环案!

  沈锦文忽然觉得有股凉气从背脊直窜头顶,嘴唇都发白。

  她的醉蝶,到底经历了什么?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世锦鳞谷雨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世锦鳞谷雨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