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章:手滑…
端木摇2019-09-11 10:402,210

  兰卿晓还没迈出一步,身子就被定住,好似有一道凶猛无比的力道吸住她,任凭她怎么挣扎努力,也动弹不得。

  燕南铮出掌,袭出一道白色气劲,凌厉如箭。

  她身不由己地倒飞,砰的一声,华丽丽地跌入药池。

  咕噜……咕噜……

  一落水,她立马闭气,挣扎着往上游。

  忽然,一只大掌扣住她的头顶,死死地把她摁在水里。

  兰卿晓又惊又怒,所幸她的闭气功夫还不赖,猛地抬腿狠狠地踢向他的腰腹下方。

  燕南铮侧身一避,这个姑娘胆子肥得很,还有点拳脚功夫,越来越有趣了。

  她狠辣的猛攻让他不得不松开手,不过他只守不攻,让她出尽全力。可恨的是,她专挑他脆弱的部位下脚,好像决意把他废了。

  一时之间,药池里拳脚相向,水花四溅。

  兰卿晓时而冒出水面呼吸一下,不过很快就被他摁到水里。她越着急越是手忙脚乱,心知被他耍着玩,这个曾经病入膏肓的男子手底功夫绝非寻常,她是打不过的。

  现在,她被他死死地按在药水里,快憋死了。

  心口胀痛,她的两只手在四周乱抓,忽然抓到了什么…

  忽然,头顶如泰山般的巨压消失了,她连忙跃出水面,抹了一把脸,大口地喘气,还难受地咳起来。

  燕南铮步步进逼,她步步后退,直至后背靠在池壁,无路可退。

  他周身上下散发出极度危险的寒凛杀气,好似下一瞬就会张开嘴把她吞噬。

  她回过神来, “手滑……不对,手抽筋……我不是故意的……”

  兰卿晓结结巴巴地说,窘迫地低头垂眸,不敢看他,恨不得再次钻进药水里。

  燕南铮陡然伸臂,把她揽入怀里。

  她湿透了的身躯撞入他的胸膛,沾了药水的小脸涨得红彤彤的,一双清眸却亮晶晶的,似有夺人心魄的光芒。

  她尝试着挣了挣,然而,他的手臂、胸膛坚硬如铁铸,根本无法撼动分毫。

  她干巴巴地笑,比哭还难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缓缓俯身,薄唇贴近她染了朝霞的柔腮,“今日你不仅扒了我的衣,还羞辱我…”他剑眉微挑,“你想怎么死?”

  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脸上,语声沉哑而冰冷。

  兰卿晓心弦一颤,全身僵硬,暗暗咬牙,又气又窘。

  这是第二次跟他贴身搏斗,第一次形势危急、事急从权,这第二次,她被调戏了?

  他应该是长年习武,身形修长,紧实健硕,无一丝赘肉,肌理线条分明,仿佛潜藏着无穷的力量。更让人惊叹的是,他肤色白皙,白如冰雪,滑若丝绸,水珠落在肌肤上,像是在玉盘上滚动。

  她不自觉地吞口水,全身滚烫,好似四肢百骸都有火苗在燃烧。

  “想好了吗?”燕南铮冷如冰的声音唤醒她想入非非的心神,没有半分杀气,却让人觉得死神已经降临。

  “公子您俊美有气度,出身尊贵,何必跟我这个小女子一般见识?”兰卿晓口若悬河滔滔不绝地说道,“是!是我不对!我不该冒犯您,不过我不是故意的,是为了保命。公子您这是救了我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啊,您一定会好人有好报,大富大贵,子孙后代一定个个有出息……”

  “说完了吗?”

  “若公子还没听够,我还可以接着说。”

  “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燕南铮闲散地盯着她,似凶残的猎手漫不经心地逗弄着猎物。

  与此同时,兰卿晓猛地抬起手肘撞向他的下颌,劲猛无比。

  他敏捷地避开,而她趁此良机踢出一脚,然后灵敏地跃上池岸。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他看着她一溜烟地跑了,缓缓勾唇,一双桃花眸浸透了森凉。

  流风匆匆赶来,张望四周,“殿下,小的好像听见有人在说话。”

  燕南铮靠在池壁,闭目休憩,语声低哑幽凉,“跟鬼见愁说,明日入夜之前务必抓到那个姑娘。”

  流风应道:“是,殿下。”

  ……

  兰卿晓做男子打扮混进一家名为“醉香楼”的青楼,刷碗洗衣倒夜香才有饭吃、有床铺睡。忙活了大半夜,她累趴了睡下,到次日午时才醒来。

  青楼里的姑娘吩咐她去街上买几把花回来,她挎着花篮出去。

  老天爷好似特别眷顾她,她才走了一条街,就看见一辆马车从身旁行驶而过。忽然,那辆马车停在前面二丈处,接着两个青衣侍从快步走来,面无表情。

  兰卿晓从他们的面上看见了杀气,糟糕!不会是抓她的吧。

  她把花篮用力地扔出去,立即转身飞奔。

  “站住!”

  那两个青衣侍从狂奔追去。

  那辆颇为低调的马车调转方向,快速追赶。流风驾车,问道:“殿下不进宫了吗?”

  马车里的燕南铮冷冷道:“专心驾车。”

  流风不敢多话,扬起马鞭抽了一记,“驾!”

  兰卿晓庆幸吃了饭才出来,飞速狂奔,拐入小巷,从小门进入醉香楼。

  她一边找地方躲一边冥思苦想,哪里才是最安全的?

  有了!

  兰卿晓跑到三楼,从窗台爬入醉香楼当红姑娘月眉的寝房。

  月眉刚起身,正在吃饭,看见她进来,吓了一跳,“你做什么?”

  兰卿晓挤出两滴泪,凄苦可怜地祈求:“我是咱们醉香楼干粗活的,月眉姐姐求您救我一命。今后若我有了出息,一定会报答您的。”

  “你做错了什么事,妈妈要罚你?”月眉蹙眉道,对于此人的擅闯,有点不悦。

  “不是。我得罪了一个人,他派人追我,要杀我。月眉姐姐,您让我在这儿躲躲吧。”兰卿晓跑到沿街的窗台一看,大吃一惊,“那人就在下面街上,他的侍从已经找上来了。”

  月眉来到窗前往下望,燕南铮站在马车旁,人间芳菲三月天,那人一袭紫衣,清贵华雅,宛若万丈雪巅的千年雪莲,又似九重天的谪仙,令人一见难忘,思之如狂。

  她双目一亮,“是他。”

  兰卿晓诧异地问:“你认识他?他是什么人?”

继续阅读:第004章:叫卖私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王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