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遇刺
端木摇2019-09-11 10:392,292

  燕南铮不得不承认,她的确有几分小聪明。

  一件新衣守旧,另一件用她自己的想法,以求达到平衡、功过相抵的目的。

  再看她的技法、针法,看起来不比前任老绣娘差。

  她年纪轻轻,能有这般高超的刺绣技艺,已经不容易。

  再说之前她修补的旧袍,那鸾尾花绣得活灵活现,形状跟母妃绣的有五六分相似,针法细密平滑,比母妃好数倍。

  他失去了严惩她的借口。

  兰卿晓等候他的发落,心里忐忑。

  流风适时地提醒:“殿下,这什么棠梨花,您喜欢吗?”

  “三天三夜绣出两件新衣,不同凡响。有人帮你?”燕南铮剑眉轻挑,扬出几缕厉色。

  “两件新衣是奴婢亲手所绣,没有任何人帮绣一针一毫。”她义正词严地辩解。

  “以往的绣娘至少五日才能绣出一件衣袍,你三日就能绣出两件,就算是针工局的苏姑姑,也不一定能做得到。你还说没人帮你?”流风厉喝。

  “没有就是没有,奴婢绝不会撒谎欺瞒殿下。”兰卿晓柔音铿然,丝毫不惧,“殿下,苏姑姑,或者别的绣娘做不到,不表示奴婢做不到。奴婢就是那种绣得又快又好的绣娘,因为奴婢自八岁起就开始学刺绣。”

  流风语塞。

  燕南铮凝视华紫衣袍上的棠梨花,一朵朵清美娇丽,好似长在上面。光影洒照,那暗暗光华的银色花朵散发出冷玉般的辉光,闪闪烁烁,美若天成。

  而那个娇弱的女子,想必熬了三日三夜,小脸苍白,双唇没有半分血色,那双亮若星辰的水眸变得无神,眼睑下还有两泊青黑的弧圈,形容憔悴至极。

  她清简了些,身子纤瘦得不可思议,好似一阵狂风就能把她刮跑,摇摇欲坠。

  “都退下。”燕南铮平静道。

  “是。”兰卿晓暗暗松了一口气,总算过了这一关。

  “殿下……”流风还想着严惩她呢,没想到殿下竟然放过她。

  他知道殿下决定的事不会再改变主意,只好退出去。

  咻咻咻——

  冷寂的暗夜忽然响起尖利的轻响,划破黑夜苍穹的静谧。

  书房里的反应非常迅速,燕南铮敏捷如豹地下蹲,以书案为躲避之物。

  流风好似见过大风大浪,麻利地闪到一旁,躲在一排书架旁。

  只有兰卿晓一脸懵圈地呆住,全身僵住,无数箭镞从她头顶、发梢、耳际、腰边掠过,凶险万分,生死瞬息之间。

  与死神只有微末的距离。

  流风大喊:“快闪避啊!”

  她如梦初醒一般,奔向燕王的方向,这才知道,若非命大,方才就横尸当场。

  利箭密集如雨,从房门、窗户射进来,连绵不绝,房里响起砰砰砰的声音。

  纷乱的利箭阻挡了她的路,她只能钻入书案。

  而燕南铮在书案的对角,他们合力将书案放倒,案上的物件哗啦啦地掉落,响声一片。

  利箭射在书案,几乎插满,兰卿晓觉得此处不再安全,看见他的后面有一扇门,应该有一个休憩的里间。

  于是她猫着身子爬过去,书房里插满了利箭,阴风劲劲,荡起她的鬓发。

  她苦不堪言,从未像现在这般惊惧,源源不断射进来的冷箭随时能要了她的小命。

  忽的,一支冷箭从她的鼻尖飞掠而过,她惊得往后缩,跌坐在地。

  一只手拽住她,将她往后拖。

  她变成躺在地上,任人摆布拖行,而刚刚离开的地方,掉落几支夺人性命的冷箭。

  兰卿晓惊慌失措地抓住一支手臂,感觉到这手臂的沉稳有力,下意识地不愿、不想松手,甚至把这手臂往自己身上拉拽。

  燕南铮本是蹲着,被她拽得失去平衡,扑向她。

  她蓦然觉得身上一重,这才看见燕王扑在自己身上,惊慌地松了手。

  这一瞬,她雪白的小脸噗的一下红起来,似有烈火燃烧。

  流风想到殿下的安危,着急地看过来,却吃惊地捂嘴,殿下对卿卿姑娘做什么?

  不对,卿卿姑娘对殿下做什么?

  燕南铮撑起身子,顺带拉她起来,然后对她打手势。

  兰卿晓会意,与他同时抬起书案,移动到里间门前。

  尔后,他们进入里间,只是,在他们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躲在门边的一道黑影扬起手臂,白色粉末立即弥漫在他们四周,他们晕了过去。

  ……

  兰卿晓苏醒的时候,觉得各种不舒服,睁眼看清楚后才知道自己被绑了个奇葩的姿势。

  燕南铮幽幽睁眸,双眸立即清亮起来,雪颜冷峻。

  她用力地挣了几下,挣不开,只觉得这细细的绳子越捆越紧。

  这是郊野的草地,远处的长草在夜风里摇曳,月色清凉,星辉流转,墨蓝色的夜幕高旷而广袤,遥不可及。

  这奇葩的姿势太难受了!

  不知道是什么人把他们绑成这样!

  多坚持一瞬,她都觉得煎熬。

  因为,她坐在他盘起来的大腿,而她的腿环绕着他的腰身,他们面对面,身躯无缝相贴,双手绑在身后。

  这姿势太过奇葩,有碍观瞻,但凡是看见的人都会浮想联翩,简直让人崩溃啊啊啊!

  兰卿晓万分尴尬,险些再次昏厥过去。

  她努力把身子往后仰,不然双唇很容易碰到燕王的下巴。

  然而,她这么一动,捆着他们的细绳发出咯吱咯吱的轻响,好像收紧了一点。

  “别动。”燕南铮的语声清冷如昆山玉碎。

  “这绳子太紧了,殿下快想想办法。”她的小脸涨得红彤彤的,羞窘得不敢直视他。

  “这不是寻常的绳索,是玄青索,用特殊材料制成,越挣扎就捆得越紧。”

  “啊?那怎么办?”

  “等本王的下属赶来。”

  “殿下的下属什么时候赶到这儿?”兰卿晓哭丧着脸。

  燕南铮不再回答,淡然从容,好似根本不在意眼下的处境。

  这时,死寂的郊野响起清脆的掌声,啪啪啪。

  他们不约而同地转头,一个蒙面黑衣人如幽灵般蓦然出现,朝他们走来。

  兰卿晓可怜兮兮地说道:“这位好汉,你绑着我,我没有意见,可是为什么要把我和他绑在一起?你可以把我另外绑着吗?”

  那黑衣人道:“北燕国燕王从来不近女色,我倒是想看看,近了女色会怎么样。”

继续阅读:第013章:不近女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王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