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1章:咬他
端木摇2019-09-11 10:382,347

  寝房的外间宽敞奢华,各式摆件不是价值连城就是举世无双,金玉流光,光华内敛。

  兰卿晓心里忐忑,螓首低垂,“奴婢拜见殿下。”

  燕南铮坐在案前,神色淡漠,“你可知那蟒袍衣领里的粉末是什么蛊?”

  她摇头。

  他淡淡道:“定魂蛊。”

  她惊诧地抬眸,不明所以地看他:夜里传她来,只是告诉她那是什么蛊毒吗?

  不,以燕王的性子与谋略,不可能只是如此。

  “身中定魂蛊的人不会立即毒发身亡,此蛊在人的体内潜伏可以很久,只要每月按时服用解药,就不会毒发,人也不会有异样。若没有按时服用解药,就会心性大变,爆体而亡。”燕南铮的语声清如冰晶相击,“定魂蛊可以追踪人的大致方位,若你中了定魂蛊,无论你逃到哪里,都逃不出本王的手掌心。”

  “哦。”兰卿晓听一句,神经就紧绷一下。

  “衣领夹层里的粉末渗透性很强,只要穿着一日,就会渗进肌肤,那定魂蛊就进入脏腑。”

  “奴婢用手碰触过那些粉末,不要紧吧。”

  “不要紧。”他的薄唇清逸地飘出声音,“不过你已经中了定魂蛊。”

  “啊?不会吧。”她心神大震,吓得头皮发麻,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在你食用的糕点里,本王命人下了定魂蛊的粉末。”燕南铮飞拔的眉梢飞落一丝冷酷。

  “殿下您是骗奴婢的吧……不是真的……”兰卿晓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下意识地摆手,“不是真的……”

  “若本王不给你解药,你就会死。”他冷漠地起身,“听命于本王,还是离开燕王府暴毙,随你。”

  她呆了一呆,看见他走进内寝,忽然不知哪里冒出的怒火与蛮力,她好似一团怒焰冲过去抓住他的手臂,张嘴狠狠地咬,拼了所有力气,立志要咬下一块肉。

  燕南铮根本不可能让一个弱女子近身,也不可能被咬,他应该在第一时间里拍飞这个胆大妄为的绣娘。然而,他竟然静静地站着让她咬,什么都没做。

  即使手腕有点痛,他也没吭一声。

  兰卿晓咬了很久,觉得嘴里弥漫开血腥气才松开贝齿。

  一截玉骨般的手腕,莹白的肌肤赫然出现一圈清晰的牙印,鲜红的血珠与肌肤形成极致的反差。

  他剑眉微紧,眼里浮现浓重的阴翳。

  “把解药给我!”

  她死死地拽住他的月白衣袖,声嘶力竭地吼,情急之下忘了自称“奴婢”。

  燕南铮眸光清寒,“退下。”

  她疯了似的打他,因为激动而双眸染了一片水雾,“把解药给我……我不能死……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快把解药给我……”

  他无动于衷,也没有推开她,任由她打,不想跟她一般见识,“只要你安分守己,就不会有事。”

  “我杀了你……”

  兰卿晓狂躁如猛兽,失去了冷静,扑上去又要咬他的肩。

  燕南铮轻巧地将她拉开,这时,她的身子蓦然一软,双目缓缓闭上。他立即揽住她,尔后把她放在小榻上。

  她应该是过于激动,怒急攻心,才昏厥。

  她靠躺着,与方才疯妇、癫狂的模样判若两人。

  一张素面清颜,更显出天生丽质的清美,宛若一朵清新雅致的棠梨花。纤长微卷的眼睫凝着的细碎泪珠,似清晨花瓣上的露珠,清晶剔透,惹人心怜。

  方才她在怀里的一刹柔软,女子的馥郁与娇软从臂弯传到四肢百骸,再到心尖……

  猛地,他心尖一颤,胸口似有一团温热散开来。

  燕南铮连忙移开目光,恢复了以往的宁静之后才给她把脉。

  她的脉象有点急、乱,不过没什么大碍。

  这个来历不明的绣娘,知道他这么多秘密,早该从世间消失。

  此时此刻,是下手的最佳时机。

  他只需动动手指,她就会无声无息地死去。

  骨节分明的手指动了动,燕南铮凝视这张清滟而憔悴的小脸,眼里掠过一丝杀气。

  “爹,娘……爹,娘……不要抛下女儿……”

  “为什么会这样……娘,我应该怎么办……我去找你们好不好……”

  “我会好好活着……不会让你们失望……娘……”

  兰卿晓在昏睡里泪流满面,悲伤地饮泣,哀痛之色令人动容。

  他的大手僵在半空,最终垂落。

  燕南铮霍然起身,来到外间朝外喊道:“流风。”

  流风推门进来,“殿下有何吩咐?”

  燕南铮低冷地吩咐:“送她回去。”

  流风把昏睡的兰卿晓架起来,想着殿下不是要杀她吗?为什么又改变主意了?

  ……

  福宁公主和瑶华郡主一大早就来到燕王府,为了先一步拿到新衣。

  自从进了燕王府的大门,她们就争先恐后地往绣房赶,一人赶超了,另一人再赶超,尔后再反超。

  这一路风景,王府的仆人围观了个遍,眼珠子掉了一地。

  在绣房门口,两个妆扮入时的少女你拉我、我扯你,险些大打出手。

  “本公主先来的,理应是本公主先。”

  “本郡主的新衣早就修补好了,本郡主先。”

  “本公主先!”

  “本郡主先!”

  “你滚开!”

  “你才要滚开!”

  绣房的房门关着,素月站在门口,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不过被她们吵得头疼。

  她崩溃地吼:“住口!不要叫了!”

  世界顿时安静了。

  福宁公主回过神来,怒斥道:“你好大的胆子,竟然冲本公主叫嚷!”

  瑶华郡主厉声喝道:“她冒犯本郡主,把她拖下去!”

  素月心虚极了,不过她要完成卿姐姐的交代,强装冷静,挺起胸脯,强硬道:“公主殿下,郡主,卿姐姐正在房里修补,谁也不能进去打扰。”

  “两日的期限到了,她为什么还没修补好?”福宁公主气恼地喝问。

  “对呀,本郡主的新衣要先修补,为什么还没好?”瑶华郡主骄横地问。

  “因为……因为……”面对这两位小祖宗,素月的气势很快就弱下来,不过卿姐姐的叮嘱回响在耳畔,她又提着胆子大声道,“卿姐姐要把新衣修补得尽善尽美,这才多花了一点功夫。公主殿下,郡主,若你们再大吵大闹,会打扰到卿姐姐的,若影响修补,那华美的新衣就废了。”

  福宁公主和瑶华郡主虽然生气,但也无可奈何,只有等。

  倘若那个绣娘修补不好,她们一定要治她死罪!

继续阅读:第022章:争抢绣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王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