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打赌
梵鸢2019-09-28 17:222,406

  线索彻底断裂,沈锦文从心底升腾起一股近乎绝望的无奈。

  “你要去哪儿?”宁修睿拦住她,冷声问道。

  沈锦文没理他,继续大步流星的朝外走,“心烦!去喝酒!”

  “不准。”宁修睿阻止道。

  他算服了,这个节骨眼,她竟然还有心思喝酒。

  “人是铁饭是钢,小爷我一天一夜没吃东西了!”沈锦文憋屈低吼。

  “查案本就如此,想过花天酒地的逍遥日子,就不该做什么捕头。”宁修睿冷声嘲讽,“这么感情用事,就该早日嫁人,没事做做女红多清闲。”

  这话说的很扎耳,沈锦文脸色阴沉,眉心一压,险些炸毛,“你就这么看不起女人?”

  宁修睿冷冷看她,“面子是挣来的,不是吼来的。”

  “好!你敢不敢跟我打个赌!”沈锦文怒了,彻底被激怒了。

  “如果是赌破案的速度,你绝对输定了。”宁修睿不屑道。

  沈锦文双眼喷火,猛地拔剑割下衣袍一角,“立书为证据,你若输了,当如何?”

  气氛顿时激烈而紧张,宁修睿却是不慌不忙的应道,“输了,跟你姓,且尊你为友。”

  这话是她常用的气话,如今从宁修睿口里说出来,听得更是刺耳。

  沈锦文怒不可遏,咬破手指以血为书,“就这么定了!小爷输了,跟你姓!”

  唰唰唰,衣袍为纸,血迹为墨的赌约就此定下。

  沈锦文将赌约收好后,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少主,你真要跟她赌?”许久之后,宁墨才敢从阴影中走出来。

  宁修睿沉默不语,眼底是一贯的冷静沉着。“你觉得爷我会输?”

  宁墨摇头如拨浪鼓,饭可乱吃,这种杀头的话,他死都不会乱说。

  “输了,也无妨,反正口说无凭。”宁修睿面不改色,按手印的是她,他可什么都没留。

  噗——

  爷你还能再不要脸点么。

  宁墨绝倒。

  宁修睿墨玉的眸却是深幽如一池看不见底的古潭。

  忽然想起那天将她从井底救出来的时候,她如瀑般漆黑的墨发扫过他的指尖,此刻柔软在他心底拂开涟漪。

  她,不会令他失望的吧。

  至少有医术护身,没那么容易死。

  次日,悦来酒轩,二楼临窗的雅间。

  沈锦文大咧咧的往窗边一坐,招呼小二先上了二十坛,封存五年时间的上好女儿红。

  带着清冽酒香的女儿红一字排开,两个海口大碗放在她面前。

  “老规矩,我先干为敬!”她倒满一碗酒 ,咕咚咕咚喝的精光。

  眨眼功夫,足足十坛女儿红就这么全部落进了沈锦文的肚子里。

  “人呢,再不滚出来。小爷可一口酒都不给你留了。”沈锦文白皙俊俏的脸上满是诱人的绯红,一双大眼睛灵动清澈,顾盼之间,已引得二楼不少女子的侧目倾心。

  好俊的相公!

  “说吧。这次又遇到什么大麻烦。”

  话音一落,只见沈锦文的对面便坐了个蓝衣男子。

  男子丰仪出众,浓眉大眼,举手投足皆是一番磊落做派。

  “莫兄,我保证这次是件小事,绝对的小事一桩。”沈锦文笑得贼兮兮,赶忙给对方的酒碗斟满。

  莫乘风一脸警惕,不信任的开口道,“前年见你,你不过请我喝了一坛子新酿的女儿红,就害的我为了给你抓猫,当了半个月的跑腿。”

  “去年见你,你才请了两坛子女儿红,就让我当了一个月的苦力去给灾民搬砖盖屋。”

  “今年,你竟然改了抠门的性子,一下子请我喝十坛,封了五年的女儿红?我没直接跑路,都已经是胆子大了。”

  “这——”沈锦文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她哪里有他说的那么抠门不堪。

  “直说吧。到底怎么了?”莫乘风砸吧砸吧嘴,终于还是忍不住,一口气端起面前香气四溢的女儿红,喝的干干净净。

  沈锦文见他喝了酒,一颗心算是落了地。

  她笑的更为巴结,难得温柔的开口道,“事情简单的很,就是拜托莫兄去找两个东西。”

  “嗯?”莫乘风的酒虫已经被勾出来,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酒坛子,吞了吞口水。

  “第一个,拜托莫兄去打听个叫李良生的秀才。一切关于他的消息,我全部都要。就连他一天上几次茅厕,也不能漏掉!”沈锦文一脸严肃。

  莫乘风眼角抽了抽,忍不住问道,“沈兄何时多了如此嗜好?”

  沈锦文知他误会,赶忙解释,“那人是疑犯,具体不便多说。”

  莫乘风还是一脸不相信,身子往后缩了缩,和她尽量保持一定距离。

  早上来的时候,他听说沈锦文是断袖的时候,还死都不信,现如今——

  咳咳咳,他有没有危险啊。

  “第二个,拜托莫兄去找件东西。这东西一刀之下,能将人断骨断肉,齐整切掉。”沈锦文叮嘱道,“此事,事关重大,一旦发现端倪,莫兄定要第一时间告诉为兄。”

  “万万不可耽误!”

  莫乘风点点头,自觉不再多问。

  好吧,沈锦文的确是遇上了什么了不得的案子。

  “这件事就交给莫兄了!”沈锦文长长吁出一口气,忽然觉得轻松了些。

  “嗯,你放心。不出五日,定当有消息。”莫乘风也大大松口气。

  幸亏这次是查探消息,终于不用他去做什么苦力了。

  “等等,你刚才说,让我去查的秀才叫李良生?”莫乘风忽然想到什么,放下了手上的酒碗。

  “对!难道莫兄知道这个人?”沈锦文惊喜的追问道。

  “不认识。不过,好像在哪里听到过这个名字,就在刚刚不久。”莫乘风认真思考,小麦色的皮肤在阳光下的光泽极好。

  沈锦文有些失望的叹气,“如今到处都在传他和梁家小姐的事,听过名字也不足为奇。”

  “不是啊,我的消息是从手上那帮兄弟们那里得来的。”莫乘风忽然一拍桌子,大声道,“我想起来了!”

  “那个叫李良生的秀才,昨天半夜跑龙泉寺自杀死了。”

  “还是我一个弟兄发现的,这件事听说还被个贵人专门压下来,严令不准外传。”

  沈锦文顿时僵在原处,大脑嗡得炸开,瞬间一片空白。

  死了?!

  怎么忽然就死了!

  难不成,她真的误会了李良生,他不是凶手!

  “沈兄,你怎么了?别吓我。”莫乘风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

  沈锦文猛地站起来,“你说他是在龙泉寺自杀的?”

  莫乘风点头。

  “带我去他死的地方,还有,把你那个弟兄也叫来!”沈锦文如临大敌的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世锦鳞谷雨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世锦鳞谷雨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