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章:新衣刺绣
端木摇2019-09-11 10:392,303

  流风伺候殿下更衣后,端了一碗姜汤过来给殿下驱寒。

  燕南铮在床榻盘腿而坐,双眸微阖,“不必。”

  流风搁下姜汤,犹自气愤,“殿下,那姑娘一再羞辱、冒犯您,您为什么留她一条命?”

  他最想知道的是,为什么还要亲自下水去救那个卑贱的绣娘。

  没有回答。

  燕南铮只穿着雪色中单,姿态端正冷肃,衣裳如雪,面容如玉,只有那垂落的乌发溜光水滑,更衬得他整个人似雪砌,如冰凝。

  “下去吧。”

  这声音似冷玉清寒。

  流风知道殿下要修炼内功,不敢再打扰,悄声退下。

  殿下必定是心慈仁厚,才留那姑娘一条小命的。

  “且慢。”

  听见殿下的声音,流风欢喜地回身,“殿下还有何吩咐?”

  燕南铮清冷道:“惩戒还没完,本王还有吩咐。”

  流风立马来了精神,“是。”

  ……

  回到绣房没多久,兰卿晓就病倒,全身发热,烧了一日一夜,热度才退下去。

  素月伺候她吃药、吃粥,尽心尽力,她很感激。

  她刚刚觉得清爽了些,想到到外面走一圈,就看见流风站在绣房,后面站着一个太监。

  素月和兰卿晓连忙福身,“流风大人有何吩咐?”

  流风示意素月站在一旁,“没你的事,一边儿凉快去。”他对兰卿晓道,“惩戒还没完。殿下做了两件新衣,他手里拿着的便是。你要在新衣刺绣,倘若殿下不满意,你有何下场,你心里清楚。”

  兰卿晓问道:“殿下可有说,新衣想要什么纹样?”

  “这种芝麻绿豆大的事,也要让殿下操心吗?那还要你这绣娘做什么?你是绣娘,这就是你要做的事。”他半是生气、半是嘲讽地呵斥。

  “我昨日修补的鸾尾花冒犯了殿下的忌讳,我不知殿下的喜恶,担心再次犯了殿下的忌讳。”她压着怒气,憋屈客气地说道,“不知流风大人可否跟我说说殿下有哪些忌讳?我也是想更好地伺候殿下,是不是?还望流风大人不吝赐教。”

  “你这态度虽然是好,不过殿下是尊贵无比的王爷,他的喜恶、忌讳岂是我等仆从可以私下议论、言说的?”他可不会轻易上当,就是要她什么都不知道,再次犯了忌讳,被殿下严惩。

  “我们也是为了更好地刺绣,没有别的心思,还请流风大人体谅。”素月帮腔。

  “反正我是不会私下议论殿下的。”流风傲娇地抬头,“我告诉你,你必须在三日之内绣好两件新衣。倘若延误,要严惩。”

  “三日之内?怎么可能?即便是我帮她,也根本不可能绣得完。”素月着急地解释,“再者卿卿受寒病了,还没痊愈,根本承受不起这样重的……”

  “这是对她的惩戒,任何人不许帮忙,否则惩戒加重。”想到卿卿那么冒犯殿下,他就气不打一处来,“言尽于此,好自为之。”

  那个太监把新衣放下,跟着流风走了。

  兰卿晓呆呆的,泥塑石雕似的。

  素月心急如焚,替她着急,“这可怎么办?三日之内怎么可能……”

  兰卿晓猛地清醒,“我饿了,去给我拿点吃的来。我先想想衣袍绣什么比较好。”

  素月立即去了。

  兰卿晓把两件新衣挂在黄花梨木衣架上,一边打量一边思索。

  杀千刀的燕王!堂堂王爷,为什么不放过她?有必要这么睚眦必报吗?

  她不就是装作无意地喷了他一脸池水吗?那还是他惩戒她去碧池,她才腿抽筋溺水的。

  她查了前任绣娘记录的案卷,大致知道了燕王的喜好。

  然而,既然这是惩戒,他必定会挑刺。因此,她绝不能绣前任绣娘的纹样,以免给他挑刺的机会。

  倘若她新绣了新的纹样,他更容易挑刺了,随便一句话就能处死她。

  怎么办?

  想得脑子快炸裂了,她还是拿不定主意。

  素月取了两碗小米粥和一碟桃花糕回来,她们一边吃一边冥思苦想。

  “卿卿,即使你想到好主意,可是三日根本绣不完,我偷偷帮你吧,殿下和流风大人肯定瞧不出来。”素月担忧道。

  “你不能帮我,我不想连累你。你帮我准备绣针、绣线等物吧。”兰卿晓把桃花糕塞进嘴里,忽然灵光一现,“有了!”

  “你想到什么?”素月惊喜地问。

  兰卿晓没有回答,神秘地微笑。

  ……

  三日的期限马上就到了,流风兴致冲冲地来到绣房,大声问道:“殿下的新衣绣好了吗?”

  兰卿晓全神贯注地绣着,素月代为回答:“马上就好,马上就好。”

  “快点快点,殿下等急了,有你们好果子吃。”

  “就差几针了,流风大人稍候。”

  素月折好新衣,仔细地整理着。

  兰卿晓拿小剪子剪了丝线,把最后一件新衣折好,然后叠放在一起,双手捧起来,“走吧。”

  流风看见她当真在短短三日里绣完两件新衣,不禁咋舌。

  以往的两个绣娘,绣一件外袍至少需要五日,卿卿姑娘在三日内绣好两件,不可思议!

  时值深夜,檐下挂着的素骨灯笼被夜风吹得打横飞起,昏黄的光影绯彩洒满琼庭。

  燕南铮在书房看书,肩头垂落的一截乌发衬得他的俊容如冷玉、若琼雪。

  有人推门而入,是流风和兰卿晓。

  “殿下,卿卿姑娘说绣好了。”流风禀报道,“殿下要仔细瞧瞧吗?”

  “嗯。”燕南铮搁下书册,流水般的眸光扫向她。

  兰卿晓将两件新衣放在流风双手,展示第一件新衣。

  她闻到一股清雅的香气,书案一角的红泥香炉燃烧着香块,令人十分舒适。

  流风道:“这件绣的是什么?”

  “殿下,这件新衣以金线绣了夔纹。”她的心七上八下,面上却不动声色,“以往的绣娘曾用银线为殿下绣过夔纹,奴婢用金线来绣,为这紫衣添几分金贵,适合殿下尊贵的身份。”

  “别人绣夔纹,你也绣夔纹,死板,不新鲜。”他嫌弃道。

  “另一件。”燕南铮道。

  “这件新衣奴婢用银线绣了棠梨花。”兰卿晓道,“棠梨花清新雅静,芳华内敛,风姿独具,是奴婢喜欢的一种花。奴婢大胆使用棠梨花,望殿下喜欢。奴婢不知殿下的喜恶,若有冒犯之处,还请殿下降罪。”

继续阅读:第012章:遇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王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