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0章:奇葩的惩戒
端木摇2019-09-11 10:392,374

  流风接到殿下扫来的冷冽目光,明白主子的意思,道:“殿下最忌讳的就是鸾尾花,你冒犯了殿下,该罚。”

  兰卿晓心里愤懑,连忙伏地求饶:“奴婢知罪,殿下恕罪。奴婢愿竭尽全力补救。”

  燕南铮举杯,悠然自得地饮茶,“本王给你两个选择,滚,或者水。”

  又是这样!

  她知道,这两种选择必定都是可怕又恶心的惩戒。

  如今她在人家的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殿下可以简单说一下,滚、水是什么惩罚吗?”

  “肯定不会比上次恶心的,你赶紧地选。”流风催促道。

  “还有第三种选择,本王把你交给针工局,宫规处置。”燕南铮的紫色广袂静静流垂,似一朵飘渺高贵的紫色云,俯瞰众生。

  “但凡是从宗室、王府交给宫里处置的仆人,从严处置,不是废了就是乱棍打死。”流风接着道,得意洋洋地扬起下巴,“你还是速速选一个吧。”

  兰卿晓暗暗咬牙,怒火蹭蹭地窜到头顶。

  半瞬,她攥紧的拳头慢慢松开,“奴婢选择……水……”

  她背负血海深仇与兰家二十多条人命的奇冤,不能死,不能残,要好好地活着,待有朝一日揭露兰家惨案的真相。

  燕南铮清凉的桃花眸似有杀气缓缓洇染开,“这碧池东西长约一里,你从东边游到西边,往返不休。待本王气消了,你才能上岸。”

  世上竟然有这种惩戒人的法子!

  兰卿晓抽了一口冷气,难道他要她在碧池了游几个时辰,她也要照做?即使她水性再好,时辰长了也会吃不消。再说她熬到四更天才睡下的,体力比不得平时,必定撑不了多久。

  流风喝道:“还不下去?”

  她咬咬牙,心里再恨那个小肚鸡肠、睚眦必报的燕王,也知道自己跟他对抗是以卵击石。

  身上的仆人衣袍虽然是窄袖,但下水后裙摆会拖累她。

  她走出水榭,站在岸边,看向燕王——燕南铮拿起一旁的书册来看,那张精致、冷峻的脸庞美得鬼斧神工、人神共愤,却离红尘俗世很遥远,是万丈山巅的积雪,皑皑一色,寒光闪烁,可伤人,更可杀人于无形。

  兰卿晓深深地呼吸,利索地脱掉外衣,扑通一声跃入碧池。

  流风站在美人靠前饶有兴致地欣赏她游水的身姿,“殿下,没想到她的水性这么好。”

  “殿下,她游到那边了。”

  “殿下,她游的速度很快呢。”

  “殿下,她就像一条鲤鱼,姿势灵活好看。”

  “殿下,她已经游了五个来回。”

  “殿下,她的速度越来越慢了……”

  他喋喋不休地禀报,而他的主子已经搁下书册,凝视案边搁着的那件衣袍。

  用银线绣的鸾尾花栩栩如生,似是幽紫水泽孕育的一株奇葩,清美娇丽。

  一针一线,细细密密,缠绕着燕南铮的心。他忍不住伸手去抚触那微微浮出衣缎的刺绣,目光温柔如水,与平常大为迥异。

  流风回头看见殿下那神色,知道殿下看见那鸾尾花,想起失踪十八年的老燕王妃,咳……

  殿下的母妃最喜欢的是鸾尾花,最喜欢绣的也是鸾尾花,为殿下绣的第一件衣袍更是鸾尾花。因此,方才殿下看见卿卿姑娘在那件旧袍绣的鸾尾花,必定触动了他的心神,让他想起一些往事。

  殿下并不是讨厌鸾尾花儿,而是最喜欢,只是卿卿姑娘绣出老燕王妃才能绣的鸾尾花,殿下怎么可能不动怒?

  流风再次叹气,殿下派人秘密寻找老燕王妃十几年,一无所获,这是殿下的一块心病。

  兰卿晓一边奋力地游着一边趁浮出水面换气的一瞬望向水榭,殿下好像在看她修补的衣袍,眼神古怪。

  时值春夏之交,碧池的水依然冰冷,她冻得全身僵冷,越发觉得胸口发闷,四肢越来越不灵活,似有千斤重。

  头晕晕的,她快撑不住了。

  忽然,她的右腿动不了了,抽筋了,她暗道糟糕,更加用力地游动起来,可是右腿根本使不出力,她渐渐往下沉,还喝了两口水……

  头晕目眩,黑暗的潮水没顶……

  流风回头看碧池,找了一圈没找到人,惊讶道:“殿下,她不见了,会不会沉下去了?”

  “多叫几个侍卫救人。”燕南铮凝目看向碧池,眸光微闪。

  “来人啊,来人啊……”流风奔出水榭大喊。

  燕南铮看见碧池那处的涟漪已经消失,不知为什么,他的身躯涌起一股冲动,起身跃入碧池。

  流风听闻水声,看见殿下下池救人,震惊地捂嘴。

  殿下竟然会亲自下水去救那姑娘!

  这是什么节奏?

  四个侍卫奔过来,正准备下水之时,燕南铮已经把兰卿晓拖上岸,放在岸边的草地上。

  流风急得几乎跳脚,吩咐侍卫:“去传府医,去吩咐灶房准备姜汤。还不快去?”

  兰卿晓全身湿透了,小脸惨白,燕南铮也是浑身滴答着水珠,蹲在她身边,拍她的脸颊。

  “她没有反应,会不会已经……”流风猜测道。

  “不会。”燕南铮在她的胸口一按,内力迅速渗入她的脏腑。

  忽然,她闭着眼弹起身,喷出两大口水。

  流风险些把眼珠瞪出来,不敢置信看到的这一幕——

  她喷出的池水,正巧喷在殿下的面上!

  这是天大的冒犯!

  这是奇耻大辱!是亵渎!

  这姑娘死定了!

  燕南铮身子僵冷,一脸懵圈地被喷了个满脸。微微卷翘的纤长眼睫凝着细小晶莹的水珠,那双桃花眸缭绕着森凛的寒气。

  流风气急败坏道:“你怎么可以冒犯殿下?”

  兰卿晓睁开双眸,迷迷糊糊道:“发生了什么事?”

  “若非殿下救你,你死定了。你怎么可以冒犯殿下?”他悲愤地斥责。

  “奴婢冒犯殿下?什么时候的事?”她无辜地问。

  “就是刚刚!”流风恨不得替殿下报仇。

  “殿下,奴婢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

  兰卿晓想不通高高在上的燕王为什么会亲自下去救自己,不过觉得此时殿下眉宇间的杀气让人透体生寒。

  燕南铮僵硬地站起身,脱了外袍,径自大步流星地离去,根本不理会她。

  流风怒瞪她一眼,连忙跟上主子。

  她望着他渐行渐远,心里的怒火平息了一些。

  不过,是他惩罚她的,他救她一命,顶多扯平了。

  PS:摇摇新书《有只奸臣要篡位》已经发布啦,精彩有趣的萌宠文,跪求各位小仙女移驾新书哈。

继续阅读:第011章:新衣刺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燕王殿下有喜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