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章:殿下被打劫了
端木摇2019-09-11 10:402,416

  这双眼眸形似桃花,眼尾微微上翘,眼神迷离,似醉非醉,看得人心神荡漾。然而,她没有忽略这双桃花眸深情、幽邃掩盖下的寒凉。

  这寒凉宛若一支细长的银针,刺得人心里发毛,极其的不自在。

  诡异的是,这男子并没有坐起身,依然躺着,只是静静地凝视她。

  兰卿晓干巴巴地笑,“你没事了就好……我还有要事,先行一步……”

  她匆匆收拾自己的包袱,拱手一礼,头也不回地落荒而逃。

  那男子僵直地躺着,突然喷出一口乌黑的血。

  这时,一个侍从打扮的青衣男子走过来,看见这凌乱不堪的场景,目瞪口呆。

  怎么会变成这样?

  殿下的身上只剩下月白绸裤,月白中衣落在一旁,紫色衣袍不见了!

  不就是他腹泻跑去出恭的一会儿功夫,殿下就变成这副模样,好似被某个贼人劫掠、凌辱得这么凄惨。

  有一个人走过来,是暗卫鬼见愁。

  “流风,你发什么愣?殿下如何?醒了吗?”

  鬼见愁刚说完,也变得瞠目结舌,跟流风的反应差不多。

  流风惊慌失措道:“殿下不会是被人打劫了吧,劫财劫色?”

  “你瞎说什么……大实话,也对,咱们殿下是帝京公认的第一美男,劫色比劫财更有可能。”鬼见愁皱眉道,在四周寻找殿下的紫色衣袍。

  “就是嘛。你快脱下外袍让殿下先穿上。”流风着急道。

  方才他们对主子的调侃,没穿衣物的男子一字不差地听见了,险些喷出三升老血。

  他们把他搀扶起来,给他穿上衣袍。

  午时过去了,时辰到了。

  被称为殿下的男子站起身,松松筋骨,攥紧拳头,骨节啪啪地响。

  “鬼见愁,方才看见一个姑娘穿着本王的衣袍从哪个方向走了?”

  这声音清寒如冰,一丝戾气缭绕其间。

  鬼见愁道:“方才属下过来的时候的确看见一个人穿着紫色衣袍往帝京的方向飞快走了。”他忽地下跪,一本正经地认罪,“属下眼拙,没有认出那紫色衣袍是殿下的衣物,被贼人抢走,属下该死!”

  “你的确该死。只是这条罪吗?”身穿下属黑色衣袍的男子望向帝京的方向,眸光清寒。

  “属下不该在殿下毒发、昏迷的时候离开,属下该死!”鬼见愁低头领罪。

  “鬼见愁方才是去追两个贼人。”流风也下跪,心里满是懊悔自责,“殿下,小的也不该离开去出恭,小的有罪。”

  让殿下受辱,是他们失职,他们有罪。

  那男子往前走去,步履轻快而沉稳,“自己去领罚三十大板。对了,方才几个大汉看见本王在这儿,知道该怎么做了?”

  鬼见愁站起身跟上去,道:“是!”

  看见殿下毒发、有隐疾的,无论是谁,都得死!

  ……

  终于来到帝京了!

  兰卿晓站在街头欢呼雀跃,虽然五脏庙空空如也。

  夜幕低垂,华灯初上,街上依然川流不息,酒楼、茶楼、街边的小摊都飘出食物的香气。她下意识地摸摸肚子,拿出一文钱买了两个馒头,垫垫肚子。

  刚刚啃完馒头,她忽然看见后边那两个青衣男子鬼鬼祟祟的,好像跟着她好一会儿了。

  那两个青衣男子也是追杀她的?

  她往前快步走一段,那两个男子也跟着走。

  她忽然停步,他们也跟着止步。

  可以肯定的是,这两个青衣男子跟那几个黑衣大汉不是同一拨人,因为她离开油菜花田没多久,就没有人追杀她,她非常顺利地进城。

  那几个黑衣大汉是她在帝京南郊遇到的,她也相信他们跟杀害爹娘、家人的凶手是同一拨人,为的是杀她灭口。而这两个青衣男子又是什么来路?

  兰卿晓漆黑的灵眸骨碌地转动,从街边捡了几块小石子,尔后走到人多的大街中央,突然大喊:“捡钱啦!捡钱啦!”

  一边喊,一边把小石子抛到半空,尔后,她火速往前飞奔。

  四周的行人听到有银子可捡,纷纷聚拢过来抢,吵吵嚷嚷,你推我搡。

  那两个青衣男子飞速赶来,想去追她,却被捡“银子”的百姓挡住。

  等他们挤出那群人,已经没有那个姑娘的踪影。

  “鬼见愁大人吩咐了,一定要找到那个姑娘,秘密处决。”

  “赶紧找吧。”

  他们立即前行去找人。

  此时,兰卿晓奔进一家茶楼,穿过大堂直奔后苑,然后从小门出去。

  她歇了一口气,从小巷出去,可是又看见那两个青衣男子。她立即缩回来,往另一个方向飞奔……于是,他们疯狂地追,她飞快地跑,在城里的大街小巷绕来绕去,把两个馒头消化得一干二净。

  双腿如灌了铅,再也跑不动了,她靠在墙边剧烈地喘气,嗓子眼冒火,累死了。

  然而,还没缓过气,兰卿晓就看见前面的十字路口蓦然出现那两个熟悉的人影。

  真是阴魂不散!

  她看见旁边是一户人家的小门,门虚掩着,她计上心来,火速躲进去,把门闩插上,尔后滑坐在地,有气无力地喘着。

  歇了一会儿,兰卿晓才觉得活过来一般。

  这户人家的后院没人,她闻到一股浓郁的药味,莫非这户人家是药铺的后院?

  不管了!先进去躲躲再说,最好今晚有一处睡觉的地方。

  走了一阵,兰卿晓愣住,前方有一个不大的药池,一个男子浸在药池里,背对着她。

  那男子缓缓转过身,当那张熟悉又陌生的俊脸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心神一震,心头冒出一股转身狂奔的冲动。

  后院漆黑,一盏灯笼也无,只有街上炫丽的光影迤逦而来,那张冰雪般的俊容沾染了几分烟火气,幽微流闪,神秘而清贵。

  兰卿晓扶额,欲哭无泪,哪里不好躲,她竟然自投罗网、入了虎穴!

  “咦,这是哪里?”

  她双目上翻,露出大片眼白,伸出双臂,似一个盲人往前摸索着。

  不过,她迅速转身,迈步飞奔——

  浸在药池里的男子便是午时郊外被她打劫的男子。

  燕南铮盯着她,眸光冷寒,薄唇微勾。

  很好!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PS:热乎乎、鲜嫩嫩的新书来啦,各位妹纸可以放入书架养起来哦,多多支持哦。

  先前的书名,编觉得过于文艺,因此改了现在这个,和太子殿下有喜了这个书形成系列书。大家还记得那书的男主慕容彧的本家姓是燕不?还记得他和阿辞的幼子随了父亲的姓不?没错啦,本书男主就是慕容彧和阿辞的幼子后代,姓燕,封燕王,而且是世袭王爵,无比的尊贵哦。

继续阅读:第003章:手滑…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王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