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0章:定魂蛊
端木摇2019-09-11 10:382,235

  兰卿晓没有立即去向燕王禀报,而是开始修补福宁公主和瑶华郡主的新衣。

  素月忍不住问:“福宁公主和瑶华郡主的新衣的确很美、很华贵,但撕破这么大,如何修补?越是华贵的衣裳越难修补。”

  兰卿晓在福宁公主的桃红色缕金孔雀纹百褶裙比划来比划去,“我已经想到修补的办法。”

  “这裙襕绣了孔雀纹,若在破的地方绣个什么,裙上的刺绣就过于纷杂,反而显得不伦不类。”

  “你说的我明白,之前我也有这个顾虑,反正就试试吧。”

  “那瑶华郡主的嫩黄色百蝶穿花罗裙呢?这罗裙华美贵气,裙面的刺绣蝴蝶已经够多了,你还想绣几只蝴蝶上去?”

  “放心吧,我有办法。”

  “卿姐姐,有时候我真想把你的脑袋剖开看看究竟是怎样的,为什么你一点也不着急害怕?为什么时间这么紧,你还能这么气定神闲?为什么你能想得到那么多新奇的妙法?”素月满目的崇拜与敬佩。

  “我也紧张着急啊,只是不让你瞧出来。”兰卿晓一笑,“我开始修补了,你忙去吧。”

  素月不再打扰她,黄昏了,她去灶房取一些吃食回来。

  兰卿晓马不停蹄地忙着,顾不上喝茶、吃饭、休息,只有在特别累的时候才站起来舒展筋骨,吃点东西垫垫肚子,接着又开始奋战。

  素月知道劝不动她,陪她到月上中天的时候才去睡。

  半夜,素月醒过一次,看见外间依然有烛火,知道她还在修补。

  第二日上午,兰卿晓精神抖擞,吃了早饭就捧着蟒袍去复命。

  燕南铮在流芳水榭品茗看书,却没有坐着,而是站在美人靠前。

  一池碧水浮金,闪烁流光,映射进水榭,水榭里水光与阳光交替辉映,剔透纤软,从燕南铮的雪颜闪过,从他的华紫衣袍滑过,似是水莲朵朵盛开。

  他搁下书册,“有何发现?”

  她将蟒袍放在石案,回道:“蟒袍的圆领有夹层,夹层里有一些粉末。”

  他喊了一声,在外面候着的流风匆匆进来,听了他的吩咐便去抓来一只小白兔。

  不多时,一个陌生的黑衣男子走进水榭,恭敬道:“属下参见殿下。殿下有何吩咐?”

  “这只小白兔喝了这种粉末水就口吐白沫、奄奄一息,鬼煞你医术高明,过来看看这是什么毒。”流风道。

  “是。”

  黑衣男子鬼煞快步走去,先察看小白兔,再用指尖取了一点点粉末放在鼻端闻了闻。

  兰卿晓暗暗思忖,这鬼煞和鬼见愁穿着一样的黑衣,莫非他们都是燕王的暗卫?

  燕南铮冷凉的眸光扫过去,她恰巧迎上,不由得心尖一颤,下意识地垂头避开。

  鬼煞面色沉重,禀道:“殿下,这粉末是一种蛊毒,来自南越国的神秘部族。”

  她心神大震,蛊毒?

  “是什么蛊?”燕南铮唇角微勾,一副了然于胸的神色。

  “南越国南部的丛林十分神秘,有几个擅长制蛊、下蛊的部族,而这蛊毒也有十几类,数十小种,属下一时之间分辨不出这是什么蛊。”鬼煞回道。

  “若有发现,立即来报。”

  “是。”

  鬼煞带着小白兔、粉末、蟒袍退出水榭。

  流风站在一旁,忽然觉得不妥,卿卿姑娘知道这么多事,会不会传扬出去、危害到殿下?

  燕南铮的目光犀利如剑,“你什么都知道了?”

  兰卿晓斟酌再三才回道:“奴婢什么都不知道,殿下放心。

  听了这话,流风就知道她知道了那蟒袍的秘密,知道殿下暗中私查飞鹰卫。这个秘密绝不能外泄,这可怎么办?

  “若本王听到跟这件事有关的风声,本王会让你尝尝那种蛊毒的滋味。”燕南铮道,“退下。”

  “奴婢绝不会泄露半个字。”她信誓旦旦地说道,匆忙离去。

  “殿下,您相信她会守口如瓶?”流风化手为刀,狠辣地抹脖子,“此人不能再留!”

  “本王自有分寸。”燕南铮淡淡道,“流风,灭口不是最好的手段。”

  “殿下,那蟒袍是太后娘娘吩咐针工局为飞鹰卫裁制的,那针工局是听命于太后娘娘?是太后娘娘用蛊毒控制飞鹰卫指挥使以及所有护卫?”

  “若非如此,十几年前,太后娘娘根本不可能得到飞鹰卫的效忠,也不可能临朝摄政、稳固朝堂。”

  “小的还是不明白,衣领夹层里的粉末如何入侵人的身躯?又是如何控制人?”

  “这一点,鬼煞最清楚。”

  燕南铮想的是,如何确保卿卿姑娘不会泄露机密。

  入夜,鬼煞来禀报:“殿下,属下已经得知,那些粉末是定魂蛊。”

  燕南铮剑眉微蹙,“定魂蛊?”

  鬼煞回道:“定魂蛊不会致命,潜伏在人的体内可以很长时间,但必须每个月服用解药,否则中此蛊毒的人会心性大变,尔后会爆体而亡。”

  流风清俊的眉宇布满了不可思议,“这么可怕!那太后娘娘有解药,每个月都会给飞鹰卫的人解药。”

  燕南铮问道:“你会研制解药吗?”

  鬼煞点头,“此种定魂蛊以七种南越国神秘丛林里的毒虫,加上太后娘娘的活血研制而成。若属下要研制解药,必须有太后娘娘的活血。再者,研制解药至少要七七四十九日。”

  “这太后娘娘的活血可不好拿到。”流风忧心道,“就算是太后娘娘最信任的女官,也不容易拿到。”

  “这的确不好办。”鬼煞道。

  “总有办法。”燕南铮剑眉微扬,“去传那个绣娘。”

  ……

  兰卿晓忐忑地回到绣房,想着燕王一定不会放过她,怎么办?

  不过,眼下当务之急是修补福宁公主和瑶华郡主的新衣,先修补再说吧。

  夜里,素月刚睡下,兰卿晓想休息会儿再继续,因为双目实在睁不开了,必须让双目歇会儿。

  绣房前,她看见上次来传话的太监快步走来,心里“咯噔”一下。

  又是燕王传见!

  这次,燕王是不是反悔了?是不是要杀她灭口?

  她惴惴不安地踏入寝房,悄然抬眸,看见燕王从内寝走出来,只穿着月白中单。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王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王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