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消失的头颅
梵鸢2019-09-28 17:222,543

  “受害者遍布大楚国各地,唯一相同的是生辰八字出奇的吻合。”宁修睿淡淡道。

  沈锦文脸色微变,意识到一个关键问题,“肚兜上有线索?”

  宁修睿没有否认,双手负于身后,长身玉立。

  一身月白长袍被朦胧的月光覆上层清雅的华光,如同一幅精美绝伦的画卷在眼前缓缓舒展开。

  “受害者的身上,有五个女子,贴身的单衣上,都绣有【福】字。”清冽的声音缓缓道。

  这虽然是个线索,却也是令他无比头痛的线索。

  “福”字出现在受害人身上的位置不同,且不是八个受害人共有的特征。

  所以,宁修睿也是抱着试探的目的找到的梁家小姐,然而没想到的是,似乎他这一次诱蛇出洞的手段惹怒了凶手,才造成凶手不按常理出牌。

  竟然采取下毒后,砍去少女头颅的手段!

  沈锦文心里咯噔一下,隐约像是想到什么重要的关节。

  “王爷,收到消息,梁家小姐找到了!”宁墨急匆匆的赶来报信,脸色很难看,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出什么事了?”宁修睿眉头微皱。

  沈锦文的思路被打断,也好奇的看过去。

  “找到的是,梁家小姐的尸体!”

  宁墨如实回答,“无头女尸,就丢在婚床上,盖着大红盖头。”

  一夜之间,两起重大惨案,这日子没发过了。

  “走!”宁修睿脸色黑沉,二话不说,即刻启程去现场。

  沈锦文不敢耽误,却又放不下醉蝶的尸体。

  “宁墨,给醉蝶姑娘订一副上好棺材,送去家里,好生安葬。”宁修睿的声音冷冷传来。

  沈锦文吸了吸发酸的鼻子,知道这是在提醒她,不能意气用事。

  是的,如今查出作恶的凶手才是当务之急。

  不然渭城不知还有多少无辜的女子将惨死!

  梁府,后花园。

  白玉石床上,梁静姝的尸体静静躺在上面,未完全凝固的血液顺着桌子流向地面。

  处处是白绫飘动,悲戚恸哭令人闻之心颤。

  “修公子,老夫年迈得女,就这一个掌上明珠!”

  “静姝聪慧多才,正是花一般的好年纪,竟会遭此横祸!天理何在?!”

  梁御史险些崩溃,老泪纵横的哭诉。前几日,这位贵人明明承诺,只要听从配合他的安排,定然保证他女儿性命。

  可是!

  可是为什么,竟然还是这个结果!

  “可怜老夫勤勤恳恳,半生为民,如今竟然沦落到白发人送黑发人!苍天啊!”

  梁御史内心愤懑,挣扎,一口血喷了出来。

  “梁大人放心,修公子一定会给梁小姐伸冤报仇。”宁墨上前一步,命人搀扶梁御史退了下去。

  宁修睿沉默,雅致的眉宇之间更多一份沉重。

  院子里,一个身穿宝蓝色素衣的清瘦男子,面容悲苦的上前,哑声哽咽道,

  “求求修公子尽快抓获那丧心病狂的歹人,为梁小姐报仇啊。”

  扑通一声,男子跪于宁修睿跟前。

  “够了!李秀才你别再惺惺作态!要不是你心存不良,勾引我女儿,她怎么会惨死——”

  梁夫人双眼通红,几乎要滴出血,“你这个不安好心的灾星!滚!给我滚出梁府!”

  李良生脸色惨白,气得身子如秋叶般瑟瑟发抖,“夫人何苦污蔑小生!小生与静姝乃是一见倾心,真情真意的心心相悦!”

  “如今静姝早走一步,凶手交给修公子我也放心了,小生这就去陪她!免得她在黄泉路上,孤单害怕!”

  话音一落,李良生便猛地低头撞向石桌。

  “慢!”沈锦文大惊,来不及拦住绝望的书生,倒是堪堪扯住了对方的衣袍。

  用力拉扯,哧啦一声,竟然撕掉一块衣衫的布料。

  砰!

  李良生头撞在坚硬冰冷的石桌上,头破血流。

  “快!快请大夫!”沈锦文飞一般的冲过去,手指间银针一闪,瞬间封住他几处大穴,止住鲜血。

  紧跟着,她撕扯下一大片雪白的单衣,将李良生的涌血处紧紧裹住。

  这秀才本应当场毙命,好在沈锦文拉扯的一下,头上的血窟窿总算还能抢救。

  宁修睿一双鹰般锐利的目光,将她动作的每一处细节全部收入眼中。

  面色却是缓和了不少,就连呼吸也顺畅起来。

  这丫头,来历不简单。

  小院里顿时混乱一团,梁夫人却不愿多管,眼底对李良生尽是冰冷的恨意。

  怎么没撞死!

  真该死了去给她女儿陪葬!

  “你去检查尸体,我们带这个秀才先回去。”宁修睿对不远处的沈锦文道,口气是不容置疑的命令。

  沈锦文一怔,犹豫的愣了一下。

  “这件事还没完,如果不能在两天内找到这两具女尸的头颅,将有大灾祸。”宁修睿一字一顿的警告,苍白的脸上浮现出异常冷厉之色。

  这眼神,好森冷!

  沈锦文顿时背脊发凉,不敢仔细去想他口中比眼前更惨烈的大灾祸。、

  她立马点点头,将李良生交给宁墨后,就去验查梁静姝的尸体。

  三更已过,沈锦文回到小院时,已是精疲力尽。

  房间里,李秀才情况已经稳定,伤口被大夫妥善包扎,人正在偏房里昏睡。

  “梁小姐没中毒,死亡时间比醉蝶早整整一天。”沈锦文揉了揉眉心,这两起无头女尸的案子,从眼前的线索看,简直就是扑朔迷离,根本没有一丝相通的地方。

  宁修睿面色沉定,将桌子上一碗冒着热气的阳春面推到她面前,问,“梁静姝可还是完璧之身?”

  沈锦文肚子饿得咕咕叫,抱起碗仰头先大喝一通,这才回答,“不是。”

  宁修睿和宁墨脸色同时一变,极有默契的同时点头。

  “这就对了!”宁墨有些激动的拍了拍大腿,“八桩案子里,每个新嫁娘出来七窍流血,就连——”

  他忽然意识到沈锦文再彪悍也是个女儿身,一下子吞吞吐吐起来,“那里,也是流血了的。”

  五官尽毁,七窍流血的惨死后,竟然还被人破身,到底是怎样的禽兽才做得出这等伤天害理,耸人听闻的恶行。

  “卧槽!真变态!”沈锦文怒的举拳头砸桌子,震得面汤四溅,“要是让小爷我抓到那混账,非把两百七十九道酷刑通通用他身上。”

  宁修睿略微一怔,大楚酷刑史书上明明记载的只有十八道。

  这小小捕快从哪儿学来的两百七十九道?

  忽然,门嘎吱被推开,李良生满脸泪痕的再一次跪在地上。

  “修公子,沈捕头,静姝她死的惨啊。求你们一定要为她伸冤!”

  这话苗头不对,听起来是又要寻思的意思?

  沈锦文颇有默契的和宁墨几乎是同时,一左一右的架住了他。

  果不其然,这一根筋的秀才闹腾起来,简直比蛮牛还难缠。

  “你们拦他做什么。”

  宁修睿忽然冷冷出声,“全部松手!”

  “人家要殉情,就让他死。反正死的一点价值都没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世锦鳞谷雨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世锦鳞谷雨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