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李良生之死
梵鸢2019-09-28 17:222,195

  “不行。”莫乘风摆摆手,“这事没那么简单。”

  沈锦文愣了一瞬,立马站起来忍住肉痛朝店小二招手,“跑堂的,再来五坛上好的女儿红!”

  莫乘风拉他坐下,无奈的摇头,“沈兄,实话跟你说了吧。这次就是二十坛也不顶用!”

  “嘿!你小子是黑了心要坐地起价,是吧。”沈锦文气得眉心突突的跳,就算他往年抠门了点,这样趁火打劫实在太不仗义。

  “不是。”莫乘风一脸为难,重重叹了一口气,挪到沈锦文身侧,凑到她耳边说,“这件事已经被那位贵人接手,你说晚了一步。龙泉寺已经被围了起来,我兄弟也已经被那位贵人接走,一并去往龙泉寺。这个时辰,也差不多快到寺里了。”

  沈锦文脑子里嗡嗡的一片响,震惊,郁闷,不甘,焦急,种种情绪快爆炸,她一拳头捶在桌子上,忍不住炸毛道,“你说的那位贵人是不是姓宁?”

  莫乘风吃惊的点头,“你怎么知道?!这件事我兄弟说,可是绝对保密的!”

  沈锦文气不打一处来,“世上就没有不透风的墙,就看谁的马更快。”

  莫乘风听得有些晕,人守不住秘密的本性他能够理解,不过这和马有什么关系。

  但不知为何,他心里总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只见沈锦文眼睛笑得弯弯,明亮的眸子眯成线,她纤细的手指敲着桌子上的女儿红算账,“莫兄,你喝我这么多酒,找你借匹快马,应该没问题哈?”

  “……”莫乘风扶额,哈什么哈?沈锦文这没脸没皮的抠门性子他算是看透了!

  渭城南郊五百米开外,便是龙泉古刹。寺庙建在群山之间,如卧龙般蜿蜒绵亘。寺门面南黄墙山门,正门上额“大明寺”三字,字体古风流溢。两侧是两尊石狮,前爪平伏,傲视远方,有种摄人的威压。

  一辆乌木车缓缓驶入寺庙门口,一个身穿月白色暗纹锦袍的男子从马车上走下,他身侧跟着一个素色黑衣的侍卫,以及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正是宁修睿,宁墨以及负责给寺庙送柴的伙夫刘大壮。

  “师爷,就是在这个寺庙后山的柴房里,我发现的尸体!”刘大壮脸上还有几分惧色,头皮发麻的指着寺庙葱郁的后山说,“今早一来,我就瞧见那短命秀才了!那舌头长的比女鬼还恐怖,足足有一米长!血淋淋的吓死人!”

  宁修睿和宁墨主仆都没有接话,互视一眼,彼此的默契已然明白这位伙夫是个喜好夸大的主。

  “少说废话,带路。”宁墨催促。来之前,寺庙已经提前打点过,让人不要随便乱移动李良生的尸体,并叮嘱封了柴房,不允许任何外人靠近。

  宁墨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昨天白日里,王爷和那女捕头才去见了李良生,这秀才半夜就上吊自杀,这件事怎么看都透着古怪。

  “欸!”刘大壮说话没谱,可却是个机灵值眼色的,立马建议道,“小的知道后门近道,如果大人们不嫌弃,我们可以从后山走,可以节省好几炷香的时间。”

  “走近道。”宁修睿淡淡道。

  宁墨有些担忧的看一眼,还没有完全从上次浸井水受寒而恢复的宁修睿,嘴唇翕动几下,最后还是将嗓子眼里的话生生咽了回去。他跟着宁修睿这么多年,知道他做事最为认真,劝是劝不住的,唯一的办法就是尽快破了这桩连环无头新娘凶杀案,让王爷能够真正休息调养身体。

  三人离开过了半个时辰后,一匹枣红色的骏马便蹬蹬蹬的飞奔至龙泉寺门口。沈锦文一身玄色菖菖蒲纹的劲道短装骑在马背上,玉簪后墨发飞扬,英姿飒爽。她远远就瞧见了停在龙泉寺门口的马车,一眼认出那是宁修睿的车。

  “该死!还是被他抢先一步!”沈锦文气喘吁吁勒住骏马,潇洒的一跃而下。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重要的问题,她就算赶来了,没人引路,她也找不到李良生的尸体。

  情急之下,沈锦文索性直接冲入寺庙,准备找方丈了解情况。

  “沈捕头,慢着!您不能入内!”寺庙门口冲出四个小和尚,面色为难的拦住她去路,“宁师爷说了,今日之内不管是谁都不能进入龙泉寺。”

  沈锦文脸色倏地黑透,丫的又是那个病王爷!真快气死她!

  打赌最讲究公平公正,可是这个家伙先利用公职获取第一手的消息不说,现在居然还直接把凶案现场给封了不给进!

  嘿!臭小子,玩阴的是不是?!

  她还不信,她一个地头蛇还斗不过这个病猫子了!

  沈锦文沉默片刻,将内心情绪一一压制,清俊无双的脸上露出赞赏的神色,夸赞道,“你们做得很对。”

  这一笑,宛如皎月初生,令人如沐清风。小和尚们看得眼睛都有几分发怔,好不容易晃过神,这才疑惑的问,“沈捕头的意思是——”

  沈锦文轻咳一声,摆出捕头的架子,“正是新师爷命我来试探你们的,做得很不错。”

  四个小和尚顿时大大松了一口气,相继露出释然的笑容,“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怪不得刚才新师爷带着手下连寺门都不进,直接去后山了,原来真正是派您来查看我们的。”

  去了后山?!

  沈锦文明眸眯了一眯,心底有些激动,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连老天爷都是帮她的!

  她很快冷静下来,看来李秀才很有可能就死在后山的某个地方,她现在若赶去定然已经晚了。

  “咳,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沈锦文清了清嗓子说,“你们去寺庙里把见过李良生或者知晓案情的人全部带到这里来,我需要问几个问题。”

  “这——”四个小和尚又为难了,伸手摸着光溜溜的头。

  “快去!师爷的命令是不让外人入内,可没说不让人出来吧。”沈锦文冷声说。

  “这个也说了。”四个小和尚苦着脸答。

  “……!”沈锦文面色不动,心底再次把宁修睿祖宗八代问候了个遍。忍了又忍,又道,“那你把人叫来门口,我隔着门问。”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世锦鳞谷雨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倾世锦鳞谷雨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